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惊鸿从头上摘下一朵珠花,塞到了白鹤染的手里,“虽然卫府常办宴会,还是以我的名义,但实际上那些钱财却并没有落到我的手里过。我手里不过就是有些散碎银子,和这些金玉饰而已。这个你拿着,不管是走还是留,身上总得有些银子。”

白鹤染不愿拿,“夫人已经给过小菊东西了,这个小菊不能要。小菊还是想跟着夫人一起去铜城,夫人是小菊的新主,因为跟了夫人您,旧主如今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就连她身边的丫鬟都侮辱我。若是没了夫人为小菊撑腰,小菊在这府里一定会被搓磨死。”

“那你就离开,得了自由身去过自由的日子,何苦总是要侍候人?”白惊鸿有些生气,“为人奴有何好?一辈子被人驱使,一辈子没有自由,你可知道,多少奴籍想要脱离,可惜一辈子都没那个福份?如果这福份就摆在你的面前,你怎的就不知道珍惜?”

“我……”白鹤染也不知该如何说了,眼下的白惊鸿情绪有些激动,她怕再说下去刺激了对方,再一急眼把自己给赶走,那这些日子以来的怒力可就白费了。

于是不再强求,只后退一步冲着白惊鸿俯了俯身,“奴婢没出息,从小侍候人侍候惯了,家里也没有任何亲人,所以就算给了我自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过日子。到不如跟一位好主子,好生侍候,自己也能得个日子安稳。既然夫人不带奴婢去铜城,那奴婢就只管好好在这里等着就是,反正老爷还在这里,夫人总是要回来的。”

白惊鸿重重地叹了一声,不再劝了。白鹤染却在心里头琢磨着,如果白惊鸿不带她去铜城,她该用什么方法自己过去呢?究竟是留在这里好,还是要个自由身好?

趁着白惊鸿还没走,她还有几日时间好好想想,但最主要的,是她得趁着还没离开之前,将九皇子和卫景同的蛊毒给解了。

林寒生回了铜城,卫景同就坐不住了,才到晌午就回到白惊鸿院子里来,拉着白惊鸿的手就不放。“玉骨,你才回来没几日,是不是又要走了?我知道岳父大人伤得很生,回到铜城去调养也是好的。可是你能不能不走?我舍不得你。”

白惊鸿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原本我可以不走的,都是因为你的女儿蓄意杀害我的父亲,所以我才不得不走。父亲伤得那么重,我不陪在他身边侍候着怎么行?”

“那本府随你一起去好不好?我还没有同你回过娘家,铜城以前我常去,可是近半年多就没怎么去了。玉骨,这次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正好拜见一下岳母大人。”

“用不着。”白惊鸿冷冷淡淡的,“你也别一口一个夫人的叫我,我如今还是你的妾,不是你的夫人,你去见我母亲干什么?没听说有男人跟着妾室回娘家叫岳母的。行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回去,你就只管在府里乖乖等着我,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回来了。”

卫景同很不乐意,但不乐意也没有办法,毕竟在林寒生重伤这件事情上他是理亏的,咬人的是他的女儿,他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

爱妾要走,思念的心情从这一刻就疯涨起来。于是他不管不顾连拉带拽地就把白惊鸿给弄进了屋,不一会儿就缠绵起来。

白鹤染在自己的东厢房里坐着,一会儿听听主屋那边的动静,一会儿又看看睡在自己屋里的卫蓝,就琢磨着在自己走之前是不是把卫蓝也给弄醒。

林寒生重伤,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卫府的人都清醒过来,不管是卫景同还是九皇子,都在这一刻摆脱蛊虫的控制,然后全都赖给林寒生,就让他以为是自己重伤之下让母蛊受损,这才导致的让这些人失去控制了。

只是九皇子清醒容易,但是要选在一个什么样的时机清醒过来呢?

晌午刚过就有消息传来,说林寒生已经启程上路了。

消息她是听院儿里小丫鬟们说的,同时她们也在说新夫人过两天也要走。而新夫人一走,老爷就不会到这院子里来,到时候她们就会轻松许多,一天都不用干什么活儿。

下人们对于这件事很是高兴,白鹤染也出了屋走到院子里,看起来是在跟丫鬟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闲话,但实际上则是在留意四周的动静。

林寒生走了,他绝不会留九皇子一个人在这里,既然已经无法确保自己能以蛊术控制住这位阎王殿的殿主,那么很有可能就会选择灭口。

死了总比活着强,至少死了对于东秦和东秦皇帝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白鹤染必须得谨慎,密室里的人蛊毒还未解,但凡这种时候有人溜了进去,她追悔莫及。

从晌午到傍晚,屋里头除了白惊鸿跟卫景同的动静以外,再没有其它意外生。

如此一直到天黑,屋里的人终于不再折腾,深深睡去。白鹤染抱了被子进屋去守夜,伸手在燃着安神的香薰炉上挥了一挥,再等一刻钟,榻上的两个人便睡得如死猪一般了。

她熟练地进入暗室,再探九皇子的情况,已然比上一次来看时好了许多。因着林寒生的重伤,九皇子体内的蛊毒已经自动减轻,被种入的蛊虫状态也几乎就是半沉睡。

这给她的解蛊减轻了许多负担,从前要几个时辰能结束的解蛊过程,如今只要半个时辰甚至小时个时辰就可以完成了。

她不再犹豫,立即取出金针,结针阵之前先划过自己的手掌沾了自己的血滴,这才逐一刺入九皇子的穴位之中。于是,原本小半个时辰可以结束的解蛊过程,又少了一半。

针阵结在肩头,很快地,一只小手指指甲大小的虫子从针阵的中心破皮而出。头探出来的时候还左右瞅瞅,四下张望,待看到白鹤染后下意识地就要往回缩。可惜,针阵已封死了它的路,一旦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她将那只虫子捏了起来,放入到了随身带着的瓷瓶子里。

蛊虫不能直接捻死,那样会让施蛊之人现是人为驱逐,从而坏了她的计划。

她只将这虫子也养着,瓷瓶子里装着她的血,将蛊虫泡在她的血里,假以时日,这只子虫就会变子为母,反过头来牵制住林寒生的母蛊,到时候可就是她说得算了。

随着蛊虫离体,九皇子很快就清醒过来。睁开眼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白鹤染还带着血的手掌心,当时就急了,“你又割自己的手?”他看得皱眉,“阿染,你这救人的手段固然是最有效的,可总是用自己的血去交换,也太过血惺了些。”

她将金针收起,笑着摇头,“没事,大不了下回我换个地方割,不割手掌了,又或者我割完就立即让伤口愈合,这样看起来就不会那么血惺。咱们不说这个,九哥,你站起来走走试试,看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蛊毒不同于别的毒,总是要再谨慎些。”

他还想再说几句,但看到她坚决的目光,便又觉得多说也是无益,便一语不,按照她说的站起身来,在这间小室里走了两圈,甚至还试着运了运内力。

“没有事了,内力也没有阻碍。”他告诉白鹤染,“非但没有事,内力似乎还有所提升。”

白鹤染笑了,“九哥遭了这么多罪,还为了配合我的计划多躺了几日,我总不能一点好处都不给你。不然的话,将来回京蓁蓁也不能轻饶了我。”

他神色有些焦虑,“你来这里之后,有过蓁蓁的消息吗?”

白鹤染摇头,“没有。冒充员外夫人一行是临时决定,甚少有人知晓。”她将这两日生的事情讲给九皇子听,同时告诉他,“从现在起,你可以以任何形势离开这座卫府,因为林寒生本身的原因,你身体里的蛊虫已经不再受他控制了,这就是理由。”

九皇子点点头,“你说得对,可以用任何方式离开。那便杀了这间屋子外面所有的暗哨,直接闯了卫府,如何?”

“再好不过。”她笑了起来,“就要用这种方式告诉林寒生,告诉歌布人,你离开了,且没有了林寒生的蛊术,再想将你擒住,难于登天。”

他笑了起来,“好,那本王便冲出卫府,一路大摇大摆回去京都。”虽然在笑,但面上的忧色也是掩藏不住的,“五哥死了,四哥去了歌布,本王和凛儿又都在这边,京里也不知怎么样了。虽然没了郭家和叶家,但谁又能保证不再出现另外一个家族呢?阿染——”他看向面前的这个长相陌生的女子,“自古保家卫国都是男人的义务,却不记得是从何时起,每每东秦有难,都要你这个小女子同我们一起来扛。九哥感谢你,也觉得对不住你。”

他诚心致谢,却仍觉一句感谢不足以表达自己心意,可又除了感谢,别的也无从说起。这个小姑娘虽然换了陌生的容貌,但眼底的坚强与倔强却依然是当初的模样。

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远在京都的那个红裙小辣椒,对,就是小辣椒,那是他给白蓁蓁起的爱称。他实在是想念白蓁蓁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