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鹤染血气的作用下,卫景同有了短暂的清醒,这一清醒直接清醒得他开始怀疑人生。

明明是从小疼爱到大的小妹,为何他竟要派人去刺杀?为什么还要砍下妹妹的手指?

他与妻百年好合,为何突然之间别恋美妾,竟以正妻之礼待之?

卫府不是没有妾,可妾是妾,妻是妻,他一向分得清楚。这么多年了,内宅也有过争斗,他从来都是站在妻这一边,不论原因,正就是正,妾就是妾。

这事不合逻辑啊?就好像是一场梦,他在梦里做了许多错事,行了许多不可思议的所为。梦醒之后一头雾水,难以理解。

“采文。”卫景同沙哑着嗓子叫着妹妹的名字,捧着默语包扎过的受伤的手,泪流满面。

白鹤染跟默语使眼色,示意她不要拖延时间。这种表皮的气血浸染,效果也不过就能维持小半个时辰左右,时辰一过,蛊虫就又会作,一切都白费了。

于是默语一把将卫景同给抱住,声泪俱下:“哥哥,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再没有哥哥了。哥哥你不要把我关起来,我想娘亲,我想儿子,我的相公已经死了,除了你们,我再没有依靠了呀哥哥!呜……”默语哭得悲痛欲绝。

卫景同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派人到张家镇去杀了柳大富,就因为想谋夺柳大富的财产。不但如此,他还把外甥给骗到了兰城来,以外祖母思念的名义,可如今却养在那个小妾身边

他记得自己并不是贪财的人,守兰城这许多年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身为知府,他的口碑是很不错的。可自从纳了那个小妾之后,一切就都变了,变得他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默语还在哭,哭得他也难受得不行,两人一起哭,一边哭卫景同一边说:“哥哥对不住你,是哥哥鬼迷了心窍才待你如此,采文,哥哥让你受苦了!”

“哥,我想见母亲,不要关着我了好不好?”默语再次恳求。

卫景同连连点头,“不关了不关了,我妹子远道回家,我作何要一直关着你?走,哥这就带你去见母亲,母亲也想你想得紧呢!”

兄妹二人互相搀扶着往外走,看呆了院子里的看守的丫鬟。可下令看守的是卫景同,如今把人放了的也是卫景同,她们又能说什么?于是二人对视一眼,选择了默不作声。

卫景同这一路不停地问默语手疼不疼,是真心实意地问,白鹤染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暗自叹息。能看得出卫景同是一个好哥哥,过去也没听说过兰城这边出什么事情,想来也应该是位好知府。坏就坏在下蛊之人选中了他,这才导致其性情大变,杀亲杀疏。

这位知府大人这一刻应该十分自责,这一点从他蹒跚的脚步都能看得出,她还听见卫景同正在同默语说:“采文,哥哥对不住你,哥哥做了许多错事,是无论如何都弥补也补偿不了的。不仅对你,还有你大嫂,都是我对不住的人,可能唯有一死才能赎清我的罪过。”

默语赶紧劝他:“哥哥别这么说,如果你也死了,那我的一半辈子可怎么活啊?哥哥我不怪你,只要你能让我见着母亲,能让我见着儿子,能别再关着我,咱们还像从前一样好好过日子,那么之前生的所有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而且我一直都觉得那些事情不是哥哥本意,哥哥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来的。”

面对妹妹的信任,卫景同更加愧疚。终于二人走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可才一进院儿就听到老夫人正在里头大声喝骂:“老身怎么会生出这种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来?偏偏他如今还是兰城知府,这么大的官,以后得害多少人啊?可怜我的采文,可怜我那儿媳,这个家被他祸害得已经不像是个家了,你们等着瞧,下一个死在他们手里的人就会是我了。”

身边的婆子苦口婆心地劝:“老夫人多虑了,老爷再如何过份他也绝对不会害您的。”

“他不害我那个女人也会害我!”老夫人的声音愈的凄厉,“他娶进门来的哪里是小妾,分明就是个妖精,不但迷惑了我儿子的心,她还想吞掉我们整个卫家。她为的只是钱财,所有一切挡着她敛财的人统统都得死。可她是景同的妾,若不拦着,让她这种肆意的敛财继续下去,景卫也得被她牵连啊!朝廷不会放过一个贪财的官员,景同他跑不掉!”

卫景同的脚步顿住,老夫人的话简直让他无地自容,简直觉得忏悔都没有用处。他哭得更凶,哭到跪在院中。院子里的下人从来没见过老爷这般模样,一个个惊得都忘了通传。

可是默语不能让他就这么一直哭下去啊,万一哭到了时辰,药效一过,她们这一出可就白折腾了。于是她扬起声对着屋子里头就喊道:“母亲,我来看你了,哥哥也来了!”

屋里有起身撞到桌椅的声音,不多时,房门打开,老夫人一路小跑地到了默语跟前,一把将人拽住就往自己那一头拖,一边拖还一边说:“采文快到娘亲身边来,娘亲保护你,离你哥哥远一点,他已经疯了,他会杀人!”

默语被老夫人拽着到了身边,二人还往后退了好几步,老夫人张开双臂将默语紧紧护在身后,不停地告诉她:“不管一会儿生什么,你只管跑,用不着管娘亲。他要是来杀我就得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娘亲今儿拼了命也要把你给护下来。采文,快走,从后门走!”

这场面让白鹤染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想起文国公府的老夫人也曾这样子把她护在身后,甚至还同她说过,如果白兴言再不放弃对她下毒手,就想办法将对方做掉。

可惜,事到临头,她这个孙女还是没抵得过人家儿子。或许老夫人当时就笃定她不会真的做掉白兴言,所以才敢说那样的话的吧?也或许当时是白兴言向亲娘下手,她伤了心,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来。等到真有一天白兴言得死了,老夫人却愿意用所有人的性命去换她儿子,可见人的内心都矛盾的,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谁的话也不能全听,全信,谁的好都得有几分保留,不可能全都给你。

她心里胡乱起想着这些时,卫景同已经跪了下来,跪到老夫人的面前,正不停地磕头。

默语也在身后哭着跟老夫人说:“哥哥已经好了,他刚刚跟我认错了,说不会再关着我了。母亲你看看哥哥,他这不是正跟您磕头陪罪呢吗?”

老夫人气得捶胸顿足,“你不要被他骗了,这样的戏码之前就演过好几次,几乎每隔几日他都会到我跟前来磕一次头,赔一次罪。结果怎么样?磕完了头才好不过一个时辰,转眼就又变成了那副样子。采文,他改不掉的,他已经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心神,人家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早晚有一天他会连我这个亲娘也杀掉的呀!”

卫景同听着老夫人的话,便又想起些事情来。隐约记得自己好像确实是每隔几日就会到母亲跟前来请罪,每每请罪之时,都是因为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想起了自己因为宠爱那个小妾,开始在家里胡作非为,开始迫害亲人,开始大肆敛财。

他给老夫人磕头认错,甚至拿自己的脑袋去撞过柱子,他想一死了之,可每次都没死了,要么是有人拦着,要么是他突然之间又想开了,又觉得自己不该死,反而该死的是眼前这些人。他就应该跟着他的美妾好好过日子,就应该收尽天下之财。

卫景同惊出一身冷汗,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哪里不太对劲了。人不可能忽然之间就生出两种状态,不可能一会儿阴一会儿阳,一会儿想好好过日子,一会儿又想杀人。除非……

他吓得一激灵,因为想到老夫人刚刚说的话,她说他疯了。

是啊,除非是疯子,否则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他害怕起来,“我疯了吗?我是怎么疯的,什么时候疯的?我为什么会疯啊?”卫景同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极度的恐惧和慌张中。

白鹤染上前两步,开口相劝:“老爷没疯,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只要把话说开了,把事情说清楚了,奴婢相信老夫人和姑奶奶都会原谅您的。就是那已经长眠于地下的大夫人,她也一定会原谅您的。老爷快别自责了,快快起来去跟老夫人认个错。”

她这样说着,随手就去扶卫景同。没有人觉得她这行为有什么不对,下人在这种时候当个和事佬是每正常的一件事,去搀扶主子就更正常了。

于是卫景同被白鹤染搀扶起来,痛哭慌乱间,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腕被个细小的针尖儿轻轻扎了一下。只感觉起了身之后情绪就没有之前那样不稳定,人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恐慌,反而十分迫切地想要把老夫人和妹妹给保护起来。

他挣脱白鹤染,上前一步急声道:“母亲,采文,快快进屋,我有话同你们说……”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