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0zw,最快更新神医毒妃最新章节!

合着之所以一直不主动进攻,不端着热武器来哄抢地盘,实在是因为他们所谓的热兵器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牛逼。就算最初能够给东秦人造成震慑之外,一旦东秦大军不计生死对其进行屠杀和碾压,寒甘人还是受不住的。

火枪的威力,较之凤羽珩空间里带来的现代化高科技武器,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是一支西式火枪,类似于十六世纪时改变了骑兵作战史的那种转轮枪。但比之转轮枪要先进一些,能看出来在外型上有了很重大的改变,有了点步枪的样子。

君慕凛给她讲几处细节,白鹤染愈发的肯定这就是一只火枪,虽然比燧发枪和火绳枪能先进一些,但也没太先进到哪里去,其使用起来最多也就能达到清朝末年的火枪水平。

当然,到了清朝末年时,火枪技术在本国已经失传,反而在欧洲那头被发扬光大,还经过了一系列的改进,最终应用到了大规模的作战当中。

其实火枪这种东西在中国的宋代时就已经出现了,虽然在当时还比较简单,使用起来也相对笨拙,杀伤力也不够,但它确确实实就是老祖宗研究出来的东西。

毒脉白家有先祖曾见证过火枪的诞生,为此还写下了好几本心得,她在前世时曾经翻阅过,颇为感慨。

没想到寒甘来了一位穿越者,竟将火枪这种东西带到了这个时代,还对东秦造成了震慑。

白鹤染感叹:“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命比命得哭啊!”

君慕凛忽听她这番感慨,好生奇怪,便问她:“什么意思?”

她笑了笑说:“我问你,那位寒甘的丞相想必凭着这一手本事,在寒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寒甘国君也不得不在他面前矮去三分,对吧?”

君慕凛点头,“确实,那位丞相在寒甘的地方,可是比呼元家族在罗夜的地位高多了,我甚至听说,只要是那位丞相看中的女人,就算是王妃,寒甘国君也得拱手奉上。”

“如此嚣张?”她十分佩服那位穿越前辈,当然也有可能不是穿越前辈,而就是一位头脑惊人,能在这个时代研发出火枪的人。不过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她从未听说过这个时代之前有火枪的存在,就算是有人研究,也不可能一上来就研究出燧发枪和火绳枪的结合体。故而她分析,十有八九是穿越前辈到了。只不过不知道这位前辈是何等心境,她若与之对上,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白鹤染再次感慨老天爷的不公,怎么她穿越到东秦,就没有点儿特殊的附赠呢?

“别打岔,接着说上头那句,什么叫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命比命得哭?”君慕凛追问,“你突然感慨出这么一句来,是何意?”

白鹤染笑了,“人比人得死,是说他以为自己是唯一的,是最特殊的一个,却不知世间同他有一般经历的人,可不只有他一个。货比货得扔是说他那引以为傲横行寒甘的火枪,比起大年夜那晚我和阿珩用的枪,简直就是小土地遇着老天爷,完全没有任何优势,直接可以扔了。至于命比命得哭,则是说那丞相的命,遇着我和阿珩,他就哭吧!”

君慕凛斜眼看她,“染染,装神秘也得有个度,哪一天你把本王的兴致全都勾了起来,可就别怪本王刨根问底,一定跟你问个真相大白才行。”

“谁怕你问。”她抿起嘴巴,“只怕到那时,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信,反而还会说我异想天开,是夜里没睡好发了臆症。总之你只要记得,你是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才享了福得着我做未婚妻。恩,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他感叹:“行吧!左右人都是我的,其它的本王也懒得费那些个心思。”他动了动身子,抱怨说,“床榻太窄了。”

她瞪他:“你下去就不窄了。”

他立即换了话题:“床板子太硬了,褥子也太薄了。”

她表现鄙视:“你行军打仗在外,条件怕还不如现在,怎么没见你抱怨过?”

“胡说!”他反驳,“本王就算在外打仗,营帐里的床榻都是软的,还最少得铺两层虎皮。”

她听得乍舌,“真是奢侈,打个仗都如此会享受。”

“那是自然,行军在外,谁知道还会不会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所以当然要睡得舒服。”他拍拍怀里的小娘子,“睡吧,这个上元节就算过了,待明年上元节一定陪你好好逛逛灯市。”

她想让他回自己屋睡去,可这话终究没说出来,只觉得这个怀抱温暖无比,只要有他在,心里就踏实。于是选择妥协,被他拥着入了眠,一夜好梦。

次日清早是被外头的敲门声给叫醒的,白鹤染一激灵,这才发现自己这一夜睡得极沉,中途竟从未醒过,甚至都不知天已大亮。低头看看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伸手抚上他修长的手指,心里就在想,男人的手指怎能生得这般好看?

琢磨琢磨着就入了神,直到那手指的主人忍不住开了口问她:“我的手指头就那么招你喜欢?娘子,你要是喜欢为夫的手指头,那以后咱们不管是出门还是在家里,你都拉着我的手,这样就能时刻把我的手指头攥在你手中,想如何把玩就如何把玩。”

“臭美!”她轻骂了句,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认定的伴侣比自己还要优秀,就会感觉到很自豪,比自己优秀还要自豪。

“夫人起了吗?小的来给您送热水。”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门外传来船工平子的声音。

紧跟着就听到落修说话:“夫人怕是还没起,把热水给我吧!”

谁知道屋里君慕凛却扬了声说:“不用,让船工送进来就好。”

落修接热水的手顿了顿,缩了回去,平子也瞅了落修一眼,又往落修那屋里瞅了瞅,正看到默语坐在床榻边儿上。不由得笑了起来:“哟,看来是老爷想夫人了,把你们都给打发了。小哥好福气,借着老爷夫人的光,也艳福不浅。”

落修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再看默语,那模样好像要杀人。

但眼下真不是暴露本性的时候,于是他瞪了平子一眼,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将门一关,再也不理外头的事。

默语气够呛,想揍落修一顿,却听落修小声同她商量:“不如你我也装成夫妻,这样以后再投宿什么的,老爷也能跟夫人住一起了。都是为了主子嘛,咱们就将就一些。”

默语果断拒绝:“你想都别想!”心里却忽悠一下想到另外一个人来,却不知那个人眼下状况如何,是生是死,她何时还能再见到他?

白鹤染的房间打开了门,平子端着热水笑呵呵地走了进去,“对嘛!两口子哪有总分屋睡的,还是要在一个屋里互相才有个照应。下人再好,也不如自己媳妇儿照顾得好。”说完还告诉他们,“这两张小榻是可以挪动的,老爷夫人要是觉得一张榻太窄,就把中间的小桌移开,将两张小榻并到一处就行了,那样会宽敞许多。”

白鹤染恍然,合着昨晚上是白挤了!

君慕凛听了这话就点点头,诚恳地道:“多谢小哥提醒,今晚就将两张小榻并到一处。”

白鹤染瞪了他一眼,今晚还来?心里却莫名的欢喜,不过她将这种欢喜归结为自己又能多睡几个一闭眼就到天亮的好觉,不用整日整夜提心吊胆,睡不实称了。

平子送进来的除了热水,还有一盘点心,白鹤染瞅着那点心的样子像是隔壁员外夫人常往外送的。果然,就听平子说:“看来夫人您跟那位员外夫人还真是投缘,这不,今早小的过去送水,员外夫人又让端了点心到您这边来。快吃吧,小的昨儿也有幸尝了那么一小块儿,可是好吃得紧。小的说话您别不爱听,左右您现在手里银子紧巴,能有人时不时送盘点心过来,总好过整日里啃那些放久了的干粮。您说是吧!”

平子笑呵呵地说了会儿话,这才退了出去,又到别的房间去送热水。

白鹤染同君慕凛对视了一眼,随即都将目光往那盘点心上投了去。

这一次白鹤染更加直接,干脆动手把所有的点心都掰了开。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

“之前你们对这位员外夫人可有留意过?”她捏起半块点儿心放到嘴里,不吃白不吃。

君慕凛也学着她的样子一边吃一边说:“并没有留意过,只是听说兰城知府的妹妹嫁到了这边,所以知道有这么个人,别的就不了解了。”

她皱着眉问:“你不觉得她们一行很奇怪吗?”

他点头,“觉得,打从上船之后,就没见那位员外夫人出过房门,要不是上船的时候瞅到了一眼,我几乎要怀疑所谓的员外夫人是不是真的在船上。但是染染,你我自顾不瑕,如何管得了旁人?我只要能确定对方不是在监视我们的,就足够了。”

“你确定她们不是监视我们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