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碎的一刻,白鹤染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受了惊吓的模样。77dus.com

外面的丫鬟也跑了进来,张口就训斥她:“怎么侍候的夫人?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吗?”

白惊鸿厌烦地摆摆手,“出去,没叫你们进来谁也不要进来。打碎个碗而已,用不着大惊小怪的,立即出去!”

跑进来的丫鬟只得退了出去,临走之前还狠狠地瞪了白鹤染一眼。

房门再次被关起来,白惊鸿似乎有些不舒服,脸有些红,眉毛也紧皱了起来。但人还是坐在椅子上,还拉了白鹤染一把,“坐下,不用理会外面的人,都是些奴才而已。”

白鹤染不得不重新坐了回来,她紧盯着白惊鸿,很明显地瞧出白惊鸿不太对劲了。

“夫人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她明知故问,白惊鸿这样子很明显就是毒性发作,身体里潜藏着的毒性打从她进了这屋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或者说,是打从昨儿在老夫人那屋里,白惊鸿第一次现身就看出来了。但当时她以为那是蛊虫作祟,可今日才瞧出,白惊鸿身体里除了被种植下母蛊之外,还隐藏着另外一种巨毒。

“没事。”白惊鸿深吸了一口气,“你继续说,说文国公府,怎么就被天赐公主给烧了?”

“奴婢也是听说的,并未亲眼见到过。”白鹤染怯生生却又伶俐敢说话的模样将那小菊学得很像,她告诉白惊鸿:“大年夜那晚有人造反,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没过两天就有许多消息从上都城里传了出来,多半都是来坐船的客人们说起的。他们说当晚死了两位皇子,一位是造反的皇子,还有一位是平乱的皇子。天赐公主眼睁睁看着那位皇子死掉,受了很大的刺激,据说那皇子的死跟她的父亲有关,天赐公主一气之下烧了自己的家泄愤。据说她爹死了,她祖母也死了,她们家前前后后死了不少人。”

白惊鸿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先前还是胀红,这会儿都有点儿发青紫了。但她还在问话:“除了这两个人呢?其它人如何?文国公府的大夫人呢?还有大少爷呢?”

白鹤染偏着头皱着眉,状似思考,“大夫人?奴婢不知道,大少爷也没听说过呀?哦对了!”她一激灵,像是刚刚想起什么,“大夫人是听说过的,但她已经死了,年前就死了。当时张家镇有人当故事讲来着,说京里死了个大人物,是天赐公主的嫡母。这样算来,应该就是夫人您说的那位大夫人吧?她已经死了,年前的事了。”

白惊鸿的脸色由青紫变得发黑,吓坏了眼前的小丫头,“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您可别吓唬小菊,小菊去给您叫大夫吧,您的脸色实在是太吓人了!”

白惊鸿拦住了她,“不要叫大夫,我有药,吃了就没事了。我再问你,知道那大夫人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天赐公主的嫡母,是怎么死的?”

白鹤染点头,“听说是病死的,但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奴婢就真不知道了。奴婢也只是听说呀,要不是张家镇有码头,从上都城过来坐船的人多,奴婢一个小丫鬟哪里会听说这些事人您真的不要紧吗?如果有药就快去吃吧,奴婢看着害怕。”

白惊鸿起了身,站起来时晃了两下,白鹤染要去扶,却被她一把推开。

“在屋里等我,谁叫你都别走,我去去就来。”

白惊鸿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饭桌,白鹤染在后头看着,看到白惊鸿走到一个摆着多宝格的角落里,往多宝格后头一拐,一面墙直接就被推了开。人一闪身钻了进去,那面墙很快就从里面被关了起来,又变成多宝格后面一块挂着字画的墙壁。

原来这屋里是有暗室的,白鹤染靠在椅子上盯着那块墙壁,心里想着白惊鸿肯定是进去吃药了,但吃药是有理了,谁给她下的毒呢?体内有蛊虫不难理解,为的是控制兰城知府,敛财也好其它目的也好,都是控制人的一种手段,可为何还会被人下了毒?

那种毒她冷眼瞧着毒性很烈,且基本无解,就算是制毒人本身也很难再制出解药来。最多就是能够制出一种控制毒性发展的解药,比如说在被下毒人发作的时候吃上一颗,将毒性暂时压制下来,能够让其在短时间内正常生活。但过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所以要不停的吃。

她料定白惊鸿就是在吃这种暂时压制的药,这就意味着白惊鸿此刻是在被人控制着,一旦这种药断了,她的命也就没了。

可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是什么人在控制白惊鸿?

卫府的暗室里,白惊鸿抓了一颗药丸,哆哆嗦嗦地塞进嘴里,整个人没有一点力气,以至于想坐到椅子上都没有成功,扑通一下摔到了地上。

这个暗室是卫景同,原本是用来放一些收藏回来的古玩字画,她来了之后觉得这处甚好,便时不时就进来坐坐,慢慢的就将这里的真品倒腾出去不少。以至于眼下这间暗室里的东西,假的多,真的少,再过一段时日怕是就没有真的了。

这是白惊鸿的任务,她来到卫府就是为了敛财的,替歌布国君来敛东秦钱财。

其实选中卫景同到不是因为卫家多有钱,歌布看中的不是卫家,看中的只是卫景同兰城知府的身份。相对于离歌布最近的铜城来说,兰城更加富有,因为这里是入海口,有码头,无数商人在这里靠岸,为兰城的繁荣添砖加瓦。

所以兰城很富有,兰城的绅豪也很富有,虽不至于富成上都城里的红家那般,但在这一片区域来说,兰城也是最辉煌的一座城池。

所以歌布国君把主意打到了兰城,但如今歌布跟东秦的关系紧张又微妙,歌布人根本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分享兰城的财富。但是还想吞掉怎么办呢?歌布国君就把主意打到了被林寒生从东秦皇宫里救出来的、白惊鸿的身上。

歌布也有国医,医蛊双绝的圣手,白惊鸿被毁了容的脸就是他给治好的。只不过医术有限,没能治得那么彻底,以至于脸好之后皮肤略显憔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

不过索性白惊鸿的颜值撑得住,即便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也依然倾国倾城。

歌布国君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在感叹,为何世间只有一个白惊鸿?如果如此美貌的女子能再多几个那该多好,将这样的女子派出去,能帮他做许多许多事了。

白惊鸿从来没想到自己竟会是这样的遭遇,就包括她的生父段天德也没有想到,自己恳求歌布国君救出自己的女儿,本以为凭女儿的美貌就算做不了歌布王后,至少也能是个宠妃。他只想要白惊鸿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哪怕歌布国君不要她呢,他也会给这个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能让这个女儿从此远离权斗场,安安静静做个美丽的女子。

可惜他想得太美好了,他也把歌布国君想得太简单了。男人爱美色不错,但比起美色来,男人更爱江山。一时美色跟江山起了冲突,一千个国君里也不见得有一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

白惊鸿来到歌布,只做了一个月歌布国君的宠妃,之后就被改名换姓,送到了兰城知府的面前,成为兰城知府卫景同的美妾。

这仅仅是一步,歌布国君本就懊恼为何只有一个白惊鸿,所以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白惊鸿的作用最大化,让自己对她的利用也能达到最大化。

蛊师为她种上母蛊,给她灌了毒药,让她以母蛊控制住了卫景同,让卫景同不停地办宴搜刮钱财。而蛊师则是每隔五日给她一次解药,让她用来压制体内的毒性。

她被那蛊师控制,被歌布国君控制,为了活命,不得不委身于卫景同。

这是第一步,白惊鸿万万没有想到,在她嫁给了卫景同之后,蛊师又让她以探亲的名义去了铜城,然后又在铜城安排了她跟铜城知府康学文的见面。

于是她又成了铜城知府康学文的小妾冰肌,在铜城陪了康学文不到一个月,又再次以探亲的名义回到兰城,继续跟卫景同过日子。

就这样,她几乎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往返一次兰城和铜城之间,在玉骨和冰肌两个人之间转换,而两个男人因为受蛊虫控制,完全相信于她,根本没有怀疑过任何。

这是一个秘密,没有人知晓,她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一方面搜刮兰城财富,一方面不停地引导劝说康学文开放铜城,让铜城恢复与歌布的贸易往来,让歌布人可以相对自由地出入铜城,甚至鼓励两国通婚,让越来越多的铜城人跟歌布人结了亲,成了夫妻,生了孩子。

白惊鸿微闭双目,等着药效发挥,将她体内的毒性压制下去。

也许是刚刚听说了京都的消息,从前过往一幕幕涌入脑海,卫景同康学文还有那歌布国君给予她的残暴羞辱,恨得她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