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语终于放手了,她看不见是什么人把她怀里舍不得放开的人夺走,她只能一遍一遍冲着前方的人说:“你们轻一点儿,他会疼,求求你们一定轻一些。”

七皇子的声音扬了起来,很温柔,“请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待他。”

阎王殿的人主动上前,抬走了五皇子的尸体。七皇子问白鹤染:“皇妹如何打算?”

白鹤染想了想,说:“父皇母后还等着呢,我得去复命。”

七皇子点点头,“所有人都集中在鸣銮殿,你往那边去就好,只是……”他顿了顿,拉了她一把,二人往边上撤了撤,便听到七皇子压低了声音道,“听闻有一奇女子现身东秦,自称本宫。阿染,你得主动告诉父皇那是什么人,别等他先问。这是你的态度,要是让他先问,你就被动了,明白吗?”

白鹤染皱眉,“父皇是不是防着我?他觉得那个女子的出现,对东秦造成威胁了?”

“不是。”七皇子叹了一声,“阿染,我不是一个与其它兄弟走得很近的皇子,也不是一个对朝政过于上心的皇子,但并不代表我不了解我的父亲。不是他防着你,而是满朝文武防着你。父皇早就打算把这个天下交给凛儿了,若不是郭问天造反,宫宴上肯定是要宣立太子的。你是凛儿的未婚妻,这个天下早晚都是你的,他防你干什么?可是朝中那些官员不这样想,他们其中或有同郭问天走得近的,有的是明面上,有的是暗地里。还有一些是跟你的父亲有过仇怨,即便你的父亲已死,他们的怨气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消得完。你是救了他们的命,但那是在兵临城下时,你说什么他们都得受着,可一旦敌军尽退,你看着吧,那些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保不齐就会为难你。”

“还会为难我?”她微闭双目,心里好不容易熄了一半的火焰又燃烧起来。“我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临危受命,退二十万敌军,为此还搭上了我哥哥的一条命,这都不够吗?他们还要为难我?是不是要指我是妖女,指那个来帮助我的紫衣女子要夺东秦?”

她突然就笑了,一脸的讽刺,“她若想夺东秦,就是君慕凛亲自带兵去拼命,也完全不是对手。冷热兵器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人家看不上东秦的,何况东秦是我的,她不会抢,除非有一天东秦对不起我,到那时,她就绝不会看着我被人欺负。”

七皇子眉心颤了一下,最终化为一声轻叹,“阿染,我信你,父皇也信你,我们也都感谢那位帮助我们的皇后。但是你得明白,皇帝不是像人们所想像的那样能够一手遮天,他也有许许多多的无奈,他也得顾全大局。他掌得了这个天下,却堵不住朝臣众口。所以阿染,不要让他为难,也不要不给自己后路。主动表态一次,不算屈辱。去吧,七哥能帮你的一定会帮,但是现在我得先去凌王府,总得有人牵着头料理他的后事,指望别人,是指望不上的。”

君灵犀不知道从哪里提了一把大刀在身,一路在地上拖着走了过来,“七哥你去吧,染姐姐这里还有我呢,谁要是敢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一定一刀砍了他!”

七皇子离开时,白燕语听着脚步声,闻着他身上那股子淡淡的茉莉香,冲着香味飘远的方向俯身施礼。白浩轩小声问白蓁蓁:“三姐在拜什么?”

白蓁蓁说:“你三姐是在拜七殿下,希望他能把五殿下的丧事办得好一些。轩儿乖,出宫之后咱们也得去凌王府,死的那位是我们的亲哥哥,我们有义务去为他守陵。”

白浩轩用力点头,就连白浩风也跟着一起点头。

白鹤染走到了他们近前,拉起白燕语的手对她说:“我要先去鸣銮殿,待处理完最后的事,咱们就一起到凌王府去,给哥哥理丧,守灵。燕语,我告诉你,文国公府没了,被我给烧了,父亲也没了,被我给杀了,从今往后咱们在上都城里就没有家了。我在天赐镇还有一座公主府,蓁蓁和轩儿有红家,唯独一个你。虽然公主府随你去住,但终究不是你自己的,所以我得把凌王府给你要下来。那是哥哥留给你的资产,谁都拿不去。”

白燕语想说话,被她用力按了一下手背,制止了。“你别说话,听我说。他给你留了府邸,给你留了丰厚的嫁妆,你能好好活着,就是他离世之前最大的心愿。你若随他去了,便是辜负了他,你舍得吗?”

白燕语摇头,“不舍得。”

“那就是了。所以就当是为了他吧,就当后面的命是替他活着的,这样想就不会太伤心。”她抬手去擦白燕语流个不停的血流,“放心,你的眼睛我能治。先让红姨带你出宫,歇一歇,能睡就睡一觉,睡不着就等着我,很快我就去接你。”

她将人交到红氏手上,红氏说:“先跟着我回红府吧,都说红府的人一个都找不到了,红府也被人抢得一空。但是放心吧,红家不会有事的,我知道他们躲在哪儿。红家底子厚,抢空一座红府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她拉着白燕语,又嘱咐白蓁蓁扶着林氏,就要往外走。

白燕语的手却抽了回来,一脸的执拗,“我不去红家,我要去凌王府。”

红氏看了看白鹤染,叹了一声,点点头,“好吧,那我们一起到凌王府去。虽然七殿下去主事了,但想来他贵人事忙,也不会一直在。燕语,你放心,这场丧事红姨亲自来办,一定不委屈了五殿下。”红氏也抹了眼泪,“如果不是出了这个事,他也要叫我一声红姨的。”

白燕语又开始哭了,品松上前两步,在另一边搀扶,“主子,属下扶着您。”

白燕语愣了下,“品松,你真的要认我为主?可是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呀?”

“不需要给什么。”品松坚定地说,“这是五爷的遗愿,您过得好,他在地下就安宁。”

白燕语一行被先送出宫了,包括三夫人一家也跟着一起离开。白蓁蓁本想在宫里陪着她二姐姐,可是又觉得她三姐这头更叫人放心不下。权衡之后只得选择跟着白燕语走,生怕白燕语到了凌王府之后睹物思人,一个想不开再出点什么事情。

出宫的路上,白浩轩问白蓁蓁:“为何五殿下要对三姐姐那么好?把一整王府都给她了。”

白蓁蓁拍拍他的头,“小孩子家家的,你不懂。”

“那你懂吗?”

“我当然懂。”白蓁蓁吸了吸鼻子,“你三姐为了五殿下差点送了命,这一切都是她用命换来的,也是他用命给她的。这世事,造化弄人罢了。”

鸣銮殿,满朝文武和他们的家眷一个都没走,都在大殿里站着。整整一夜未眼,有些夫人小姐们站得累了,累到都想坐在地上。可是有皇上在呢,谁也不敢失仪。

白鹤染进来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大半的人想的都是:她终于回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再这样站下去真的要站不住了。

可是白鹤染的模样太惨,小脸雪白,一身是血,煞气重得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心里头莫名奇妙地慌。

冷若南最先开口,唤了声:“阿染,你回来了。”接着是郑玉琳和韩靖荷也叫了她。

她冲着交好的姐妹们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大殿前方,冲着天和帝与陈皇后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父皇,母后,二十万敌军全部剿灭,阿染回来向父皇母后复命了。”

说完,又是一个头俯在地上。

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这个结局早已知晓,可是听到白鹤染亲口说出来,还是震撼。

天和帝不停地点头,“好孩子,苦了你了。”

白鹤染摇摇头,“不苦,即为东秦公主,这些就是女儿应该做的。女儿不瞒父皇,有一挚交好友从无岸海的另一面过来,协助阿染退敌,阿染不敢居功。”

这话一出,大臣堆儿里终于有人难了,白鹤染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说:“无岸海根本就没有岸,哪来的另外一面?听说那名女子时隐时现,会妖法,有妖器,她究竟是什么人?”

白鹤染的目光狠扫过去,一双眼微出一个危险的弧度来,“李大学士?”

“没错,正是本官。”说话的人正是李贤妃的哥哥,内阁大学士李广年。

白鹤染这才想起李家也有两位小姐进宫,她对那位胖成个球的庶小姐没兴趣,到是有些担心李月茹。君慕丰的死让白燕语瞎了一双眼睛,那么李月茹呢?

她的目光开始在殿内寻找起来,一个一个女眷看过去,连那位胖乎乎的庶小姐都看见了,却唯独没见着李月茹去了哪里。

李广年还在不依不饶:“天赐公主,本官问你话呢!那紫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白鹤染心头烦躁顿起,眯眼看他,杀心立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