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上元节对于古代人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其意义甚至不低于年三十的除夕,因为它是新一年的第一个节日,一定要过得隆重。77dus.com

通常在这一日,各州府城池都会举办上元灯会,要在最繁华热的街路上挂起彩灯,摆起小摊,要从天刚黑,一直闹腾到午夜才算完。

灯会上还会有各式各样的灯谜,猜对的就可以把挂了那条灯谜的花灯给拿走,算是奖励。

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好吃的、好玩的,杂耍、舞狮等等。

总之,上元节是特别重要的一个节,但凡不是穷得饭都吃不上的,都会在上元节这一天上街走一走,赶个热闹,买几样东西,才能算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但是今年的上元节对于上都城的人们来说,就不可能办得太热闹。

虽然老太后在正月十三就已经送灵出京往皇陵去落葬了,但是毕竟正月里一连两场丧事,还都是皇家的丧事,特别老太后这件,算是国丧,所以百姓就算被准许过上元节,也不敢过得太热闹太铺张。

于是人们小心翼翼地张罗灯会,低调又低调地寻了一条小街,象征性地挂了一些花灯,但是灯下面就没挂灯谜,反正也没人来猜。

那些以往会赶在灯会庙会摆出来的小摊也没来,他们想的是,国丧期间,皇上让办上元节灯会那也就是客气客气,怕影响百姓心情。

但是当百姓的总不能真不知好歹,把这事儿给当了真吧?

你说宫里接连死了两个大人物,没几天工夫,百姓就在外头吹拉弹唱的,多不好。

人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这个灯会也就是走了个形势,挂一些灯意思意思,实际上也没有人逛,甚至灯挂出来也没人看着,就在里面燃了一只烛,等着快烧没了就过来吹掉。

这种情况自然有人传进了宫里,天和帝听了之后真是十分无奈。

但无奈也没办法,他总不能跟百姓说你们就狂欢吧,太后死了朕都想狂欢了,朕巴不得她死呢!这话不能说,所以这个上元灯会也就只能这样不了了之。

同样看起来繁华,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的,除了上都城,还有白鹤染坐的那条船上。

船上也有灯会,但不是船家办的,而是那位元员夫人张罗的。

船在一日之前有过一次停靠,那次停靠中,婀娜娘子拿着船家退给她的银子下了船,还有不少人本来就是坐短程的,也下了船。

当然,也有在中途上船的人补充上来。

员外夫人也派了人下船进镇,为的就是买东西,为上元节的灯会做准备。

正月十五这天,员外夫人在船上挂了许多彩灯,每间船舱门口都有,公共区域也挂了许多,且每一盏花灯下面都挂着灯谜,据说是那位员外夫人自己写的,谁要是能猜对了,谁就可以把花灯拿走。

除此之外还会多送一盘小点心,做为彩头。

人们起初很高兴,毕竟坐船嘛,日子久了都很无聊,能有点乐子大家也愿意参与。

可没想到员外夫人出的灯谜太难了,船上的人就没什么学问,结果一来二去的,居然没有一个人猜对,一盏花灯也没有被人提走,十分尴尬。

当然,君慕凛同白鹤染是能猜得出的,但是他们没有参与,这种出头鸟他们是不会当的,何况昨日停靠码头之后,又上来不少人,他们可不想太引人注意。

出来张罗的丫鬟回去禀报的员外夫人,将外头的情况说了,许是那员外夫人也觉得尴尬,更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于是干脆把灯谜撤了,每间船舱门口的彩灯就送给那间房里的客人。

另外挂在公共区域的彩灯,就送给船上的小孩子拿去玩。

除此之外还跟船家说今晚的晚膳她请客,让船家给每间船舱都送吃的。

人们这才高兴起来,有许多人冲着最里面的舱拱手,以示谢意。

白鹤染的房间也有人送来食物,是两碗带肉的老汤面条,她很感激,连连跟员外夫人的丫鬟说谢谢。

那丫鬟正是之前送点心给她的大丫鬟珠云,见白鹤染说谢她就笑,然后好脾气地同她说:“上次的事连累了夫人,真是对不住。

我们也是没想到隔壁那位不讲理,不但自己不吃点心,还让夫人把您那份也还回来。

出门在外的,遇着这种人真是无奈,好在她已经下了船,夫人就别放在心上,如果有事还是可以到我们的船舱去的。”

白鹤染又谢了一阵子,直到珠云丫鬟和来送面条的平子都出了屋,这才坐回床榻上,盯着摆在面前的两碗面若有所思。

默语在门口听动静,过了一会儿回来说:“对面也送了面条,是平子送的,那个丫鬟只站在门口,并没有跟进去。

这一会儿所有房间都已经送完了,船上的人都在各自屋里吃饭呢,算是安静。”

说完,见白鹤染一直盯着那两碗面条,不由得紧张起来,“怎么了夫人?

是不是面条有问题?”

说着就要端起面条来查看。

白鹤染却摆摆手,“不用看,面条没问题,趁热吃吧!”

她主动拿起筷子,“说起来,咱们也好些日子没吃上一口热乎饭菜了,这装清贫还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住的。”

默语松了口气,在白鹤染对面坐了下来,“是啊,奴婢也有点儿想吃肉了。”

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把自己碗里那几块儿肉都夹给了白鹤染,“夫人多吃些,这碗面之后,下一次能吃上这样的食物,指不定还要等多久呢!不过说起来,那位员外夫人还真是舍得,这船虽然不大,但住进来的人可也不少,每人都送一碗肉面,开销可是挺大的。”

白鹤染笑她:“刚还说馋肉了,还把肉都夹给我。”

她又给夹了回去,不但夹了回去,还把自己碗里的也多挑了两块儿给默语,“我本来就不是多么喜欢吃肉,所以也不馋,还是你吃吧!咱们家最爱吃肉的人是蓁蓁,得亏没让她跟着来,不然光是这一路吃饭她就受不了。”

默语脸一红,也没再跟白鹤染推让,她知道她家小姐确实不怎么爱吃肉,反到是爱吃一些甜品。

可惜船上没有甜品,只有员外夫人那边送来的点心。

“那一会儿点心小姐多吃些。”

她不再客气,夹了一块肉到嘴里,“真香。”

白鹤染也吃了起来,只不过心头一直若有所思,直到两人都吃完了,她这才问道:“之前挂在咱们门口的那条灯谜,你瞧了内容吗?”

默语摇头,“没瞧。

奴婢这趟出来装的是不认识字,既然不识字,怎么会去瞧那灯谜呢!”

白鹤染便想起来,出门时给默语的人设的确是个不识字的丫鬟。

因为她穷,请丫鬟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还请识字的丫鬟。

“小姐何以有此一问?

那灯谜有问题吗?”

默语仔细回忆,但还是想不起灯谜内容。

白鹤染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我也没看,就是觉得那位员外夫人也不是吃饱了撑的,为何几次三番的花自己的银子去让别人享福?

第一次送点心也就罢了,有钱人家么,出门都愿意图个和气,反正几盘点心也不值几个钱。

可这次的花费可就大了!船上的东西原本就贵,这一碗面的价钱应该是外面的三倍,员外夫人花这大价钱干什么?”

“夫人的意思是,员外夫人在通过一再的送东西,想要向外界传递消息?”

默语还是不解,“她要传递什么消息呢?

传递给谁?

我们吗?”

她开始紧张,如果员外夫人都看出她们有问题,那么那些一路跟随的人怎么可能瞧不出?

“不用紧张,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兴许那员外夫人就只是钱多又喜欢热闹,所以才有此所为。”

话是这么说,但她还是端起装面条的碗左看右看,最终什么都没看出来。

饭后没处活动,白鹤染趴在窗子口往外看。

冬日里不结冰的河水在北方并不常见,往西北方向去的就更不长见,所以一到了冬日里,这条河上往来的船只就特别多,因为水路比陆路好走,人们通常都会选择坐船出门。

自从婀娜娘子下了船之后,船上并未再发现有其它危险的人物,但依然不能放松警惕,就像那员外夫人,她直到现在还怀疑那位夫人几次三番送东西的初衷。

但愿真的是钱多任性,可如果另有所图,她也希望对方图的不是她。

总之只求这一路平平稳稳,让她顺利到达兰城。

她们还要从兰城换装改马,悄悄潜入歌布呢!九皇子到现在都没个消息,她很担心,还有远在歌布的四皇子,更让她放心不下。

门口有动静传来,她回头去看,见是落修扶着君慕凛过来了。

开门的时候君慕凛说:“娘子,我过来看看你,员外夫人送的点心我也给你端过来了,你留着明早吃。”

这话在外人听来很正常,当相公的疼惜自己的娘子,舍不得吃点心,给娘子留着。

但在白鹤染听来,这人就是黄鼠狼给鸡不是,黄鼠狼给她拜年,没安好心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