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郭问天造反一事,上都城法?她轻轻叹息,没有再回头去看。各人有各人的命,各人也有各人的造化,她可以在心里默默祝福,却不是什么事都帮得上的。

从上都城送葬,一直走到天赐镇,到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

白鹤染不懂这方面的规矩,便问红氏:是应该立即下葬,还是要继续停灵待天亮再说?

红氏想了想,说:没到子时,应该立即落葬。天黑不怕,再等下去就要到第七日。

她又询问了君慕凛,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于是队伍上山,开始着手落葬仪式。

仪式很简单,比皇子下葬省略许多繁文缛节,只是来送葬的人多,从山脚下一直跪到山顶上,包括天赐镇的百姓也都赶了过来,从山脚下又跪到了天赐镇的大街上。

白鹤染回头去看,就见送葬队伍排成一条长龙,天赐镇上挂满了白色的灯笼,还有人将事先扎好的纸灯笼递给山上的人。一时间,烛火通明。

她跪了下来,带着身后白家的人君家的人,一起跪到了陵墓前,一个头磕了下去。

再开口,声音哽咽:哥哥,阿染来送你了,这里是天赐镇的后山,你只要抬抬眼,就能俯瞰整座天赐镇的全貌,也能看到我的公主府。哥哥,你走之后,我们都把自己安排得很好,我自作主张为你报了仇,该死的人都死了,该杀的人都杀了,包括那个给予我们生命的父亲。我烧了文国公府,因为那座侯爵府里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哥哥,父皇封了燕语为凌安郡主,将你从前的凌王府赐给了她做府邸,每月还会给她郡主该享的俸禄。因为你有话在先,所以你生前的所有积蓄和产业都留给了燕语,包括你在外面的生意,还有京郊的几个庄子。你放心,我们会帮着燕语将这一切都打理好。

她顿了顿,吸了吸鼻子,继续道:你走之后,燕语哭瞎了眼睛,不过你放心,她的眼睛我已经治好了,不会有后患。你的侍卫品松认了燕语做主子,今后会留在她身边保护她。哥哥,你给我的玉牌我一直贴身收着,我就要去歌布了,你会保佑我和君慕凛的吧?

她弯下身,从地上捧了一把土,扔到了棺盖上,哥,谢谢你舍弃生命为我们换来继续活下去的机会,哥,我们会好好生活,会连带着你的那份都活回来。哥,你安息吧!

她一个头磕到地上,双肩颤抖,终于俯地痛哭,任谁拉都拉不起来。

君慕凛干脆不再劝了,在她头上揉了揉,然后起身,拿起一把锹亲自为陵寝填土。

江越也上了前,一锹一锹地将土往棺盖上填。

七皇子站在陵墓边上,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看着一点点被填起来的棺木,直到彻底盖满了土,再看不到棺木的模样,这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叫了声:五哥!

白燕语放声大哭,撕心裂肺,声音一直传到天赐镇的大街上,惹得跪在街上的百姓皆哀。

于是有人想起,当初五皇子去寒甘之前曾经往天赐镇来过一回,就是来找三小姐的。有人看到他二人站在作坊门前说了好一会儿话,三小姐中途跑回作坊,再出来时手里就拿了样东西,像是披风,又像是小被子。那东西五皇子接了,拿着上了马车,马车走之后,三小姐在作坊门口站了很久,一直到马车走得不见了影子,她还往前追了半条街。

人们猜测,三小姐是深爱着五殿下的吧?

可惜,一颗芳心暗许出,终换来君落黄土一场空。

后山陵墓边传来君慕凛一声高唱——封陵!

轰隆一声,陵墓彻彻底底封上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