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杀我?”白兴言惊恐又慌张,“你终于要杀我了?”

她点头,五指越收越紧。白兴言就感觉自己的脑门子正在被一股大力挤压,躲也躲不开,就像被定住了身一般,只能呆呆跌坐在床榻上。

可是他想不明白,白鹤染怎么真的就下得了手呢?女儿杀父亲,那是要天打雷劈的呀!

这不是白鹤染第一次动杀念,曾经她第一次拖着白兴言泡水的时候,就已经动过干脆杀掉他的念头了。可是那时心里有疑惑,为何白兴言会残忍到要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何在她金针催眠的情况下,他依然能咬紧牙关不把原因说出来?

当时她看出白兴言对红忘事件的恐惧,后来才得知,那竟是与一出朝臣私通后妃的事情有关,他是被人用这件事情威胁,不得不杀死自己的儿子,不得不用这种方法稳定歌布新君的那颗心。白家不能留淳于蓝的儿子,否则歌布新君会担心。

可她至今仍不明白,为何叶家郭家要选择无实权也无实势的文国公府来合作?一个文国公的爵位,值得大叶氏带着一双子女改嫁到白府,从此处心积虑地生活吗?

她一直想弄清楚这件事情,可惜直到现在,她都要把这位文国公杀死了,真相依然不得而知。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询问了,身后又有人跑了进来,一进来就哭,一边哭一边喊着主子。

她听说那声音是品松的,心头一紧,眼泪又哗哗哗地往外流。

手指头收得更紧了,这是她第一次想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杀死一个人。因为心头恨意太甚,甚到无论如何都难平息,即使是杀了白兴言也没有办法将悲伤全部宣泄。

可她还是要杀,她只能以这种方式释放自己的恨意,不然她会疯,而她不想疯。

白兴言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毫不怀疑自己的脑袋会突然之间就爆掉。可是他躲不了,白鹤染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将他死死禁锢。

渐渐地,他的眼底透出绝望,是那种必死无疑的绝望。可他还是在最后一刻开口问了一句话,他问的是:“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女儿?”

白鹤染摇头,“不是。”

他又问:“那我的女儿呢?”

她答:“死了,在从洛城回来的路上,被白惊鸿安排的两个下人用毒针扎死了。”

“死了?”白兴言突然又笑了起来,“死得好,没有用处的人就该死掉。可是为什么你要回来?你是替她报仇的对不对?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能够占我女儿的身体?”

这话声音不大,许是已经没有气力,也许是因为太过惊恐,所以嗓音沙哑,出来的声音只他二人能勉强听到。他盯盯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儿,从面容上看不出一丝破绽,甚至耳朵下面有一颗小痣都跟本来的白鹤染一模一样。

所以他才问你是什么东西,也是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是女儿的身体被侵占了,如今站在他面前想要杀死他的,是一个未知的东西,有可能是鬼,也有可能是妖。

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就像白鹤染说的:“我是谁,来自哪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你——不配知道!再见吧白兴言,杀害过那么多孩子之后,如今也让你尝尝被自己的子女杀死的滋味。文国公府,咱们来世见!”

砰!五指猛然收拢,一个活生生的人,一颗活生生的脑袋就像个西瓜似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突然被捏碎。脑袋爆开的那一刻,血浆四溅,嘣了白鹤染一身一脸。

她也不在意,抬起袖子就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退后几步,将怀里的云豹放了出去。

这样的杀人方式令所有人都震惊了,云豹的表现同样也让所有人震惊,甚至已经有人看不下去,冲出屋子去干呕。

有人觉得白鹤染杀人的方法实在是太残暴,也有人觉得天赐公主果然心狠手辣,连自己的爹都杀得不眨一下眼睛。更有人甚至已经悄悄挪到门外去看天,天上还在下雪,冬天下雪是不打雷的,可他们还是怕突然天上打下一个雷来,将白鹤染给劈死。

杀害父母双亲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这是东秦民间一直都有的一种说法。

但是天上没打雷,老天爷似乎对于白鹤染这种残暴杀爹的行为视若无睹,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甚至就连雪花都没有飘得更急一些。

间殿的人也琢磨了起来,却越琢磨越惊,因为他们常年伴君,这一刻突然现,其实比起那些皇子来,这位杀伐果断又本事通天的天赐公主,才是最适合成为一位君王的人。

人们各有所思,云豹在啃噬白兴言没了头的尸体,白鹤染回过身来,目光落在俯地痛哭的品松那处。她开了口,对品松说:“哭吧,哭够了就起来,你家主子的仇还没报完呢!别以为死了个白兴言就一切都结束了,你想想,皇宫大内戒备森言,就算是宫宴,外臣也是绝无可能有机会接近后妃,还能成功地一度春宵的。”

品松一愣,抬起头来,“公主的意思是……”

“这是被人坐下的一个局,文国公也好,李贤妃也好,都只是棋子,他们陷入局中,任人摆布,最终铸成大错,更是被人家握得死死的。所以说,冤有头债有主,背后的主也是主,一个都不能放过。”她伸出手,一把将品松从地上给拽了起来,“你主子死了,我哥哥没了,这个仇咱们必须得报,对不对?”

品松用力点头,“对,必须得报。公主您就吩咐吧,品松跟着您走,您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知道,我们家主子也是乐意让我跟着您的。”他说到这里又忍不住鼻子酸,手往前一递,一块玉牌就递到了白鹤染面前。“主子赶我回凌王府,让帐房清点了所有财物。他说财物都留给白家三小姐,算是他给三小姐留下的嫁妆,但是这块玉牌送给天赐公主,希望公主能收下它,今后也是个念想……”

品松说不下去了,心里那股子难受劲儿怎么都过不去。原来他主子提前赶他回府去,是想保住他,因为知道他一定会跟着一起冲下城去,因为知道那样一定会两个人都没命。

自己都决定要死了,却还想办法保下了他,品松觉得自己也不该再活着,就该下去陪他主子。他从小就被主子买了回来,从打记事起就跟主子在一起,现在主子没了,他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那他还活着干什么?他还为谁活着呀?

品松将玉牌塞给白鹤染,又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小六子背上的五皇子,伸手把他家主子从小六子背上给接了过来。他谢过小六子,然后说:“让我来背吧,我背主子最后一程。”

将人负在肩上,品松忽然就笑了,他对白鹤染说:“以前主子偶尔醉酒,又不愿坐马车,也是属下把他背回凌王府。半路难免会遇着了人,慢慢就传说五皇子喜喝花酒,不管是醉花楼还是青歌馆,处处都是他流连之地。其实哪有那么多流连,主子从来都不去那种地方,他就是在酒馆里喝多了而已,却被人们传成那般。他从来都不解释,就由着流言扩散,渐渐地,玉面狐狸的名声愈的不好,他喝醉的次数也愈的多了起来。”

白鹤染手里握着玉牌,那上面还沾着君慕丰的体温,还有他身上独特的香薰味道。

小六子说:“这块玉牌主子从出生一直戴到大,中途从来没换过,是他最在意的东西。他以前曾说过,将来有一日纳了王妃,就把这玉牌送给他的王妃来保管。可惜终究是没等到那一天,现在玉牌给了公主,属下觉得,是比给将来的王妃还要乐意的事。”

白鹤染吸了吸鼻子,一阵阵的心酸涌上来,眼泪止不住地流。

玉牌被她紧紧握在手里,握了一会儿之后装入随身的香囊,然后再告诉品松:“背着你家主子,我们进宫。还有,我知你心中所想,知你觉得你家主子没了,你的存在就也没有了意义。收起这样的想法,既然我都能好好活着,你为何就不能?不是没有人需要你去跟随,你若信我,今后便跟着我的那三妹妹。那是你家主子在最后一刻愿意用全部家当去呵护的妹妹,你好好守着她,算是替你家主子完成一个未完成的心愿。”

她说完,回过头来,最后看了一眼白兴言的尸体,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往外走。

云豹也看了她一眼,又回过头去继续啃咬,其它人则快步跟上,不管是间殿的人还是十皇子的手下,他们都想跟着白鹤染一起进宫,看看这位天赐公主接下来又会做出何事。

只是谁都没想到,白鹤染才走到门口,突然从外头就冲进一个人来。那人力气很大,直撞得完全没有防备的白鹤染一个咧斜,整个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要靠默语扶一把才能站稳。

冬天雪看到那个闯进来的人,下意识地叫了声:“老夫人?你怎么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