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的腿真的疼了,白鹤染带着那胖妇人进屋时,他正拧着眉毛不停地锤打那条腿。77dus.com

白鹤染见状立即上前,一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用力锤,一边板着脸告诫他:“大夫不是说过么,疼的时候可以捏一捏,但是千万不能总是锤,会越锤越严重的。”

说完,转头去看那胖女人,“大姐您快来给看看吧!”然后让开位置,才又对君慕凛说,“相公,这位大姐是隔壁房间的,听说你的腿脚有毛病特地过来给你看看。大姐懂医,最治胳膊腿,你让大姐给瞧瞧,兴许就能给瞧好了呢!”

胖女人一点儿都没客气,拧着肥胖的身子就坐到了君慕凛对面,却没直接看腿,而是仔细打量起君慕凛的脸来。特别是他的眼睛,被胖女人注视了老半天。

君慕凛被她看得直皱眉,眼瞅着就要发火了,胖女人这才开口说话,她说:“啧啧,真是可惜了了,多好看的男人,偏偏脸上有道疤。我瞧着你这疤是被什么东西抓伤的?”

白鹤染赶紧道:“是进山打猎时被小兽抓的,当时抓得挺深,捡回的命,就是那次脸受伤,还摔断了腿。”她说着还叹了一声,“要不是因为腿坏了,我们的日子还能过得好一些。”

君慕凛听她如此说,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以示安慰。

那胖女人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像模像样地去看他的腿,看了一会儿,还动手捏了几下,疼得君慕凛直冒冷汗,最终也没什么结果。胖女人只说这腿伤得太重,她也治不好,何况现在是在船上,没草没药的,神医都没法子,然后起身告辞走了。

白鹤染将人送到房门口,看着那胖女人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才返回身关上门,唇角挑起一丝邪笑来。“看来的确是来一探究竟的,刚刚应该是想来看看你的眼睛是不是紫色。”

她坐回君慕凛身边,摸出一枚金针来在他腿上扎了几下,疼痛的感觉立即消失。

君慕凛也松了口气,“这腿是真疼,特别是被她捏的那几下,疼得我直冒汗。”

“那才好,显得更真实。咱们是演戏嘛,就要演得更逼真一些。怎么,你怕疼?”

“我不怕疼,但我怕起疹子。”他瞪了她一眼,挽起自己的袖子,“你瞅瞅,她就在我对面坐了一会儿,就捏了几下我的腿,你看我身上这疹子起的。得亏这人走了,要不要一会儿疹子起到脖子上脸上,怕是就要露馅了,毕竟我近不得女人是谁都知道的事。”

白鹤染拍拍额头,“把这个事给忘了,也没想到对方出了个女人来走这一趟。”说着,将他的腕抓过来,几枚金针围着腕脉扎了下去,结了一个只有三枚针的针阵。“挺一会儿,一柱香的工夫就好,之后你就暂时不会起这样的疹子了,至少也能挺到咱们下船。”

君慕凛点头,“也好。以前我从未觉得这是多大的事,毕竟常年在军营,身边都是些男人,回京之后有这个毛病更是方便,不会有女人主动往我这儿扑,省了不少麻烦。但是这一趟走出来就有些不方便了,船小人多,挤来挤去的难免会有摩擦,再者还有个打探虚实的胖女人,要是因为这疹子引起怀疑就太不值当。”

二人说话的声音是极小极小的,小到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就连站在房门口的默语和落修都听不着。甚至有的时候干脆用唇语交流,只动嘴,不发声,只他二人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关于那个胖女人,二人的意思都是将其除掉,但是君慕凛说:“得借力,不能用我们的手,否则依然会引起怀疑。最好能有另外的人与她冲突,将她至死,还要做得滴水不露,跟咱们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否则依然会弄巧成拙。”

白鹤染想了想,说:“之前她跟那位员外夫人的丫鬟起了冲突,都动手打了起来,这到是可以利用一下。不过我心下想着,那员外夫人也并不一定就是可靠的,毕竟从前可没听说过张家镇有这么一位员外夫人,别是跟那胖女人一伙的,作戏给我们看。”

君慕凛摇摇头,“应该不会,张家镇是有这么一位员外夫人的,只不过她男人不是什么员外,就是张家镇的一个富户,人们出于尊敬,叫他一声员外,夫人自然也就成了员外夫人。这家富户姓柳,生意上应该跟红家还小有往来,且他的夫人我若没记错,应该是兰城府尹的妻妹。估莫着坐了这趟船,肯定是去兰城探望其姐了。”

“若是这么说,那员外夫人这一伙人到是可以利用一下。”她想了一会儿,低头去看君慕凛的腿,伸手在那胖女人摸过的地方又摸了几下,然后举手至鼻间闻了闻。“果然有味道。”

君慕凛不解,“什么味道?”

白鹤染说:“我研究过歌布人,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歌布境内山多虫多奇草也多,所以他们同罗夜人一样,最擅长使毒。一般来说像这种能够派到东秦来出使任务的人,不可能只会武功不会使毒,我分析他们不但会使毒,且还是制毒的高手。通常制毒之人手指间都会留有草香,她按过你的腿,果然留下了气息。而且你看”

她伸手往君慕凛的腿上指去,刚刚被那胖妇人捏过的地方已经泛了白,起了白皮,虽然不是很严重,甚至一旦不仔细去瞧也不会注意,多半还会觉得是自己皮肤发干导致的。但是白鹤染说:“这不是正常现象,是因为那人手上留有残毒。她常年鼓捣毒草毒虫已经习惯了,但是别人不习惯,被她接触到的人都会有一些小症状。可也因为症状太小到不会有人去注意,故而她自己应该也没有发觉,否则不会伸手动你。”

她说完,冲着默语招了招手,将一枚金针在手里不停捻动,然后递给默语:“那胖妇人跟员外夫人的丫鬟冲突时,推了那丫鬟的手,你趁夜用这金针在那丫鬟的手上抹一遍,记住千万不能将人划伤,那就露馅了,只需沾到皮肤即可,懂吗?”

默语点头,“小姐放心,奴婢明白。”

白鹤染再嘱咐:“记着,行动只能靠你自己,要避过所有眼线,包括那个胖女人,以及还藏在暗处的其它未知人。不能用迷药,都是使毒的高手,很容易被发觉中了迷药的痕迹,你得靠自己潜入进员外夫人的房间,找到那个被推了手的丫鬟。”

默语想了一会儿,再点头,“奴婢能办到。”

“好。”白鹤染不再说什么,动手将君慕凛腕间的金针拔了下来,“行了,我得回去了。”

君慕凛点头,“你自己多加小心,早点睡,但别睡太死。”

二人告别,白鹤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是有窗的,直接临着海,因为船所有人的活动范围都在舱内,窗外根本就没留能走人的地方。不过这样对于白鹤染来说也很好,至少不用太过担心窗外会有人进来。

当然,如果对方艺高人胆大,直接上了船顶再下窗,她也没辙。

她躺了挨着窗的床,默语的床靠着门,已经入夜了,今夜的风很大,吹得河面起了浪,船行得不是很平稳。隐约能听到其它舱里似乎有人呕吐的声音,想来是晕了船。

她俯在窗口往外看,一轮弯月还是明亮的,便想着这才是初六的晚上,还在年里呢!如果没有这场叛乱,她现在应该会在公主府,身边围着亲朋好友一起过年。也兴许会在天赐镇上逛街,随手买几盏花灯,猜几句灯谜,吃一碗街边的馄饨,再买一包糖果。

她幻想过在古代过年,一直对自己穿越以来的第一个春节很期待的,却不想,这个年却过成她最不想见的模样,也发生了她最不愿发生的事情。

白兴言瞒了半辈子的事,终于还是在这个大年夜被揭穿了。她知道很是有些人背地里议论,说她冷血冷情生性得很,居然弑杀亲父,要遭天打雷劈。

可却没有人知道,那根本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只不过是个穿越来的灵魂,白兴言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所以她可以无所顾及地报仇,也可以毫无眷恋地烧掉文国公府。

就是老夫人的结局,让她难受了很多天。

初六,初六她就远走他乡了,白鹤染觉得自己穿越来这一场挺亏的,似乎一直在奔波,一直在给白家善后。不过再想想,也没什么,上都城也不是她的故乡,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不算离乡。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在哪里都一样,反到是现在有君慕凛陪着,一路船行,也算惬意,也是一种生**验,甚至那些暗中跟着的人也不失为一种调剂。

人嘛,只要还想活下去,就得往好了想,让自己开心起来。

丑时,默语开始行动了,白鹤染看着她从窗子跳了出去,轻踏河面,很快就上了船顶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