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惊鸿妩媚一笑,腕了卫景同的胳膊,“多谢老爷挂怀。”

卫景同如触珍宝一样抚了抚她的脸蛋,然后扭头看了默语一眼,皱着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在自己的院儿里待着吗?小天怎么也在?真是胡闹!”

不等默语说话,老夫人立即抢着道:“是老身叫她们过来的,你有什么埋怨冲着老身来,老身就是要把女儿和外孙都留在身边,你若看不习惯,便杀了我。”

卫景同神色又有那么一瞬间恍惚,像是在挣扎,最后还是恢复了平静。

“既然母亲坚持,本府也不能说什么,你是我的母亲,我敬你,但也请母亲不要太过份,不要干涉本府家事。否则本府兴许哪一天脾气不好,就顾不得这母子情份了。”

老夫人气得直哆嗦,但既然已知自己的儿子是被人以某种手段控制,这火气就也不好都发在儿子身上。于是她冲着白惊鸿发难:“妖精,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白惊鸿往卫景同身后躲,一副表情楚楚可怜,“老爷,玉骨害怕,老夫人不会是想杀了我吧?老爷救命,玉骨不想死,玉骨还要跟老爷白头到老呢!”

这话让卫景同很是受用,于是伸开手臂将人紧紧揽住,同时承诺:“放心,没有人敢杀你,老夫人也不行。不管是在这府里还是在这世上,玉骨,我都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为了你,我敢去拼命。咱们一定白头到老,谁也不离开谁。”

老夫人狠狠跺脚,“我卫家孙辈无男儿,你入府日子也不短了,日日霸着你家老爷,可为何还不能为卫家开枝散叶?你那肚子是什么做的?就算生不出儿子,好歹女儿也是个姓卫的,可你只顾饮酒做乐举杯宴饮,何时想过身为人妇的正经事?”老夫人开始从这个角度数落白惊鸿,同时也试着提醒卫景同,“你宠着她我不管,但也要多想想子嗣的事情。”

谁知卫景同根本无所顾忌,他告诉老夫人:“玉骨生不生孩子都是我的夫人,只要她陪在我的身边,我就是一生无子也没什么所谓。只要玉骨开心,就比什么都强。”

老夫人不再说话了,其它人也不吱声,默语反正只是要争取一个自由的权利就行,只要不再把她关回那个小院子,又派人严加看管,就是胜利。今日取得了这样的胜利,回头就可以谋划下如何在这府里行走,如何探听关于九皇子的消息。

只是白惊鸿的出现的确是个意外,冬天雪不识得白惊鸿,但默语跟白鹤染可太熟悉了。失踪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在兰城出现,只怕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波。

歌布的手,已经伸到兰城了吗?

卫景同带着白惊鸿走了,虽然没什么好态度,但也没再提把默语关起来的事。只是白惊鸿在临走之前看了一眼柳小天,还看得直摇头。

默语将小天又往怀里搂了搂,白惊鸿的目光就转落到默语那处。

见她看过来,默语还是有点儿紧张的,毕竟是故事,谁知道那白惊鸿的目光有没有犀利到看穿她的易容。一旦被看穿,怕是她们三人要闯的才能出得了府家大门了。

好在白惊鸿只是看了她一会儿,并没有将她认出,也没有再提要小天眼她走的话。她只是挽着卫景同的手臂一步步出门,同时还重重地叹了一声:“唉,该来的没有来,不该来的却是来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真是叫人失望。”

卫景同问了她一句为什么失望,白惊鸿没说什么,只是含糊道:“妾身说着玩儿的。”

也不怎么的,白鹤染从白惊鸿看向卫景同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厌恶,也看出了一丝无可奈何。她不知道这样的目光为何会出现在白惊鸿眼里,只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白惊鸿来到兰城,似乎是被迫的。

默语在老夫人院子里安顿下来,连带着白鹤染跟冬天雪也随侍在左右。

小天先前受了不小的惊吓,一直抓着默语不肯放手,默语无奈,只能牵着他不停劝慰。

老夫人院子里侍候的奴婢不多,里里外外就两三个人操持着,有时候这个丫鬟忙着去沏茶,老夫人又想吃点心,就没有人使唤。外头的丫鬟忙着扫院子,老夫人若想叫人把屋里拾掇拾掇,就得再等等。

于是白鹤染主动表示愿意分担这院子里的杂事,老夫人尽管吩咐就行。

老夫人点点头,但也没有什么事好吩咐的,左右不过是在屋里坐着,最多到院子里走走,虽说没有人拦着她们外出,但是只要一想到府里有那个妖精,她就不想出门。

使这么一出,白鹤染的本意是脱离开那个小院儿,不再被限制自由。现在自是目的达成了,且没想到还有新的发现。卫府的小妾居然是白惊鸿,白惊鸿怎么沦落到这个份儿上了?

兰城最近没有什么案子,公堂一天到晚都是闲着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兰城百姓为了配合知府大人宠爱美妾,从年前到年后,居然连个偷鸡摸狗的案子都没有逞上来,就更别提有人击鼓告状了。所以卫景同也难得清闲,便整日在府里陪着白惊鸿,几乎寸步不离。

白惊鸿对此很是厌烦。

这一日白天闹腾,到了下晌便也安静下来。默语将小天哄睡了,老夫人又拉着她说了会儿话,说得倦了就也去睡。

默语在这院儿里住了间厢房,小天这会儿正睡在她的榻上,她也不得歇着,便带着白鹤染冬天雪二人坐在外间。三人窃窃私语,说的到都是有关于白惊鸿的事情。

白鹤染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在府里走动走动,冬天雪提议:“不如就说姑奶奶久未回家,回来一趟自然是要到处看看。咱们就陪着默语在这府里转一转,遇不着知府大人最好,万一遇着了,大不了就是被赶回来,我瞧着那位新夫人也不像是一定要将我们都关起来的意思。”

默语点点头,“我也觉得这主意甚好,何况除了这个办法,咱们也实在是没别的理由在府里溜达了。小姐您觉得呢?要是也觉得行,咱们这就出去。”

可是白鹤染摇了头,“不妥,默语扮的是卫家的姑奶奶,人家是在这府里长大的,在这里嫁出去的,对这里不说一草一木都熟悉,至少也是一个屋一个院儿都知道在哪里,都知道是什么人住的。可是我们知道什么?乱走乱撞只会暴露出我们对这里不熟,会惹人怀疑。”她说着话也叹了气,卫府戒备森严,就连十殿下和剑影都不敢肆意走动,所以别指望有人能给我们送来卫府的路线图,这件事情还得再仔细斟酌。”

白鹤染的话听得两个丫鬟也泄了气,好不容易从那小院子里出来,却又不敢走出老夫人的院子,这叫什么事儿?明明小姐有能毒晕全府人的手段,却也不能使,这又叫什么事儿?

“莫不是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冬天雪有点儿闷闷不乐,干等着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白鹤染勾起唇角笑了起来,“应该也不会等很久,很快就会有人主动找上门来。咱们不出去,却有人想把我们叫出去,而且还是一位我们都想同她好好聊聊的故人。”

默语一怔,“小姐是说白惊鸿?”

她点头,“没错。刚才在老夫人那里,她就不经意地瞅了默语好几次。”

“小姐是说她把我认出来了?”默语有些紧张,“那可怎么办?如果她叫我过去把我揭穿,那我们岂不是都暴露了?”她急得直跺脚,“暴露了我不怕,大不了闯出去,可是我们正事还没办,就这么闯出去的话如何能甘心?这一趟不是白来了?”

白鹤染拍拍她,“别急,不见得就是认出你来,也许是有其它的目的让她对你感了兴趣。”

默语不解,“还能有什么目的?”她对白惊鸿有一种条件反射性的抵触,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没有被提起过了,她有时会忘了文国公府曾经还有过这么一个人。可一旦提及,从前过往便都浮现于脑海,她又想起当年被叶家派过来跟着大叶氏做事,也想起白惊鸿人前优雅端庄,人后却总是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盯着她们这样的奴婢,心情不好就会咒骂一句:贱婢。

白惊鸿打小就骂她,她从不敢多话,一直到她离开大叶氏跟了白鹤染,虽算不上是能够跟白惊鸿分庭抗礼,但至少不再害怕那位大小姐。

白鹤染虽不知过去那些事情,但也知默语极不喜欢那位大小姐,便拍拍她,小声说:“若我没料错,她一定会找你,因为你现在的身份是张家镇的员外夫人。她如今身处兰城,距离京城极远,想要得知京城的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她又是在京城长大,对过去的大部份记忆都是在京城里头。所以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主动与你攀谈,目的就是打听她走之后京城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默语恍悟,“那她问我,我该怎么说呢?”

白鹤染想了想,将声音再次压低,如此这般地交待了一番……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