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的毒,似毒非毒,因为能随心所控。

沾上她的人,她想让人死,人就得死,她想让人生,人就能生。

同理,她想让人在沾上她的气息之后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那也是轻轻松就可以办到的事情。

就比如说眼下对这位卫家嫡女,她希望并实施达到的一种效果就是,让这位看起来已经很癫狂的嫡小姐更加癫狂一次,让这位总是呲着牙像是要咬人的嫡小姐,真的产生要去咬人的想法。

而要去咬的那个人,不是别的,正是林寒生。

惊鸿舞的鼓乐声很大,白鹤染凑到卫家嫡女耳边小声地说着话,嘴巴基本就没动,声音也只得两个人听见,就连站在边上的冬天雪都听不着。

但冬天雪知道这位嫡女一定是有用处,否则不会特地传话给默语,让去把嫡小姐给带来。

所以她站的位置很巧,正好将白鹤染给挡了起来,让林寒生从他坐着的角度往这边看时,能看到白鹤染的衣摆,也能看到发髻,却看不到微微蠕动的嘴巴。

白鹤染开始给这位嫡小姐卫蓝催眠了,内容很简单:看到坐在你父亲身边的那个人了没有?

那便是杀害你母亲的罪魁祸首,你应该咬死他,才算为你的母亲报了血海深仇。

这就是在利用人,或者说是在借刀杀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卫小姐是可惜的。

但是白鹤染也没有办法,事急从权,她不可能因为卫小姐是个可怜之人,就放弃这么个现成的好机会。

比起任何置林寒生于危机之地的法子来说,让一个疯子去把他给咬死,是最稳妥,最不招人怀疑的了。

何况这疯子本就恨死了他,本就天天想咬他。

不过人也不能完全死掉,至少她不能让那母虫跟着林寒生一起死,那样会连累许多人,比如说白惊鸿,比如说两城知府。

在事情没有彻底理清楚这前,这些人都是线索之一。

“去吧,去咬他,咬他的咽喉。

你只管咬一口,是死是活都不要紧。

事后我会治好你的病,让你过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不要抗拒,每逢祭日,总得有一个人为你的母亲去上柱香。”

她这样告诉卫家嫡女,同时,手里不着痕迹地取出一枚金针,在卫蓝的后脖颈上轻轻地扎了一下。

动作极快,没有一人看见。

然后便松了口,那卫蓝在她的手松开之后,就像一只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咆哮着就往林寒生的方向冲了过去。

冲过去的同时,嘴巴张得老大老大,就像林子里的野兽一般。

“大小姐!”

白鹤染喊了一声,伸手去抓,没抓住。

于是人也跟着往前跑,作势要去把卫蓝给抓回来。

却没有人知道,就在她喊出那一声“大小姐”时,内力已经运转起来。

卫小姐疯癫,这是人人皆知的事,但也没想到今天在宴会上发作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乱作一团,躲的躲,看热闹的看热闹,这么一惊,到是将白惊鸿那料香的功效给打断了。

白惊鸿的舞步不得不停了下来,到是没有因此恼怒,反到是好奇。

卫蓝是冲着林寒生的去的,张着大嘴,牙都吡了起来,这是要干什么?

是要咬死林寒生吗?

她突然兴起一股子兴奋来,如果卫蓝真的把林寒生给咬死了,那么在蛊虫的作用下,虽然她也会跟着一起死,但是没关系啊,林寒生死了,就没有人能将她给做成人偶了,只要不被做成人偶,是死是活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她也活够了,到不如快点死掉,赶紧投胎。

白惊鸿面上有掩不住的期待和兴奋,再看卫蓝,仗着疯癫,力气极大,一路跑一路推,推倒了一片人,甚至有些人都被她踩在脚下。

就在这样一团乱中,她冲到了林寒生的近前,嘴巴张得更大了,嘴里还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嘶吼。

在她看来,林寒生就是猎物,她要吃了林寒生,吃他的肉,抽他的筋,披他的皮,喝他的血。

只有这样才能泄心头之愤,才能对得起死去的母亲。

卫蓝来得太快了,再加上林寒生轻了敌,以为卫蓝一个疯丫头,就算被近了身又能如何?

他还能被个疯子给咬死?

那岂不是个大笑话。

然而,他是真算错了卫蓝的攻击力,也是没想到这个疯子狠狠一扑就将他扑倒在地。

等他再想挣扎着往起爬,却发现卫蓝已经骑在他的身上,血盆大口已经咬上了他的咽喉。

而他也不怎么的,身上的力气好像被卸去了一半,想要推开卫蓝也使不出多大的力气,以至于推了几次都推不动。

他向四周去看,想要求助,可看到的尽是白鹤染等人在不停地喊着“大小姐您怎么了”这样的话,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去拉开卫蓝。

林寒生气得大骂:“卫景同,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还不快把你这个疯丫头给拉开!”

卫景同都懵了,他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啊,林寒生这一嗓子到是让他回过神来,可是面对张嘴咬人的卫蓝,他也打了怵。

犹豫着伸手去拉,看到的却是卫蓝恶狠狠撇过来的余光,吓得他一缩脖,手也缩了回去,人甚至还往后退了两步,再不敢多管。

偏偏这时候白惊鸿也扑到了他身边,一双手死死抓着他的胳膊,不停地哭叫着:“我害怕,老爷,我害怕!怎么办,父亲会不会被咬死啊?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疯子吃人了吗?”

卫景同被白惊鸿拽得又往后退了两步,又怕伤着白惊鸿,于是只管护着自己的爱妾,对林寒生则是完全顾不上了,甚至都忘了喊自己的手下去救人。

人们眼瞅着刚刚还春风得意坐着饮酒的林寒生,这会儿已经被卫家嫡女给咬得鲜血淋漓,一些夫人小姐们受不住这样的场面,纷纷冲出去呕吐。

就算是男宾也被这场面给惊着了,一个个愣在原地,谁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白鹤染她们还在喊“大小姐”,可是喊了也没用,大小姐根本不听,所以她们便也不喊了,也跟着躲远了去,默语还揽着小天告诫:“跟紧娘亲,千万不要上前去,你表姐疯了。”

终于,有暗哨出现,不顾暴露在众人面前,他们冲上前去一巴掌击晕了卫家嫡女,总算是将林寒生给抢了出来。

可此时的林寒生哪里还有个人样,脖子都快被咬烂了,咽喉处生生被咬出一个血洞来,正不停地往外淌血。

冬天雪惊叫一声:“老太爷的血怎么是黑色的?”

这么一提醒,人们终于反应过来为何刚才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不对劲的地方就在于这血的颜色。

正常人的血都是红的,为何这林寒生的血竟是黑的?

一般不是中了毒的人血才是黑的吗?

莫非林寒生中毒了?

卫家嫡女给他下毒?

人们的目光又往卫蓝那处集中过去,她现在被打晕了,正由一名暗哨托在手里。

那暗哨自然也看到了林寒生的黑色,但却并没有要去查看卫小姐的心思。

白鹤染看了这一幕就暗笑,怎么可能是卫小姐下毒,林寒生的血之所以是黑的,是因为他养蛊虫,又一辈子都在玩毒所致。

可以说这林寒生本身就是个毒人,只要他想给人下毒,只要挤出自己的血就可以做到。

她也是用同样的方法下毒,但不同的是,她的血随心所谓,可毒可医,可以自行控制中毒者的状态。

但林寒生就不一样了,他的血就是单一的毒,没有解药,本身也没有解毒的功效,更别提控制中毒人的状态,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暗哨是林寒生的人,自然知道林寒生的身体特性,所以对于他呈现出黑色的血液来,也不觉得奇怪。

但却有些担心,因为林寒生的脖子已经被咬坏了,这么重的伤,人会不会死?

林寒生没死,至少此刻没死,他只是不停地打着哆嗦,一只手努力往怀兜里摸,摸了半天终于摸出一把粉沫来,看都不看就往脖子上抹。

白鹤染嗅了嗅,便知这是一种好药,可以让身体在短时间内快速愈合,就算被咬坏的咽喉不能很快就好,但至少血是止住了,不至于让他失血过多而亡。

刚刚在卫蓝撕咬的过程中,她运起内力,让自己的气脉影响到林寒生行动,以至于林寒生被扑倒在地时,根本就没有力气推开卫蓝。

她不怕暴露,因为当时卫蓝已经咬上了林寒生。

养蛊之人只要自身受损,体内蛊虫是必然要跟着一并受损的,而蛊虫受损,身体就会出现不可控的反应,包括四肢无力,包括头昏目眩,也包括直接吐血身亡。

当然,想要身亡,那得蛊虫本身也受到伤害才行。

依着林寒生目前的状况来看,很显然还不至于伤到蛊虫。

但这也够他喝一壶的,因为她的气脉所至,林寒生的伤即使他用最好的药,三个月内也是绝无可能痊愈。

而三个月的时间,够她做很多事情了,甚至够她再动手,铲除林寒生一次。

“居然没死,真是可惜了。”

白鹤染正思索间,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个极小的声音传了来,她回头去看,说这话的人,是白惊鸿……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