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从暗室里退了出来,九皇子已经沉沉睡去,暗室房门关起,外头又有白惊鸿与卫景同的声音入得耳来。一声大过一声,两人好似比赛一样,怕是整个院子里都听得到。

她无意理会这些,退到外间,寻了个角落坐下,寻思着方才九皇子问她的话。

有把握吗?其实是没有的。别说七成,五成把握她都没有。

她没见过林寒生,一切有关于林寒生的事情,要么是听林氏和白燕语说的,要么就是听田开朗说的,而她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并没有见到过林寒生本人,甚至关于玉骨的父亲、卫景同身边那位幕僚就是林寒生的事,也是她自己的猜的,并无真凭实据。

她只是觉得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以玉骨父亲的身份出现在白惊鸿的身边,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林寒生。因为林寒生养蛊,而白惊鸿的身体里就有蛊,且还是母虫。

白惊鸿自己是不可能会蛊术的,从她的状态来看,非但身体里的那只母虫她控制不了,且还被人下了毒。那种毒每隔几日就会需要一次解药,所以她身边必须得有那么一个人,不但能控制蛊虫,还得定时为她提供解药才行。

如此推断,那所谓的新夫人的父亲,极有可能就是林寒生,

她没有把握绝对就能对付得了林寒生,但这个林寒生却又非得去碰一碰不可。

两人从未见过面,但林寒生却屡次犯她。先是救走了白惊鸿,后又掳劫九皇子,其间还有一档子田开朗之事,再加上林氏跟白燕语这些年被带得那么跑偏。白鹤染就觉得,她跟林寒生之间真是在素未谋面之时就已经结下了不解之仇。

何况歌布的口子从林寒生这里打开,既然歌布国君将林寒生与白惊鸿当做东秦的突破口,她势必就得把这个口子再给封上。至于封上之后自己这一方再如何寻求突破,那就是后话了,更何况不是还有四皇子呢么,那个人如今已在歌布,若一切进行得顺利,歌布的口子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撕开了。

次日摆宴,宴在酉时,白惊鸿起得很早,早早的就穿起白裙来到了院子里。

卫景同陪在她身边,不时地问她冷不冷,要不要披一件大氅。

白惊鸿笑着摇头,“妾身不冷,妾身喜欢这件衣裳,老爷觉得这衣裳好不好看?”

裙子是薄料的,是夏日里才会穿的那种,夏日里所有人都穿薄纱,便显得没有多突出。可偏偏冬日里有人这样穿,看起来是又单薄又通透,卫景同虽然觉得这样会很冷,但也实在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毕竟这种料子若隐若现的,怎么看都好看。

于是他点了头,“好看,玉骨你真是穿什么都好看。”说这话时,眼珠子都要掉到白惊鸿的领口里,白惊鸿眼底的厌恶宣泄般地表露出来,却又在卫景同抬头时全部都收了回去。

“老爷喜欢就好,女为悦己者容,老爷喜欢玉骨就知足了。”

卫景同没有多留,衙门今日有事要处理,他告诉玉骨最多一个半时辰就回,让玉骨在家里好好等着他。说完,还往她腰上捏了捏,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白惊鸿看了一眼朝她走过来的白鹤染,开口问她:“用早膳了吗?”

白鹤染摇头,“还没,奴婢得先伺候夫人用膳,然后自己才能去吃。”

“那就不用麻烦了,我去你屋里,咱们一起用。”说完又吩咐下人,“照例端两个人的份到东厢,记得饭菜盛得多一些,我很饿。”

院儿里的奴婢已然了解她的胃口,想多吃些这不稀奇,稀奇的是居然新夫人要到一个丫鬟屋里去用早膳,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也不知道新来的小菊哪里就讨了夫人欢心,她们也得多学着点儿,新夫人手头松,只要能让她高兴,随时都会有赏。

白鹤染跟着白惊鸿去了东厢,这屋子说是给她住的,但她晚上在正屋里守夜,根本就没回来过。她其实也不理解白惊鸿好好的正屋不待,为何要跑到她屋里来,却不等她问,白惊鸿自己就给了她答案:“是不是奇怪我为何要到你这儿?因为你这里干净,我那屋子浑浊,一闻那个味道我就恶心。说了你也不懂,等以后你成了婚就能懂了。但愿你今后能找到一位良人,不求富贵权势,只求一心待你,心心相通,如此才算是正经人生。不像我……”

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下人已经66续续开始往屋里端菜了。这院子里是有小厨房的,所以饭菜都是这边自己做,端上来也都是刚出锅的,热乎得很。

今日又有肉饼,白惊鸿皱了皱眉,告诉端菜来的下人:“去跟厨娘说,今儿这肉饼是最后一顿,往后不要再做了,我吃够了。”

下人立即应时,很快退了出去。

房门关了,白惊鸿挥了挥手,“老规矩,坐下一起用膳。”

白鹤染没有推辞,先给她盛了粥,然后自己也盛了,这才坐了下来。

白惊鸿对此很满意,“这样就对了,不要我每天都是跟你让来让去的,很是麻烦。小菊,今儿咱们还说京里的事,昨天我问你文国公府,那今日我问问你郭家,就是造反的那位郭将军,他人家里的人后来是如何处置的?诛了九族吗?”

白鹤染想了一会儿,不解地问:“郭将军?造反的吗?那位将军姓郭啊?奴婢只知道是有位大将军带着一位二皇子造反,可真不知道那将军姓郭。不过说起姓郭的,到是听说一件事情,跟姓郭的人有关。”她一边琢磨一连说,“正月里头些天,京里死了很多人,听人说郭家被灭了门,好像是府里的一个丫鬟干的,下的毒,一大家子老老小小全给毒死了。”

白惊鸿沉默了半晌,终还是叹了一声。

她适才是有意试探这小菊的,她心里也存疑,总觉得小菊似乎知道得太多了,再加上昨天夜里自己的反应眼平常似有不同。平时承欢卫景同时,她是十分痛苦的,但昨夜却主动迎合,十分欢愉。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她总感觉昨夜反常,偏巧昨夜就是小菊第一次守夜,她的那种反常也是在小菊进入到房间之后才生的。

今早她特地进到暗室里去看了,人还在,东西也没少,且并没有什么人闯进来的痕迹,便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但总归还是想再试探一番,于是便有了刚刚故意说出郭将军的话。

如果小菊顺着她的话说,那么绝对有问题,如果小菊不识郭将军,这事儿便可以放放。

小菊果然不识,可是又提起京城郭府一家老小被个丫鬟毒死,她不知道这个郭家是不是郭问天的家,因为想不明白郭家哪个丫鬟跟他们有深仇大恨,更想不明白郭家哪个丫鬟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可如果不是这个郭家,京城还有哪个郭家呢?

“你说死了很多人,还有什么人死了?”她再问白鹤染,“除了郭家,白家,还有吗?”

白鹤染点头,“还有个李家,好像是什么大学士,这个是被抄斩的,诛九族,百姓们都知道。”她说得认真,“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诛,但确实是诛了,人们都看着呢!”

“李家……”白惊鸿琢磨了一会儿便想到那李贤妃的娘家正是大学士府,她的哥哥李广年是内阁大学士,想来也是让李贤妃和白兴言给牵连了。

“还有人死吗?”她再问,“白家,郭家,李家,都没了,这家被灭了门的还有吗?”

“没有了吧?反正奴婢听说的是没有了。”白鹤染一边思考一边说,“因为员外夫人急着往兰城赶,所以也没工夫多打听这些事情,奴婢就是听往来的客商们说起的。哦对了,还听说那位五皇子葬在了天赐镇的后山,京里多出了一位凌安郡主,据说是天赐公主的三妹妹。”

“三妹妹?”白惊鸿又激动了,三妹妹,那不是白燕语吗?白燕语怎么成了凌安郡主了?“你确定是三妹妹,而不是四妹妹?”四妹是白蓁蓁,是九皇子的未婚妻,如果皇上冲着九皇子的面儿封赏个郡主这到是说得过去的,可白燕语算怎么回事?

“没听说是四妹妹啊!就是那个三妹妹,帮着天赐公主做胭脂的那个。不但封了凌安郡主,而且还把以前五皇子住的凌王府也赐给她了。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昭告天下的。”

“昭告天下?”白惊鸿吸了吸鼻子,都昭告天下了,她怎么不知道?是因为兰城太远,还是她与外界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她有多久没有出去转转,有多久没有好好的跟人说说话了?白燕语都成了凌安郡主,还有了自己的府邸,她却被禁锢在这牢笼一样的卫府,侍候着卫景同,陪着林寒生,周旋于兰城和铜城之间,辗转在两任知府的床弟之上。

她的人生,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