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掩面而泣,她听得出那是她女儿的声音,悲伤欲绝,肝肠寸断。77dus.com她想起她一直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位皇子的,哪怕是只为侧妃,因为她的父亲告诉她,只有把女儿嫁给皇子,她才能出头,女儿也才能有前途,白家才会重视她们母女。

后来她的女儿真的看上一位皇子,却遭到了二小姐的极力反对。她在心里是怨过白鹤染的,可直到如今才明白,原来那不是皇子,而是白兴言的儿子,白鹤染不是不疼这个妹妹,而是太疼这个妹妹,所以才不顾一切横加阻拦。

可惜,她那个傻闺女,用情太深了。

林氏就要往外冲,红氏紧紧拉着,林氏说:“我就去看一眼,燕语哭得那么惨,我怕她出什么事。飘飘你别拦着我了,就让我去看看吧!”

红氏想说别去捣乱了,就让白燕语哭一会儿,哭出来总比憋着好。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样有些残忍,因为如果换做是白蓁蓁,她也是一定要冲过去看看的。

于是她不再拦,只是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身给皇帝跪了下来,“皇上,请准许臣妇去德福宫看一看吧!”

天和帝疲惫地点点头,但却提醒红氏:“朕听闻白兴言已经写下休书,连官府的户籍都换过了,所以你们不必自称臣妇,你们跟白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去看看吧,你们是阿染和丰儿用命拼着才保下来的亲人,朕不会为难你们。”

红氏拉着林氏给帝后磕了头,然后互相搀扶着往外走。君灵犀也忍不住哭着求:“父皇,母后,我也想去看看五哥,让我也去吧!”

老皇帝挥挥手,“去吧!”再瞅瞅其它几个儿子,七皇子最先站了起来,“儿臣也想去看看五哥。”

老皇帝没吱声,等了一会儿,见老大只顾着不停地吃东西,老六低着头若有所思。

他叹了一声,摇摇头,只对老七说:“去吧,看着点儿灵犀。”

七皇子点点头,转身快步走出大殿,追着君灵犀去了。到是剩下来的六皇子皱着眉往外头瞅了一眼,似也有心思追出去,但是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动。

天和帝的头愈发的疼,打从决定用一场宫宴引那郭问天起兵造反开始,他的头就时不时会疼上一阵。但之前最多也就疼上半柱香工夫,挺一挺就过去了。可是这次却是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疼,从未间断,他忍了又忍,都快有点儿忍不住了。

陈皇后很着急,不停地询问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如果已经平息,就让这些人都出宫去,皇上也能休息。

可宫人来回报说外面还在清理,城里城外的尸体都太多了,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清理得完的。现在街上所有百姓都禁止外出,所有官宅府邸都紧闭大门,估计上都城恢复原貌,怎么也得到今日晌午。

天和帝用一只按着头,跟陈皇后摆手,“朕没事,挺得住,何况有阿染在,朕不管生了多重的病,心里都有底。”他的声音压得愈发低了,“殿里的这些人,一个都不许给朕放出去,朕要给阿染留着,阿染一定有话对他们说。他们的命、他们的家都是阿染救下来的,今日他们要是不表个态,他们就不配活着。”

老皇帝声音虽小,虽只是对陈皇后说,但态度十分坚决。陈皇后一点儿都不怀疑,哪怕白鹤染说要把这些人都给杀了,老皇帝都不会拒绝。

老五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即便那儿子不是亲生的,却也是从小养到大,一声声父皇听过来的。突然一下人就没了,心里肯定难受。

她心里也难受,因为她也死过儿子,那种心情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鸣銮殿上人心慌慌,一来担心外面的叛乱,二来担心五皇子的死会不会给朝局带来变动。

听说二皇子死了,听说天赐公主把她爹和祖母都给杀了,还一把火把文国公府都给烧了。

如此烈性的一个女子,他们之前却狠狠地得罪了她,却逼得她不得不披挂上阵,用赫战功去抵换白家人的性命。可是白家人保住了,五皇子却死了,白鹤染会轻易放过他们吗?

又有人来报,太后死了,是被天赐公主的人先掐了脖子,然后又一刀一刀砍死的。来传话的宫人一边说一边打哆嗦,显然是被德福宫的惨状给吓着了,他告诉帝后:“奴才们数了,老太皇身上被捅了一千多刀,刀刀都穿透身体,连骨头都剁了个稀碎。”

人们集体打了个冷颤,甚至有许多夫人小姐都开始干呕。冷若南看着眼前的女人要吐男人皱眉的场面,心里的火气腾腾地就窜了上来。一直都没吱声的人突然大声喊道:“虚伪!你们这群虚伪的败类!剁一个罪魁祸首你们就要吐了,你们就皱眉毛了?可是你们忘了吗?当你们得知五殿下不是皇上亲生的时,当你们知道他其实是文国公的孩子时,你们是怎么对待白家人的?你们一个个不是也恨不得白家被抄灭九族千刀万剐!现在知道恶心了,其实你们才是最恶心的人!一方面叫嚣要把白家人都杀了,一方面却又理所当然地受着天赐公主的恩惠。你们既然学不会宽容,那至少应该要脸吧?凭什么靠着阿染的本事都活了下来?凭什么你们还活着,五殿下却死了?啊?凭什么啊?”

冷若南疯了一样大喊大叫,几乎整个人都要跳起来去骂那些官员和家眷,她父亲冷星成拦了几次都没拦下来,只得冲着天和帝跪了下来,替女儿请罪。

但是冷若南却拉了他一把,一边拉一边说:“爹,咱们没错,错的是这些人。他们伪善,他们虚伪,他们一边宣扬大义一边又胆小如鼠。不信你问问他们,现在,就现在把宫门打开,问问他们谁敢第一个走出皇宫?谁不怕死?一个个都怕死怕得要命,都知道顾着家人和孩子,可是为什么当初指责白家时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呢?甚至连阿染为东秦做过的那么多好事你们都要全部抹杀。我就问问你们,哪来的脸承阿染这份恩情?哪来的脸要五殿下豁出性命去打赢这场仗?你们听说了没有,他一个人,他一个人把阵法施展到极至,杀了一万个敌人。这么好的五殿下,你们却活生生把他给逼死了,你们这些王八蛋,都该下地狱,去给他陪葬!”

这是冷若南第一次如此凶悍地诅咒一群人,这一刻她是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特殊的力量,能够让她的诅咒全部成真,让这些虚伪又懦弱的人全部都下地狱。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疯狂,她只知道这一晚上自己一直在忍着,甚至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她只是一个看客,她不是白家的孩子,不似白鹤染那样跟五皇子兄妹情深,也不似白燕语那般用情专注。她只是个看客,只是在一次醉酒之后被那位皇子送回家过。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要说唯一有关系的,就是她是阿染的朋友,她得站在阿染这一边。

可是有好多人在谈论五皇子,好多人在说他的死,说的人多了,她听到的就多了,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会浮现出那位殿下狐狸一般的笑容,甚至总能想到她二人曾在一起拌过嘴,他也曾在马车里对她说:其实本王喜欢的是你。

她知道,人家那是故意逗着她玩的,说的是气话,在那位殿下的心里,她冷若南并不占一丝一毫的地方。可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就是那么偶尔一次的交集,就是那么冷不丁的一句话,竟就能狠狠扎进她的心里,再也拔不出来。

所以她恨,她恨死了这些被保护着活下来的人们,如果杀死他们就能换回五皇子的命,她会毫不犹豫一刀一刀捅过去,一直到换回那个人的命为止。

她冷若南从未对男子心动半分,却唯独那一人。可惜,这一场缘份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多么悲伤……

德福宫里,白燕语抱着五皇子的尸体,哭得天昏地暗。没有人拦她,因为白鹤染说了,就让她哭,情绪只有宣泄出来才不会憋坏身子。何况她自己都忍不住哭泣,如果不让别人哭?

只是白燕语哭着的样子太过渗人,双眼流出来的哪里是泪,那分明都是血。一串一串的血泪从眼眶子里涌出来,划过脸颊,掉到了五皇子的脸上。

人们这才知道,原来白家三小姐是这么的深爱这位皇子,可惜世事无常,深爱的人却是自己的亲哥哥,这场芳心终是错许了。

林氏来了,却不知该如何劝自己的女儿。红氏也来了,看到这个场面也是不停地抹着眼泪。很快地,君灵犀和七皇子一起到了,君灵犀扑到她五哥身上,哭得比白燕语还要大声。

七皇子走到白鹤染跟前,冲着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皇妹佑我东秦,七哥谢你。”

白鹤染抬起眼帘,从这位七皇子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哀伤……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