来了多久了?白鹤染推开窗子,一个纵身就上了客栈的屋顶。在那里等着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暗哨剑影。而剑影的身边则是睡着两个歌布人,是一路监视白惊鸿的暗哨。

也没多久,就是听到那白惊鸿问主子是不是阿染。剑影摸摸鼻子,看来主子的伪装还是欠些火候,否则怎么可能会被那个蠢女人给认出来。

白鹤染轻哼一声,挑了个地方坐下来,不过就是今儿下马车的时候跳得快了些,可能让她瞧出什么来了吧!不过没有关系,明日就进铜城了,我这伪装也装到了头,便也懒得太花心思。你们那边怎么样?十殿下如今在何处落脚?

剑影告诉他:是在歌布人开的一家客栈落脚,那地方以前是桐城人开的,后来被歌布人抢了去,如今就成了歌布人最集中的客栈之一。

之一?白鹤染失笑,如此说来,铜城的歌布人很多?

确实很多。剑影说,十殿下住的客栈有三层,很大,客房有一百间以上,今日客全满。同样规模的客栈还有两家,也是全部客满。属下去打听过其它一些小客栈,只要如今东家是歌布人的,都住得满满的。还有一些人实在无处可住,便住在桐城仅剩下的几家东秦人开的客栈里。但是他们很跋扈,几乎每天都有争吵,还会打人。

住在客栈的肯定都是在铜城没有固定住所的,是新涌进来的歌布人吗?他们都是以什么理由涌入的铜城?那么多人过来,总得有事做,有房子住,不然都住客栈睡大街也不是那么回事。她瞅瞅边上被放倒的两个暗哨,面部棱角分明,长得比剑影好看多了。

歌布就是要让大量的国民涌入东秦,暂时没有地方住不怕,很快他们就会把铜城里所有的东秦人都挤走,将这里彻底变成他们的地方,这就是歌布打的主意。剑影说,到时候虽然铜城还叫铜城,虽然铜城还是东秦的领土,但是铜城的百姓却再也不是东秦的百姓了。

白鹤染听得直乐,歌布国君脑子可能有包,国家都嫌自己人少,扩张领土的同时也是在扩大人口数量。歌布这可到好,巴巴的将自己的国民都送到了东秦的土地上来,我们也傻,居然还对这种行为表示不满,试图改变。要我说,改什么改?这样挺好的,就让大量的歌布人涌进来吧,一座城不够就再开一座城,慢慢的把歌布给搬空。请鳖入瓮之后,便是瓮中捉鳖,如何调教那些鳖,就是我们的事了。

剑影眼一亮,主子的意思是,放任歌布人进来,但是进来之后就把他们打趴下,再想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鞭子一鞭子抽,直把他们歌布人的心性给抽没,再重新灌输东秦的国威,到时候他们就成为了东秦人,再也不会想着自己曾经生活在歌布。

剑影越说越乐,这样一来那歌布国君可是亏大发了,不但城池没有占领成,到是把自己的国民搭进去不少。而且进入到铜城的那些个歌布人,在歌布都是非富即贵,身份都不简单,要是把他们都关在铜城里,歌布国君一定会急眼。

要的就是他急眼,否则还以为我东秦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想,想走就走?白鹤染挑眉,敢打我东秦城池的主意,便叫他们有来无回,至于歌布国君急不急眼,那是他的事。不过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也不行,他们祸害我兰城铜城两座城池,还从兰城搜刮走了大量的财富,钱财得找回来不说,利息也得收上一收。

主子要如何收这笔利息?剑影眼下对他家主子的决定很期待,是要杀入歌布,把那些财钱一笔笔都夺回来吗?

白鹤染想了一会儿,没答他的话,到是又问道:那位知府康大人如何了?

剑影立即道:主子放心,康大人之前得了痨病,偷偷服用过主子制成的痨病丸,许是痨病丸有奇效,以至于他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就摆脱了蛊术的控制。不过他不敢停药,如今铜城库存的痨病丸都快被他给吃光了,正等着主子到了铜城给他解蛊呢!

哦?这到是让她意外,痨病丸还有这效果?不过想想,许是那些痨病丸要么是她亲手做的,要么就是里面混了她亲手调配的药剂,带着她的气息,所以才有些影响吧!他清醒着就好,清醒着总比一直被控制要好得多了。林寒生呢?是不是也已经到了铜城?

是的。剑影告诉她,昨儿晌午林寒生就到了,一到了铜城后一头就扎进自己的院子里,再也没出来过。属下临来之前听殿下说今晚要到林宅去探一探,这会儿应该已经进去了。

恩。白鹤染点点头,给我看住了林寒生,这个人一定要在铜城解决掉,绝不能让他跑回歌布。我将人一步步都引到铜城来,就是打算要在铜城打尽,不管是林寒生还是白惊鸿,包括城里那些歌布人,都给我关起门来狠狠的打。在自己家作还不够,偏要跑到别人家来作,谁惯他们臭毛病。她的火气也上来了,毕竟一提到歌布就能想到那位奇葩国君杀父夺位,还关了自己的弟弟。她舅舅到现在还在死牢里呢,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剑影狠狠地点头,主子放心,关门打狗这种事咱们都在行,到时候一定狠狠地打。就是之前主子说的收利息,属下好奇,怎么个收法?

白鹤染想了想,跟剑影商量:搜刮歌布几座城的城主府好不好?我让默语和冬天雪留在了兰城,这会儿应该已经给了卫景同解药了,到时候卫景同会把兰城损失的财富列个帐本出来,咱们就照着帐本的数目算出利息,然后从歌布一点点往回搬不,不行,这样太麻烦。她立即推翻了这个想法,由我们主动去搜刮是又危险又辛苦,往回运更是个难题。不如就让对方主动自愿地把金银珠宝都给送回来。

他们怎么可能自愿?剑影都听笑了,这小主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白鹤染当然不是傻子,她告诉剑影:兰城的财富不也是光明正大的运到歌布去的么?那我们想要再光明正大的运回来,有什么不可以?

剑影想说可是那是因为兰城城主被下了蛊,被控制了,可话才到嘴边立即就明白了白鹤染的意思:主子是说,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猜对了!她笑得阴嗖嗖的,论制毒,那林寒生最多算是行家,但姑奶奶我却是祖宗。蛊之一术我虽然没怎么研究过,但是没关系,不是还有田开朗么,他的蛊虫纵然没有林寒生的那样厉害那样强大,也没有林寒生的养得久,但是我可以帮他,我可以让他的蛊虫子变得无限强大,到时候去控制几个歌布的城主,还是没有多大难度的。

剑影听得都有点儿热血,想说主子你能不能也带我去,但又默默地劝自己要冷静,要沉稳,你是暗哨,你不可以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终于这波激动被压了下去,他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关起门来打狗是容易,但是有许多铜城姑娘已经嫁到歌布去了,还有许多歌布的姑娘嫁到了铜城,这些人怎么办?不管是嫁进来的还是嫁进去的,两个家庭就已经密不可分了,如果我们打击歌布人,会不会伤了那些铜城百姓?如果铜城百姓为歌布人说话,又该如何?

白鹤染翘起二郎腿想了一会儿,开口道:按照我之前说的,所有在铜城的歌布人不需要打击,只需要同化,将他们彻底同化成东秦人,这就不会有分歧了。至于那些嫁到歌布去的姑娘们哎,她们都嫁到了歌布哪里?查了没有?

就是最近的两座城,提美城和多花城,因为离得最近,所以如今跟铜城有往来的,就是提美城和多花城,铜城里的歌布人多半也是这两座城迁移过来的。

那既然不好伤了铜城姑娘的感情,那么就将这两座城收入东就是了。

剑影摸汗,主子您可真敢说,那可是两座城,不是两个村子,说收就能收的?

白鹤染还是那句话:当初他们能同化铜城,那么如今我们就也能同化提美和多花。或许之前觉得这是异想天开,但是现在姑奶奶来了,姑奶奶说能,那就是能。只不过

她顿了顿,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在大船上时,君慕凛就曾说过以后收复了歌布之后,要将那个国家交给她来治理,要扶她做歌布的一代女王。当时她没太往心里去,可是这会儿却有点儿上了心。

如果说以后整个歌布都是她的,那她为什么还要让东秦去同化歌布的两座城池?那不是相当于从她手底下割肉吗?那怎么能行!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