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被问得一阵脸红,东秦皇帝没给我钱,但他把儿子给我了。

合着你是为了男人啊!凤羽珩懂了,那我就能理解了,行,有出息。放心吧,这仗我一定帮你打赢,一定把美少年给你赢回家!

凤羽珩一边说一边开始从空间里往外掏东西,ak,手雷,一排排摆在地上,挑吧,是端着枪突突他们,还是直接站这儿往下撇手雷,都是你说了算。不过我建议用枪突突他们,手雷的破坏力太大,打完之后地面都炸坏了,你们还得出银子修,不划算。还是用枪好,只打人,不打别的,反正子弹管够。你不是有手下么,让他们跟着一起打。

她一边说一边将一把ak递到白鹤染手里,不过阿染啊,我还得问你,就算为了男人,你们东秦的皇帝也不至于冒这个险,让你来迎敌吧?万一输了呢?输不过是输掉一个男人,他输的可是一个国家,是他们家的江山,这皇帝赌瘾也太大了点吧?

白鹤染叹了一声,这不是赌,是对我的惩罚,我必须靠赢了这场战役来保住我的家人。阿珩,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咱们先把仗打赢了,回头我慢慢跟你讲。总之这一切都是我那个不成器的爹干出来的好事,我这是给人善后呢!

凤羽珩也叹了气,行吧,看来咱们同命,都摊上了一个不省心的爹。她说着话站了起来,再往下看,下方的郭问天已经开始重新集结兵马准备总攻。

白鹤染说:不跟他们浪费时间了,先打掉一批再说。另外还有三道城门也正告急,打完了这边我们还得转移战场。这场仗怕是要打到天亮才能结束了!

她端起一把ak架到了城墙上,同时招呼后面站着的人:你们也过来,学一下这东西怎么用,一会儿咱们一起打。记住了,只打将士,把郭问天留到最后。

默语等人用力点头,赶紧围上来学习。凤羽珩则担起了教官的职务,每人发了一把枪,然后尽可能简单快捷地给她们讲这枪支是怎么个用法。

白鹤染看着城墙下方,敌军数目庞大,这么多兵马郭问天要想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全汇集到京城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做得再隐秘,也多少会露出些蛛丝马迹。

但为何就是没有被人发觉呢?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老皇帝有意放水。

数十年的等待,等的就是郭问天和叶太后这两颗定时炸弹的爆发,他们到也是能忍,居然忍到了自己老到这种程度才开始造反。她突然就有些好奇,都老成这样了,这个反就是造成功了,又能享受几日?就算老太后有罗夜的奇药撑着,也不能逆天到永远不死吧?

就叶太后那个样,即便没有她几番折腾,最多也撑不过五年,五年之后呢?叶家都没了,难不成她再把大权还给君家?还是她利用几年的时间再生个孩子?什么岁数了,怎么可能。

所以现在叶郭二人联手了,看来老太后是已经想明白了,她自己没指望,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郭问天。至少白浩宸还住在郭府,对,白浩宸,如果她没算错,这便是老太后跟郭问天之间的交易。老太后借兵给郭问天,郭问天造反,称帝,立白浩宸为太子。

可是老太后也太天真了,白鹤染想到这里就笑,立白浩宸为太子?怕是这个皇位一坐稳,郭问天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白浩宸。至于叶太后,人都伤成那样了,根本不需要他再动手,那老太太自己就没几日活头。包括那些私兵,这一场仗冲上去当炮灰的,肯定也是叶太后的人。郭问天就是在借这场战役消耗私兵的规模,一直消耗到对他再也造不成威胁为止,

权力使人疯狂啊!白鹤染心头感慨,果然人在权力的驱使下,多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么今天她就也疯狂一把!

ak端起,人一跃站上城墙,后头的默语吓了一跳,小姐你要干什么?

凤羽珩就比较淡定了:没事儿不用管她,让她玩着吧,你们专心些,好好跟我学。

城外,郭问天的弓箭手已经拉开了弓,几百张弓都对准了白鹤染一人。她听到郭问天在喊:放箭!谁把天赐公主给我射死,我许他威武大将军之职,富贵一生!

重赏之下,箭如雨般挥射而来,默语冬天雪等人都吓傻了,因为白鹤染还站在城头,就那么直直地站着,像是在给人当活靶子。小六子急呼:王妃!危险,快下来!说话间人就要往前冲,看样子是要去拽白鹤染,却被凤羽珩给扯了一下。

让你们好好跟我学怎么用枪,你们怎么总分心呢?

我家王妃有危险!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小六子就想不明白,怎么这个女子手劲儿这么大?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呢?去救你主子啊!他挣不开凤羽珩,干脆冲着默语和冬天雪吼,你俩傻了吗?快去救人!

都给我站这儿!凤羽珩脸一沉,让你们好好学打枪,怎么总溜号呢?本宫亲自教习,这样的机会你们都不知道珍惜?真是孺子不可教!不可教啊不可教!她还感叹上了。

小六子气得直哆嗦,本宫本宫,你是哪里的本宫啊?我家王妃都要被箭射死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称本宫。你就是自称朕,也换不回来我家王妃的命!

好小子,是个忠义的。凤羽珩赞了一声,这才回手指指白鹤染,好好瞅瞅,你家王妃哪里就有事了?哪里就要死了?人不是好好的在城上站着呢吗?

三人一瞅,可不,白鹤染就好好的在那儿站着,郭问天的箭根本没有几支能射上来的,偶尔出现一支两支的,也会被白鹤染的长绫轻松打掉。

我比你们了解你家王妃!凤羽珩又说话了,她是什么人啊?她比谁都惜命,我还在这儿呢,她有心情主动去送死?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既然敢站上城墙,就说明至少已经有了十拿九稳的把握。何况你们看看这天气,感受一下这风向,风是从东往西吹的,咱们如果朝上方射箭,那是顺风,箭会借风势蓄力更足,速度更快。但如果对方从下往上射,那就是顶风,箭的力道在射出来的那一刻起就遭遇到了风的阻力,卸了一多半去。

她一边说一边也走到城墙边,指着下头继续道:看到没有,多数箭根本射不到城墙上方就掉地上了,还有一小半打到咱们的城墙上,剩下的零星几支才能射到目标。但是很可怜,他们的目标人物可不是普通人,想伤到阿染,他们这点本事哪里够。

这话被白鹤染听了去,小姑娘笑嘻嘻地偏了头说:阿珩,还是你最懂我。我就知道,跟你一起打仗才痛快。如果卿卿惊语温言她们也在的话,那就更痛快!

凤羽珩笑了,总觉得会有那么一天的,所以咱们现在都得好好活着。

确定是得好好活着。白鹤染再往下看,郭问天的人已经放弃射箭了,他们也发现了风阻的问题,箭的射程在风的阻力下根本达不到预期目标。而且他们也不敢再往前上,因为如果这时候白鹤染的弓箭手开始回击,他们就太危险了。

不过白鹤染根本就没想过用弓箭手,即便间殿的人也摆开了架势就等着她发号施令,但是有ak端在手里,她怎么可能还去考虑弓箭。

撞城门的那部份人还在用力撞击着,东城门岌岌可危。

白鹤染不愿再等了,要想让人见识到ak的危力,就必须有试枪的人,下方撞城门的这些个正好!她挑唇邪笑,手里的枪口向下方指了去,同时朗声道:郭问天,你想毁我东秦城门吗?今儿本公主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最尖端的武器,什么叫做灰飞烟灭。

话毕,扳机扣动,人们只听到一阵突突突突的声音,眨眼工夫,下方血流成河。

再也没有人撞击宫门,那根撞门的大柱子都被打得七零八落。ak的危力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无异于法器一般的存在,扳机一扣,夺命索魂。

郭问天看傻了,脸都白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白鹤染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玩意,为何轻轻松松地就让他的人没了命。还有那种声响是什么声音?什么暗器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不只郭问天看傻了眼,就连白鹤染这头的人也都看傻了眼,除了白鹤染跟凤羽珩以外,其它人差点儿都没给白鹤染跪了。这也太扯了,太假了吧?这是什么玩意啊?那感觉就好像天空打了惊雷,轰隆轰隆就把下面的人给劈死了。偏偏这雷还是白鹤染打出来的。

不对,他们也能打!

人们看看手里端着的ak,想着凤羽珩教给他们的使用方法,一个个的开始跃跃欲试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