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父皇,文国公白兴言与李贤妃私通,诛九族之罪不该只降到白家吧?”她不理李广年,只抬眼看天和帝,“一个巴掌拍不响,李家送了这样一个女儿进宫,难道就没错?”

天和帝道:“自然有错,只是朕还没腾出功夫来宣李家之罪罢了。”

这话一出,李广年以及进宫来的李家人齐齐打了个哆嗦,担心了一夜的事情终于生了。

那位李家庶女李月梅气得大叫:“父亲你是不是疯了?本来好好的,你非得找麻烦提醒白鹤染治咱们家的罪,你这是把全家都往火坑里送啊!”

在场众人也看傻子一样看着李广年,个个心里都在冷笑,都在笑这位大学士是个傻子。犯了大罪皇上没提你们李家,好好眯着就得了,非得这种时候主动站出来找天赐公主的茬儿,这可真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啊!看来这人要是想死,神仙都救不回来。

李广年一头的冷汗,也意识到自己唐突了,但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退路,便只能指着白鹤染大声道:“白家也没有普被诛九族,白家的人也都还在!”

有人提醒他:“白兴言死了,白家老夫人也死了。”

“那也不够九族!”李广年疯狂地大喊,“才死了两个人,怎么够得上九族?要诛就全诛,凭什么只诛李家?如果将白家人都诛了,我李家也甘愿领罚!”

“不甘愿!我们不甘愿!”李月梅又大声地叫了起来,同时四下里张望,想找她的姐姐李月茹,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为什么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谁来帮帮我,我不想死!”

没有人理会李月梅的叫喊,一个庶女而已,连跟家族共患难的觉悟都没有,让人鄙视。

李广年一直在攀着白家人,白鹤染还跪在大殿上,却想起七皇子临走之前说过的话,他说皇帝虽然坐拥天下,却堵不住朝臣众口。

果然是堵不住的,就比如这李广年。

可是他攀什么攀呢?她开口问他:“你说白家该诛,是啊,确实该诛。但是功过相抵,我们就能够活下来。白家有我这样的女儿,能退二十万敌军,你们李家有吗?”

她站了起来,看向李广年,也看向在场众人——“东秦国危,敌军兵临城下,所有带兵的将军和皇子都不在京里。是我,是我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带着皇上的亲兵出征,保了你们的命。但是我还得告诉你们,你们的命也不全是我保的,还有那位你们口中的紫衣妖女。你们问她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们,她就是妖女,你说她是妖女她就是妖女。所以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你们的命是被妖怪救的,你们的灵魂已经打上了妖怪的烙印,这一生一世都去除不掉。就算以后你们死了,到了地下阎王殿,也摆脱不了曾经被妖女救过一命的事实。刚受过大恩就敢质疑救命恩人,该死!”她伸手直指李广年,“尤其是你,最该死!”

不知不觉间,眼泪滑过,她看着这一殿的人,意冷心灰。

“这是我未来夫君用姓命一场一场打下来的天下,我来到这世上第一眼就看到他,他身中巨毒,四面伏兵,你们无法感同身受,我却知他有多么不易。保家卫国,说起来简单,可你们去保一个试试!当二十万敌军围城时,当敌众我寡时,你们也站到上都城的城墙上去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恐惧。可是我不能恐惧,我就算心里害怕,也不能够把恐惧表现出来。我得冷静对敌,我得拿出必死的决心,我得躲过敌军一波又一波的箭雨。”

她说得泪流满面,“我救了你们所有人,却救不了我的哥哥,我救了你们所有的人,到头来面对的却是质疑和指责。那我救你们有何用?都给我记住了,你们的命是我的,若有一天你们对不起我,对不起我们白家剩下的人,我就把你们的性命统统都收回来,一个都不留!”

冷若南最先表了态,她跪到地上大声道:“冷家谢天赐公主救命之恩,大恩永不忘!”

紧接着,韩家也表了态,郑家也表了态,越来越多的人表态。

陈皇后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知恩图报,这才是我东秦之德。你们确实该记住今日这条命是怎么捡回来的,是谁给了你们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君灵犀提着一把大刀走到了李广年跟前,“所有人都表态了,你李家是何意?送了一个无德之女入宫,干出那等龌龊之事,如今还好意思站在这里攀比白家。你们李家人真是好大一张脸,你说我把你这张脸给剥下来怎么样?”她的大刀举了起来,直接架到了李广年的脖子上。“姓李的我告诉你,我五哥死了,这笔帐不能只找白家算,你们李家也得一并算进去!一个巴掌拍不响,当年的事是李贤妃跟文国公一起做的!”

李广年的都白了,再也没有刚刚的气势了。死亡的气息越嗅越清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是他的冲动和自作聪明激怒了白鹤染,让原本可以躲过一劫的李家,自此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他想跪下,但又不敢动,因为君灵犀的刀还架在他脖子上呢!这位嫡公主可不是个守规矩的主,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要说想打死一个人,就算是当朝宰相她也绝不会手软。

李广年想要认错,可惜,天和帝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他听到天和帝浑厚的声音说——“天赐公主护国有功,白家该赦。学士府送女无德,李家该诛。紫衣皇后助我东秦解除危难,此功该记,此恩必报。”

他说完,立即有宫人走上前,摊开的圣旨上皇帝亲自盖下玉印,随着宫人一嗓子——“内阁大学士府李家,抄家,诛灭九族!”李广年彻底瘫了。

原来不是李广年提醒了皇上李家该诛,而是皇帝原本也没打算放过李家,圣旨都拟好了,就差加印了。今日他提与不提,都逃不过一个诛连九族的结局。

戴绿帽子,又喜当爹,这口恶气老皇帝总得有个地方去出的。白家动不得,那便动李家,总之他必须得出了这口气,否则皇家颜面何在?皇家威何存?

这不,诛九族的圣旨一下,所有人都跪到了地上,大声齐呼:“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有宫人来报,说李家嫡次女李月茹投井了,临死前有宫女听到她说要去陪表哥。

白鹤染心底叹息,只道又是一个痴情女子,可惜,那李月茹直到死,都未得心上人一眼青睐。这样的死究竟值不值得?

不过,不管值不值得,也都没有意义了,九族抄斩是李家最终的结局,她只保得了白家人,无力再保李家。这许就是命,但愿有来生,那李月茹能够遇着一段良缘佳配,和美一生。

她转身往外走,天和帝愣了下,开口叫她:“阿染,你去哪儿?”

她停住脚说:“去凌王府,为哥哥守灵。”

“阿染,凛儿快要回来了。”

“我知道。”她仰头向上,没有让眼泪再往下流,“父皇大恩,阿染都记在心上,请父皇放心,阿染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待哥哥大丧过后,待我跟十殿下完婚之前,阿染送东秦一份大礼,以谢父皇赦我白氏一族。”

她一步步走出鸣銮殿,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话,天和帝也没有再拦。他知道白鹤染话里是什么意思,那是一个极聪明的姑娘,自己做了这么一个大局,为的就是给全天下一个宽赦白家的理由。这个恩她记了,记了便会还,老皇帝琢磨着,该是在歌布去还了。

也不知这会儿是什么时辰,白鹤染走在宫道上,抬头时阳光晃眼,便问身边人:“是不是快晌午了?”这一问才现,跟在自己身后左右的人很多,有自己的随从,也有阎王殿的官差和暗哨,还有不少间殿的人也跟着她一起往宫外走。

她不解,“你们为何都跟着我?我说过,战乱结束,我们之前的从属关系也已经终结了。”

这话是说给间殿人听的,那是皇帝手底下的人,她不想跟这些人有任何多余的瓜葛。

有一人主动开口,答了她的话,那人说:“属下等都明白这个规矩,所以不会让公主殿下为难。只是一夜患难,总要全一份交情,请公主放心,属下等只是送公主出宫门,最后拜公主一程,之后就回去复命了。望公主殿下成全!”

后面一众间殿人齐声道:“望公主殿下成全。”

白鹤染叹了一声,点点头,“那就跟着吧!你们说得对,患难一场,有个好的开始,便也该有一个好的结束。就走到玄武门,到了玄武门,咱们今后就谁也不再认得谁。”

一行人脚步不急,缓缓出宫,玄武门处禁军把守,见白鹤染到来,皆跪倒在地,无声地表达着自己对这位公主的敬意。

怎么会不再认得呢?从这一刻起,皇宫内外、整座上都城,都会永远地记住一个名字:白鹤染!

宫门大开,血染的地面已经冲刷干净,她看到一位玄袍男子就站在宫门之外,一双紫眸深深向她注视过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