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家也有人过来,几个小辈都来吊唁五皇子,红大老爷还差了人来问这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白鹤染婉拒,毕竟红家也遭了殃,自己府里的事都忙不过来呢!

府门外的朝臣前依次进来吊唁了,七皇子君慕南带着白家的孩子一起担负起还礼的责任。

白鹤染劝君慕凛:“进宫去吧!父皇一定有许多话要对你说,我见你衣袍沾血,想是回来的路上也遇了敌袭吧?郭问天的大军剿灭了二十万,不知剿没剿干净。”  “应该就是那些了。”君慕凛说,“这些年我和九哥接二连三地摧毁了不少老太后的私兵营,而郭问天本身并没有多少兵马,比起老太后的兵来,可谓地凤毛麟角。”他抬起手捋了捋她的头发,“染染,我知你伤心,却不知该怎么劝。我也不说让你别哭这样的话,只对你讲,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哭哭灵对死去的人也是好事。你心里的弦绷

得太久,总有要断的一刻,与其为日后埋下隐患,不如现在就哭断了。先断了,再系上,以后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白鹤染嘴角泛起苦涩来,“我哭过了,二皇子的刀插进他心口时,我就已经哭过了。君慕凛,你知道我最难受的是什么吗?不是他独自出城迎敌身受重伤,而是我明明告诉他我可以救活他,他却不肯让我治,也不肯喝我的血。他是一心求死,是一心要用死来破了这个局。我杀了那么多人替他报仇,可是仇报了又能如何呢?人还是走了

。”

她叹了一声,“回宫吧,晚些时候我也要回天赐镇去,阿珩来了,我必须得回去见她。”

君慕凛点点头,“听说了,有一位奇女子助你迎敌,是无岸海对面的那位姓凤的皇后。染染……”他有些犹豫,“她来了,你,你会不会跟她走?”

她一愣,“跟她走?去哪里?我为什么要跟她走?”

他指了指西方,“跟她上大船,到无岸海的对面去。你们那样要好,你会不会想要去她的国家,会不会放弃东秦?”  她摇头,“不会,这里是我和我的亲人用血染过的疆土,我不会轻易就放弃。何况阿珩有阿珩的生活,从前也好现在也罢,我与她之间从来都是相辅相成各据一方,而不是谁依靠谁,更不是谁保护谁。她有她的国,我也有我的家,只有各自强大,方能共同成长。还有……君慕凛,我舍不得你,我失去了这么多亲人,若再失去你,今世这

一遭,我就又白走了。”

他将人拥入怀中,紧紧一揽,随即放开,“等着我,出宫之后随你一起到天赐镇去。”  君慕凛走了,那些来吊唁的朝臣竟不知为何都松了口气。虽然面对白鹤染时他们也紧张,特别是白鹤染这一身的血触目惊心,浓重的血腥气更是刺鼻子。他们在想这

些下人也不说给天赐公主换身衣裳,这样子太可怕了,能让他们一下就想起昨夜的战乱,和城外的屠杀。

但是这些比起君慕凛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感,就实在不算什么了。  虽然十殿下没有参与这场平乱,甚至都没有参加宫宴,可他们就是害怕,就是认为这位十皇子回过神来之后会着手整顿朝纲,也会整理这一系列事件。到时候谁有罪

没罪,谁有事没事,十皇子心里自会有一杆称。

人们很想跟白鹤染说说话,想打听一下十皇子有没有说过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毕竟白家受了挤兑,还死了人,依着十皇子的脾气,这事儿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但他们也只是想想,谁也不敢跟白鹤染说话,因为白鹤染凌厉的目光时不时扫过他们一眼,那些在宫宴上帮她说过话的人踏踏实实的,但没帮她说过话的,还有当时

站了中立态度的人,这会儿就开始心虚了。

好在白鹤染只是冷冷扫拂,并没有多说什么,直到所有人上过香,行过礼,也接受了还礼,都走出凌王府了,白鹤染依然没有多说一句话。

灵堂再度安静下来,但这么一折腾,一整天眨眼就过,这会儿又快到傍晚了。

林氏早就去厨下安排做了晚膳,不管怎么说饭还是要吃的,夜里还得守灵呢!  七皇子一直没走,但其它的皇子除了君慕凛之外也没再有人来过。到是君灵犀宫里的人来了一趟,说君灵犀病了,有些发热,太医院说是这一宿折腾的,不但伤心过

度,还有些吓着了。白鹤染给了那宫人一枚药丸让他给君灵犀带回去,如此才算放心。

白蓁蓁心神不宁,因为君慕凛回来了,但九皇子却一直都没有回来。派出去打听的人一拨又一拨,却都没有九皇子的消息。

白燕语一直跪在地上烧纸,但是她看不见,所以边上有丫鬟帮着递给她一张她就烧一张,有时候不小心手碰到火盆,烧出一个泡来,她也不在意。

红氏悄声问白鹤染:“燕语的眼睛能治吗?小小年纪,总不能让她就这么看不见了。”

白鹤染点头,“红姨放心吧,能治的,但肯定不是现在治,她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让我上手。不如让她哭个痛快,待丧事办完我再与她好好说说。”

红氏点头,又抹起眼泪。她便对红氏说:“红姨去红府看看吧,我知道你心里头担心着,去看看,哪怕看一眼再回来呢,总也能心安。”  红氏却没答应,“不了,红家的几个孩子都能过来,说明府上是真的没事。这边这情况也走不开呀,许多事情都等着张罗呢!阿染……”她拉了白鹤染一把,两人走出灵堂说话,“还有个事你得拿主意,就是五殿下落葬的事情。当初李贤妃都葬在皇陵之外了,五殿下怎么办?葬入皇陵肯定是又要起纷争的吧?可如果不葬入皇陵还能葬在哪

里呢?白家祖坟吗?我总觉着他不见得能愿意葬在白家,所以这件事情比较棘手。停灵要么三天要么五天,这件事情总要有个安排,不如你给拿个主意吧!”

白鹤染也犯了难,是啊,葬在哪呢?皇家不合适,白家也不合适,而且从凭心说,她也不愿意让君慕丰落葬白家,因为白家不配。

“葬到天赐镇后面的山上吧!”这声音是白燕语的,小丫鬟扶着她走了出来,站到白鹤染身前,“二姐姐,红姨,将他葬在天赐镇后面的山上吧,他一定乐意的。”

“燕语。”白鹤染知道她的意思,葬在天赐镇后面的山上,君慕丰就可以一直看着天赐镇,看着他心里真正想看见的那个人。  “二姐姐,咱们都明白,所以就依了我,让他葬在那儿吧!这座王府虽然给了我,但我依然会在天赐镇常来常往,你就当是我想要离他近一些,我想到了镇上之后,一

抬头就能看到他在那里,那样我心安。姐,求你了。”

白鹤染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应了下来。但上山开陵也是急事,总得有人操持。

七皇子主动将这件事情揽了下来,立即就带着手下离开,准备往天赐镇去了。

白鹤染将自己的公主玉牌交给他,算是给天赐镇阎王殿的一个凭证。

林氏劝着孩子们换着班儿去吃东西,唯白燕语不吃,只说吃不下,又默默地跪回灵堂边上,默默地烧起纸钱。  冬天雪从外头进来,附在白鹤染耳边小声说:“主子,冷小姐从晌午起就一直站在府门外头,也不进来也不离开,就在那儿站着,嘴里头叨叨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

么,主子要不要去看看?属下见她状态不是很好,可别出什么事。”

白鹤染听得眉心微皱,冷若南?  她带着冬天雪出了凌王府,可再找冷若南却又找不到。剑影说:“刚走了,被冷家的人劝上马车走的。临走之前在地上挖了个坑,把她随身的一个香包埋了进去,就在

那棵大树底下。”剑影随手一指,正是凌王府门口那棵老树,得有个百多年了。

冬天雪问她:“要不要挖出来看看?那冷小姐也是奇怪,埋个香包干什么?”

说着话就要去挖,却被白鹤染给拦了,“别去,埋就埋了,又不碍事,不要挖出来。”

“可是这府以后是三小姐的,香包会不会不利?该不会是诅咒之类的吧?”  白鹤染摆摆手,“不会,那只是一个女孩子对思慕之人的怀念和不舍,她只是想留一样东西陪着这座王府,与诅咒无关。”她认真地告诉冬天雪,“我在东秦朋友不多,

冷若南算是一个,且是最为我看重的一个。所以那样的话以后不要说了,她不会害人。”

冬天雪低下头,知道自己想差了,赶紧认错。  凌王府里有人出来叫她们进去用晚膳,可是谁能吃得下呢?白鹤染便告诉那人:“去跟红夫人说一声,我得先回天赐镇一趟,一夜战乱,镇上还不知怎么样了呢,我回

去看看,最晚明日就回来。”  凌王府的人赶紧应下,还主动去府里套了车,白鹤染认出,那车是君慕丰以前坐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