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一行人一直走到宫门口才停下来,默语现她一直在哭,就是默默地流泪那种,也不出声,却看得比哭出声音来还要叫人难受。

默语劝她:“小姐别哭了,事已成定局,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五殿下报仇。”

白鹤染双手掩面,她不只在哭五皇子,她还在哭梅果。她是用毒的祖宗,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梅果已经中了毒。她想救,可是却看出梅果目光中的坚决,和对继续活下去的厌恶。

不是她救不了,而是梅果根本就不想活着,十年折磨已经够了,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报仇。如今大仇得报,虽然父亲还没见着,但是剩下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她继续呼吸。

梅果是自己选择了死亡的,她又失去了一个亲人。她也想留在梅果身边,陪伴梅果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是她走了,不是她自私,她只是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死亡和别离。

半晌,掩面的双手终于放了下来,白鹤染回过身,去看被品松背着的君慕丰。她伸出手去摸他的脸,触感都已经冰凉了。

品松也在哭,也是那种不出声儿的哭,憋憋屈屈的,让人看着就心酸。

她往脸上抹了一把,抹干眼泪,再跟品松说:“眼下不是哭的时候,我还要进宫去找一个人算帐,那个活了太久的老太后,也到了该跟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刻了。背好你家主子,别把他摔着。”说完,又取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了五皇子身后,认真且温柔地系好了带子。

“走吧!进宫。”她一声令下,身后众人相随。

但是十皇子手下的那些三教九流却站在了皇宫外头,小六子说:“王妃尽管进宫去,咱们就在外头守着,若是您出不来,咱们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得把您给抢出来。”

边上,间殿的人听了这话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兄弟,放心,你家王妃不会有事,我们的皇帝主子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至于那些朝臣,不用你们动手,但凡他们有任何异议,我们间殿第一个就灭了他们。咱们是一起扛过枪支上过战场的,兄弟不会骗你。”

白鹤染回宫了,带着她自己的人、带着间殿的人,也带着阎王殿的人。声势浩荡,整个宫闱都为之侧目。

宫里戒备森严,皇帝的亲兵和禁军齐出,将整个皇宫防得铁桶一般。虽然宫外危机已解,但人们也丝毫不敢懈怠,生怕再有个意外生。

但所有人都没有拦着白鹤染,他们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看着白鹤染衣袍破烂,看着白鹤染一身的血,看着冬天雪抱着一只小豹子,也看着间殿和阎王殿的人都像从地狱里厮杀出来的恶魔,一身是血,满面煞气。

有宫人回报鸣銮殿,说敌军全褪,天赐公主回宫了,直接去了德福宫的方向。

天和帝听着这话点了点头,只着一句:“随她。”

一句“随她”,所有人心里都有数了。这是天赐公主起了杀心,而老皇帝也默许了她将行之事。过不了多久,东秦就没有皇太后了,那个盘居德福宫几十年的老太太,终于要死了。

宫人又报:“皇上,五殿下……薨了。”

天和帝猛地心一颤,几乎要坐不住,身子跟着晃了一下。

陈皇后赶紧扶了他一把,同时开口问那宫人:“可有细述?”

宫人说:“二殿下带了三万兵马在城外叫阵,五殿下只身迎敌,以精妙阵法卸敌一万,最后被二殿下一刀……一刀扎在心口。天赐公主赶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这宫人说话时一直低着头,说到这里眼泪叭嗒一声掉在地上,他不敢抬手去擦,甚至都不敢叫皇上知道他在哭。只得把头又低了低,半晌又补了句:“二皇子也薨了。”

天和帝勃然大怒:“他那不叫薨,叫卒!一个领兵造反的皇子,配不上一个薨字!”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齐呼:“皇上息怒!”有个人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劝了句:“皇上别生这么大的气,左右那五殿下也并非您亲生,死也就死了吧!到是二殿下……”

人们齐齐扭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说话这人。他被人看得有点儿懵,还问了句:“怎么了?都看我干什么?我说得不对吗?二殿下才是真正的皇子,就这么没了实在可惜。”

“可惜个屁!”老皇帝随手抓起个东西就砸了过去,运了大力道,不偏不倚,直好砸在说话那人的脑门子上。那人被砸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脑门子当场就开了花。

夫人小姐们吓得惊叫,有眼尖的人看到,老皇帝扔出来的东西居然是玉玺。

整块石料打造的玉玺得有多重啊!平时用印时都是两只手抬起来,再用力按下。这么重的东西砸过来,这人没当场被砸死已经是万幸。不过看起来皇上是不会给他传太医医治的,那这个脑袋开花的人就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早晚的事。

陈皇后赶紧开口吩咐:“把人给抬出去,扔出宫外。”

立即有宫人上前将人拖走,玉玺也被捡了起来。万幸,没有摔坏。

老皇帝气得直哆嗦,“朕说过,老五永远都是朕的儿子,他就是死也是要葬在皇陵。谁再敢提出半点质疑,朕就宰了他,让他去给老五陪葬!”

没有人敢反驳了,皇上都认,他们能说什么呢?何况人家五皇子是为了救他们而死的,这种时候再多说话那就是傻子,也是忘恩负义。

于是人们齐呼:“皇上英明!”

突然之间,大殿外头一个人向外狂奔,还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后头喊了声:“三姐!”

人们匆匆回头,只看见白燕语不管不顾往后宫方向跑去的背影。

白蓁蓁急得不行,就要去追,却被身后站着的君灵犀给拉了一把:“别去追了,她是去找染姐姐的。五哥没了,总得让她去看最后一眼……”小公主说到这儿就说不下去了,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地哭。

她这一哭,许多夫人小姐眼窝子浅的也跟着抹眼泪。毕竟那样一位玉面皇子曾经是许多人心中的梦想,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嫁给这样一位如意郎君,每天给她殿开狐狸一样的微笑,那一笑,花都会跟着开了。

可是现在那个人居然死了,怎么就这么死了呢?他死了,这世上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五狐狸了,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展出狐狸一样的笑了。玉面狐狸成了一个传说,一个过往,她们只有在偶尔想起他时,才会忆起曾经见到过的狐狸笑容。多么悲伤……

陈皇后心里也不好受,眼泪一直在眼圈儿里含着。可是她不能哭,因为她得陪着皇子,她要是也跟着哭了,皇上心里就更难过了。

于是她只能劝,只能拉着皇上的手让他坐下来,温声细语地同他讲:“老五是个好孩子,他这是在为咱们着想,是在用他的死来堵住悠悠众口,在破这个局。他也是在保他的妹子,我看得出,他对阿染不是一般的好。如今人已经没了,咱们能做的,就只能是不让他失望,只能替他完全他没完成得了的心愿,做他没能做得完的事情。好好待阿染,保住阿染想保住的白家人,老五在天之灵会感到欣慰的,会真心实意地认你这个爹的。”

天和帝深吸了一口气,鼻子酸,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回想起关于那个五儿子的种种过往。从小时候被李贤妃虐打,到李贤妃现那孩子身上有跟白兴言一样的胎记后,开始挖他的肉。

这些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只是没有说破。他起初以为可以冷眼旁观这一切,他甚至认为这就是报应,是活该。可是终究还是没能狠得下那个心,终究是不忍看一个无辜的孩童被祸害得体无完肤。

于是他接走了那个孩子,开始用心教导他,给他安稳的生活,让他跟其它的皇子一起读书习武。渐渐地,他几乎都快忘了这个孩子不是他的,甚至都快忘了这个孩子是他的耻辱。

李贤妃死的时候,他曾一度想过放弃再追究这件事情,就算为了这个孩子。

可惜,知道的人太多了,虽然他是皇帝,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说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现在终于一切都结束了,那个孩子用一条鲜活的生命打破了这个死局,解了他一生难解之题,堵住了朝臣悠悠众口。可是那个孩子死了,他的五儿子没了……

老皇帝心里难受,堵得慌,可他是皇帝,他还得端坐龙椅,还得顾全大局,还得有龙压之气。他不能过于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即便是心里有再大的悲伤,也只能人后叹息。

他是皇帝,他活得很累。

鸣銮殿的角落里,冷若南轻抬脚步,走向了她的父亲。她轻轻拽着父亲的衣角,眼角带泪,可是语气却异常的平静。她只是对她父亲说:“爹,我想嫁人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