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学文恨死了自己被摆布,但当时他还不明白怎么就被摆布了,即便是面对林冰肌,他也不认为就凭一个美貌似天仙的女人,就能把自己给迷得神魂颠倒。毕竟他康学文也算是阅人无数,怎么可能被一个女子迷得连原则都不顾了?

对,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吃喝玩乐是享受人生,但是吃喝玩乐必须不能够与国有违,一旦与国有违,那就是金山银山堆在他面前,他都不带多看一眼的。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天和帝对他放心的原因之一。

但是这次他中招儿了,他不甘心,所以每天都对当时还没去兰城的林冰肌万分留意,一边假意迎合,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林冰肌都对他做过什么,比如说下药什么的。

但林冰肌没有下药,只是每次同房时都会对他进行一种奇怪的蛊惑。他说不好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每到那个时候,只要一听到林冰肌说话,他就自然而然的想要去遵从,就觉得对方说什么都是对的,自己要是不听话就是十恶不赦,就是有违天道。

不过当时他身体里的蛊毒已经有所松动,虽然还松得并不完全,却也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完全迷失自我。所以渐渐地他总结出来一条规律,如果白天他去衙门公办,不接触林冰肌,离得她远远的,精神就会清爽许多,不会做出一些奇怪的行为。但只要晚上一接触到林冰肌,只要一同她亲热,心智就又会不稳,就又会想听她的话。

再后来,有一次林冰肌跟林寒生说话被他给听见了,他这才明白,原来是一种叫做蛊的东西控制着他,他身上有林冰肌种下的蛊虫,是子虫,而母虫则在林冰肌身上。

他当时有一种冲动,想杀了林冰肌,以期一了是盖子,实际上就是墙壁,只不过这块墙壁被削开一个正方型,可以被起下来,露出里面的一个地洞。

康学文倒着往里爬,身子进去后便把打开的墙壁盖子又盖了起来,然后等了一会儿,确定依然没有动静,这才加快了迅速往后退。好在洞里头空间越来越大,退了三五步就可以直起身了。他便站起身快步走,一直走到一个燃着烛的房间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房间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是他的手下,也是阎王殿培养出来的暗哨,在五年之前就被阎王殿送到这边来跟了他,十分可靠。

此刻见康学文出现了,那二人立即迎上来,男子问:大人有何吩咐?

康学文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我今天在酒楼里看到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让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跟林寒生曾经委托我留意辨认的那个人的气息很像。我同你们说过,有一次我偷听到林寒生跟冰肌的谈话,得知那个人叫做田开朗,从前是跟着林寒生做事的。后来离开了林寒生,机缘巧合下居然投奔了天赐公主。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他真的投奔了天赐公主,那一定就是在替公主做事,在这种时候他出现在铜城,会不会也是天赐公主派他来的?今日他身边跟了两个人,我私心里希望那两个当中有一位能是十殿下,但又怕是自己太异想天开。所以你们能不能去找找那三个人?确定一下他们的身份?

暗哨一听这话也来了精神,如果真的是十殿下到了,那说明天赐公主一定也离铜城不远了,甚至就是跟着一起来的。他们二人到了,铜城就有救了。

男暗哨从另一条密道出去了,立即却查此事,女暗哨问康学文:若真是十殿下和天赐公主到了,五天后的送亲还要不要继续进行?她就是那位要代替康学文的女儿出嫁的人,之所以有如此一问,并不是她不愿去执行这个任务,而是觉得殿下来了之后会有更好的安排。

康学文也是这个想法,他告诉对方:一切等联系上殿下和公主再说,只要联系上他们,后续的事情就由他们来做主,本府不再做任何安排。

接下来的一天便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当天夜里康学文再进入到密室时,暗哨递给他一套全黑的长袍,同时对他说:主子穿上这个,属下带你去见十殿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