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种情况在青州和唐兰可以,因为唐兰虽然不依附于东秦,但是唐兰人性子温和,不喜战争,只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好好过日子。所以东秦从来不将唐兰看成是威胁或是敌人,反而还时不时地给一些接济,帮着他们守护好家园,不让外敌入侵。

但歌布不行,歌布民风强悍,歌布人国君更是觊觎东秦已久,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入主中原,成为中原大地的主人。所以铜城人跟歌布的通婚,就成为了一个大患。

半年的时间,往来嫁娶,应该已经有许多嫁到铜城的歌布女子和嫁到歌布去的铜城女子有了身孕,一但开战,这些人到底该算做哪一边的呢?她们所在的家族又该如何参与战争?

落修在边上小声嘀咕了一句:“咱们是不是也可以效仿歌布的手段,让王妃也给歌布人下点儿毒,控制一下?王妃既然会解蛊,应该也会下蛊吧?”

边上田开朗摇了头,“下蛊需要养蛊虫,那东西可不是抓过来就能用的,即便是天赐公主,她也得有一只蛊虫才能够控制蛊术。不过或许可以用其它的手段,公主手段很多。”

田开朗想起白鹤染的血,他在青州的时候曾经见识过,当时便惊为天人。

君慕凛一直没说话,烧鹅已经端上来了,正掰了只鹅腿在吃。

他相信白鹤染也能做到去控制歌布人,但他私心里不愿意让她用那样的手段,因为费血。

小姑娘的血本就不多,每次放血出来小脸儿都煞白煞白的,看着叫人心疼。他在想,歌布国君是不是只仰仗林寒生一人,如果只有这一位蛊师的话,那一切都好办,除掉林寒生就够了。可若歌布那头还有其它的蛊师,那除掉一个林寒生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大患。

不过不管怎么说,林寒生肯定是要除的,毕竟那个人对东秦太过了解,放着这么个隐患在,他实在不放心。可惜林寒生如今还在兰城,否则他到是要去会会那个人,反正不会中毒中蛊,不如就让林寒生感受一下自己蛊术失效的恐惧。

他如此琢磨着,小伙计又端了一盘菜上来。他瞅了一眼这小伙计,想到刚刚那个东秦男子受到的侮辱,不由得怒火中烧,当时就向田开朗递了个眼色过去。

田开朗立即领会,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来塞到小伙计手里,“赏你的,拿着。”塞银子时,两人的手生了接触,这是很平常的接触,在小伙计看来实在是太理所当然了,于是只管乐呵呵地谢恩,一边说马上就去拿姜花酒过来,一边还咬了一下银子角儿。

田开朗唇角微微挑起,心头冷哼。笑吧,笑到晚上可就要哭了。

他小声告诉身边二人:“下的是一计悔心蛊,到了晚上他就会对白天侮辱东秦人的事情悔恨万千,痛哭流涕,自己抽自己嘴巴,兴许还有可能会自杀。总之就是会忏悔白天行径,认为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的罪人,并且用尽各种极端手段来惩罚自己。”

落修听得直咧嘴,“蛊术如此神奇?”

田开朗却叹了气,“我这只是雕虫小技,像林寒生那样能把人控制得死死的,我还是做不到的。当初他教给我的也就是些皮毛,真正的蛊术的精髓我是学不到的。不过我家主子曾指点过我一些高明的技巧,对我来说一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所以我如今的蛊术比原先精进了不少。所以我一直都认为,我家主子虽说不养蛊虫,但是以她对蛊术的了解和掌握,绝对是在田开朗之上的。殿下,咱们不用太担心,有主子在,林寒生他掀不起多大风浪来。”

“这风浪还不小?”落修白了他一眼,“两座城都被控制住了,你还想要多大风浪?”

“那是以前主子没来,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不信你就瞧着,主子如今人已经在兰城了,我相信兰城那边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反正有我家主子在,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的。”

田开朗对白鹤染有一种盲目的自信,特别是经了大年夜一事之后。虽然他人在天赐镇上,但是天赐公主一人破二十万劲敌的事很快就传到了镇上来,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别说是解决兰城危机,就是白鹤染说她能一个人灭了整个歌布,田开朗都信。

落修没再奚落他,因为只要一想到白鹤染的本事,他竟然也觉得兰城有白鹤染在是没问题的。那么眼下有问题的就是铜城了,可王妃不在,他们能做什么呢?

“昨日四殿下那边传来的消息,你们怎么看?”君慕凛眯着眼,琢磨着昨儿接到的线报。“铜城知府的小妾,跟兰城知府的小妾居然是一个人,也就是说,都是白惊鸿,那么是不是意味着白惊鸿会往来于兰城与铜城之间?我们也到了有些日子了,白惊鸿是不是快来了?”

落修点头,“属下也是这样认为,但就是想不通,一个女人是如何做到能同时嫁给两个丈夫的?不会被揭穿吗?何况还要经常往返于铜城和兰城之间,那俩知府就这么放心自家小妾这么来来回回的?就一点儿都不曾怀疑过什么?”

田开朗都听笑了,“有蛊术控制着,人家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怎么可能怀疑。就是不知道如果白惊鸿来了,主子会不会跟着一起过来。”

“会。”君慕凛说得很肯定,“区区兰城,还不至于折腾这么久都没有结束,她办事利索。”

田开朗也掰了块儿烧鹅吃,一边吃一边回忆起那个所谓的白惊鸿。他其实是认得白惊鸿的,甚至还跟白惊鸿在一起待过很长一段时日。因为他以前是林寒生戏班子里的人,林寒生救出白惊鸿后,就将人混在戏班子里一起离开的上都城。

只不过那时候白惊鸿脸是毁的,整个人也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根本都看不出个人模样来,更别提长得多漂亮了。只听说那是一位绝世大美人,但是落了难,被毁了容。

他直到现在也不认为林寒生有本事把毁得那么严重的一张脸给治好,可昨儿又听说白惊鸿同时成为了兰城和铜城两个知府的爱妾,在蛊术的作用下,这两位知府爱她爱得是死去活来。可这也不应该啊!就算再有蛊术的作用,白惊鸿要是没有一张好脸,那情心蛊也是起不了太大作用的,根本不可能将两位城主控制成这般。

田开朗很纳闷,自顾在那琢磨着,君慕凛和落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时间,三人谁都没再说话。可是这沉默也没能维持多久,很快就听到外头有人喊了一声:“知府大人到!”

君慕凛猛一抬头,果然看到康学文。

所谓的知府,其实不应该说是铜城知府,而是宁州府的知府。

宁州府比兰城要大得多,兰城只是一座城,但宁州却是一座省府,其中包括很多座城。只不过宁州府的城池是三角型排列的,不是纵向,铜城正好是三角型的中心,正好在尖尖角上,距离歌布最近。所以从兰城到铜城,不需要一座城一座城地走才能到达铜城,也不用翻山,都是笔直的大道,马车走个三五天也就到了。

铜城因为距离歌布最近,所以是宁州府重点的管辖区域,宁州府的衙门就也设在铜城,所以久而久之,人们就习惯管康学文叫铜城知府,因为他就生活在铜城。

这康学文今年五十出头了,君慕凛记得两年前他过了五十大寿,宫里还送了不少的礼。事后康学文上折一道,表了忠心,老头子很满意。

按辈份排,他应该管康学文叫舅舅,过去那些年康学文驻守宁州府从来也没出过大事,偶尔有歌布小范围地折腾,铜城边境的驻军也能在康学文的带领下清除干浄,不会给朝廷添麻烦。所以老皇帝对于这位封疆大吏还是很满意的,甚至多次说过他比郭问天要忠心得多。

君慕凛也不认为康学文会反,因为康学文这人他调查过,虽然小毛病也有,比如说贪些小钱,喜欢吃吃花酒,府里小妾也稍微多了些,但总归还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没有太过。且这人对东秦十分忠心,对于当今圣上把他安排到宁州府来驻守一事,一直心存感激,也一直记着是因为什么得到的这份信任,从未辜负过。

他同他那位逝去的姐姐感情也很好,还在铜城这边立了牌位,逢年过节都会去拜一拜。

正是因为这些,所以朝廷对这人放心,君慕凛对这个也放心。却没想到,最放心的人出了最不放心的事,好在是蛊虫所致,不是这个人的本性出了问题。

正想着这些,康学文已经走进了酒楼里,气势到是挺足,昂挺胸的,步子也迈得稳重。

他进来之后先是向各桌环视了一圈,也不怎么的,看哪桌都没停留,却偏偏在看到君慕凛这桌时,轻轻地“咦”了一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