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当时就是一愣,身边的默语也极度紧张,谁也不明白这人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关键他要是别人还好,还不至于紧张,偏偏他是洛城白家人。白鹤染第一想法就是,自己是不是哪里露了破绽,被亲戚给认出来了。

船上的人都回了各自的房间,她看到胖妇人的房门打了开,正往她这头看过来。

白鹤染定了定神,一脸纳闷地看向白兴光,默语开口问道:“这位大爷何出此言?我们可不认得你,你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我们吗?”

白兴光点头,面上还带了些许怒气,“我确实见过你们,就在上都城外的车马行。你们雇的那辆马车原本我们兄弟也看上了,因为价钱便宜,本想算计下能不能赶上船,结果就被你们给抢先雇走了。哼,要早知道船到晚上才开,说什么我们也得抢着把那车雇下。”

白鹤染心大定,原来是这么回事,便冲着白兴光施了个礼:“刚刚不小心撞到您,真是对不住。至于那马车,我们也实在是没办法,因为手里银子不多,雇不起贵的了。”

白兴光不耐烦地摆摆手,“算了,多花的银子就当喂了狗。”

默语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

白兴光当时就一瞪眼,“这样说话怎么了?老子就是这么说话的,你有意见?”

见默语还想争辩,白鹤染赶紧拉了她一把,摇摇头,默语便不再吱声。

白兴光见她二人怂得很,便也觉无趣,闷哼一声大步走了。

那婀娜娘子看了一会儿也回了屋,本来她听到有人将白鹤染认出,且还是洛城白家的人,就以为自己要找的人有了眉目,赶紧出来看。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这让她很是郁闷。愈发的觉得这一趟任务出得真是失败,这样的人不可能是天赐公主的,一点血性都没有,且连洛城白家的人都没有认出,可见对方真的就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妇人。到是那几个白家人……算了,她在心里劝自己,还是那句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要找的是天赐公主跟十皇子,可不是洛城白家这等蝼蚁之辈。

另外,听闻天赐公主跟洛城白家的关系并不好,她连文国公府都能烧了,连文国公都能弄死,区区洛城白家,怎么可能入了她的眼。说不定巴不得他们都死绝了,她可不能给白鹤染白白当个打手,那就太亏了。

婀娜娘子心里有一杆称,虽然歌布国君向她下达的任务是追踪天赐公主和君慕凛,因为歌布有白鹤染在意的亲人,也有白鹤染在意的仇人,歌布这个国家更是东秦眼里的一根刺。所以歌布国君算到白鹤染一定会前往歌布,也算定她一定不会大张旗鼓大摇大摆的往歌布去。

敌在明,她在暗,这才是最好的探敌方式,所以向潜在东秦的暗哨下达的任务就是盯紧了白鹤染,特别是在郭问天造反之后。不管郭问天成与不成,白鹤染只要没死,肯定会往歌布去的。因为成了,她要逃,她要再给自己找一栖身之所。如若不成,她更要趁机发难,一并跟歌布算算这么些年的总帐。

只是事发突然,有许多事情是始料未及的,有许多事情是远在歌布的国君还不知道的。

就比如说大年夜出现在白鹤染身边的那名神秘女子,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白鹤染坐在船舱里,想着刚刚遇到的白家人。她其实对洛城白家没有多少印象,有印象的是原主,她所有关于洛城白家的记忆都是原主留给她的。除去刚回京不久洛城来人带着个表哥污蔑她跟人家有情有义之外,对于洛城白家,她十分陌生。

但依然记得原主那三年并不怎么出屋,除了偶尔年节出来露上一面,坐在桌子最边缘的地方吃一口饭之外,其余多数时间她都是在自己屋里待着。虽然没有人像在文国公府时那样关着她,但是她也不愿意出门。文国公府多年的囚禁生涯,让原主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任。

默语贴着房间之间的隔断板子听了一会儿,走过来小声同她说:“那个胖女人出去了,应该是见船不晃了想去透透气,夫人还要不要出去?”

白鹤染摇头,“不去了,她应该对我们放弃了怀疑,我们没必要再上赶着往她跟前凑。”

默语便不再提那胖妇人,只是说起突然出现的洛城白家人:“刚刚那两个人奴婢见过,他们大约在五六年前来过文国公府。那年洛城雨水大,还下了好几场雹子,洛城那边受灾很严重,庄稼都被打坏了,就算不是颗粒无收,能摆到米铺里去卖的米也卖出了天价。所以他们就被那边派到京城里来求援,希望国公府能帮衬一把。结果文国公府一点儿面子都没给,人家怎么来的就又让人怎么回去了,二夫人还说这等大事居然只派了两名庶子过来,分明就是没将文国公府放在眼里。所以通过那件事,洛城白家对那两个庶子也愈发的不好。”

白鹤染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不由得多问了句:“既然亲戚求上门来都没帮,那后来他是怎么好意思还舔着脸把自己的女儿送到洛城去养病的?人家能要吗?”

默语叹了一声,“当年要送走您,是因为那白惊鸿说她都到了议亲的年纪,家里有小姐在实在晦气。于是二夫人就去跟老爷说了这话,老爷一听说是为了大小姐,立即就同意了。当初奴婢是在二夫人身边做事的,所以这些事情我都知道。”默语一边说一边叹气,“当年的文国公就是听二夫人的话,一心就只想着大小姐,根本就忘了那大小姐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白鹤染也觉得好笑,不过这一年下来,她都习惯了。她告诉默语:“男人跟女人对子女的爱是不一样的,男人没有经历过十月怀胎,没有体会过一个小生命在自己身体里成长的过程。所以儿女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也重要,却绝对做不到像母亲那样疼爱和维护。再加上白兴言利欲熏心,子女不过是他成长路上的探路石和垫脚石罢了。我是,白惊鸿也是。”

默语想了想,觉得白鹤染说得很对,“以前奴婢以为老爷是真心疼爱大小姐的,可是夫人这么一说,奴婢便也觉得老爷对大小姐也没有多么疼爱,他只不过是认为大小姐长得好看,而且有身家背景,跟叶郭两家都沾得上关系。所以相比起其它的孩子来说,大小姐更有利用价值。”她叹了一声,“原来表面上看起来风光的人,其实也没有多重要。”

白鹤染没再说话,伸手把放在床角的包袱拿了过来。

包袱里头放了个小坛子,不大,一只手掌就能托起来。

坛子里面装的是梅果的骨灰,她答应梅果的,要带她回家。虽然最后只能以这种方式带她回去,却也比让她流落在异国他乡要强得多。

默语见她伤神,想了想,没说话,到是退出房间,去了对面将君慕凛给换了过来。然后她就默默地站在房门外,小心留意着四周动向。

君慕凛知她随身带了什么东西,便轻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我是指到了歌布之后,我们汇合四哥一起营救九哥是肯定的,救出你的舅舅也是肯定的,那么之后呢?你有没有想过?之后的歌布该怎么办?”见她愣神,他便又道,“我再说得直接一些,不管是营救九哥还是营救你的舅舅,我们绝无可能做到悄无声息,是势必要跟歌布翻脸的。且这个脸翻得还不会小,弄不好要动兵,也就是暴力铲除现任歌布国君的政权。那么就存在一个问题,正是我要问你的,你有没有想过铲除了淳于傲之后,歌布的下一任国君该由谁来做?”

白鹤染愣了一下,继而摇头,“没有,我没想过。不过既然舅舅都救出来了,国君自然应该是他来做的吧?总不可能将淳于傲赶下来,再将他的子孙后代扶上去,那样我们这一趟就没有丝毫意义,且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君慕凛也赞同这个观点,“是不能让淳于傲的后代或是嫡系上位,但是你舅舅来做国君,此事也有待商讨。染染,不是我信不过你舅舅,如果他依然有江山抱负,依然亲我东秦,那么我自然愿意扶他上位,收歌布为附国。但你必须也得做出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他还在不在?”君慕凛将骨灰坛子接过来放到一边,握住了她的双手,“染染你有没有想过,十年了,什么人能在牢狱里被虐待十年还能继续存活?他或许死了,或许疯了残了,或许已经在非人的凌虐中失去了本性。这样的人还能做国君吗?”

白鹤染的双眉拧了起来,她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她想的是只要舅舅还活着,不管受多重的伤她都能给治好。即便是疯了傻了失去了本性,她也能治。

可万一是最坏的情况呢?万一人死了呢?

如果歌布国君不让她的舅舅来做,还能给谁?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