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简直太怀念了,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老坛酸菜,她直今仍然记得所有方便面的口味。不止方便面,还有许许多多前世不屑一顾的垃圾食品,如今都成了她的日思夜想。

她告诉凤羽珩:“以前特别厌恶的时代,如今却成了回不去的家乡,这种滋味很不好。”一边说着话,手里的长绫又缠上了一个敌人的脖子,手腕用力,脖子生生被绞成两截。

死的这个还是将领,随着他的死亡,原本层层涌来的敌人有了明显的退缩,显然白鹤染跟凤羽珩的勇猛已经让他们心生畏惧,越来越多的同伴死去也让他们开始自我怀疑。

但是白鹤染跟凤羽珩二人却越打越来劲儿,越打越兴奋。凤羽珩说:“我好久没有这样亲自上阵杀敌,没想到来东秦一趟居然还能得着这么个便宜,真是大快人心。”

“我到是经常这么痛快一下子,没办法,身边的敌人实在太多了。”白鹤染有点儿郁闷,“妈的,也不知道几个意思,打从我来了东秦,敌袭就没断过,各路神仙都想杀我。”

说着话,又是几个敌人被解决,转眼间,二人已经快要接近郭问天了。

东城墙上方,五皇子双手撑着城墙向下方看着,几次都有冲动想冲下去帮忙,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不知道那个紫衣姑娘是谁,但是小六子很骄傲地告诉他,那是他们家王妃的好姐妹,特别厉害,能徒手变出东西来。

他一边看着下方一边听小六子讲着白鹤染跟凤羽珩在今生阁后门的相遇,就好像在听一个神奇的故事,想相信,又不知该怎么相信,不相信,这两个人却就在下方飞舞。

没错,就是飞舞,白鹤染的长绫,凤羽珩的长鞭,花容月貌的两个小姑娘就这样冲进敌人的大军中,宛若两朵盛开的娇花,美丽,也致命。

背后,有侍卫回报说:“怪军已经被清除至不足两千人,正在往东城门这边涌来。”

五皇子点点头,“架梯,引他们上来。”

所有人从城墙上方撤了去,默语带领的怪军很快就从梯子爬了上来占领了这块地方。

怪军的神智已经缺失了,大量的杀戮激发了药性,此时的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行动力和杀伤力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强悍。东秦的城墙极高,上都城的城墙更是所有城池中最高的,所以郭问天的人只撞城门,从来没想过架梯子从底下爬上去。

但是这些怪军却已经没有了这种概念,爬上城墙之后下意识地就开始寻找活人,寻找之下很快就发现活人都在城外,于是他们开始跳城墙。

毕竟不是真正的丧尸,只是想咬人的人类罢了,如何能从高高的城墙上跳下来还有命在?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根本就是自杀式的跳楼。

但是没有人拦着,君慕丰看着这一幕,狐狸一样的笑容又在唇边绽放开来。

跳吧,跳下去一切就结束了,跳下去就不会再想咬人了。城里已经杀光了两千多敌军,剩下的这两千多就让他们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的人已经累了,没力气再动手了。

好好的一座上都城血流成河,上都城外更是尸横遍野。

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从城墙上方跳了下来,砰砰砰地摔到地上。血花四溅,支离破碎。

郭问天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所有跳下来的人都是他的人,因为所有人的胳膊上都绑着红色或绿色的布条子。那布条子是缝死在铠甲上的,不会被打掉,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

眼瞅着这么多自己人一个接一个地跳楼,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一脸惊惧地看向白鹤染,大声喝问:“白鹤染,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跳下来?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白鹤染干脆地点头,“是啊,就是我,毒了他们的神智,让他们觉得跳下来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郭问天,你要不要感受一下这种乐趣?要的话我现在就送你上城墙,然后你再自己往下跳。相信我,那一瞬间特别快乐,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在那一刻拥有。”

郭问天又去看那些坠楼之人,他在寻找他的儿子,他想知道他的大儿子郭闻宇在不在队伍里。可惜人太多了,离得也太远了,人们又都穿得差不多,哪里分得出谁是谁。

他几乎气疯了,一双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小贱人,我宰了你!”

啪!一声鞭响,凤羽珩的长鞭隔着一道人墙狠狠地抽了过来,“敢辱骂本宫的姐妹,你找死!”话音落,执鞭的手上突然长鞭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形状奇怪的精致小刀。

有人下意识地喊了声“暗器”,与此同时,小刀脱手而出直奔着郭问天就飞了来。

郭问天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甚至连躲避都忘记了。

当然,最终导致他忘记躲避的不是因为凤羽珩手法太快,也不是因为他年迈体衰反应太慢。而是因为凤羽珩手中长鞭突然消失,这柄小刀突然出现又让他吃了一惊。还有那句自称的“本宫”,都让郭问天心下大骇。

这究竟是戏法还是妖怪手段?所谓的本宫又是何意?凤羽珩,她真的是传说中无岸海对面的那个姓凤的皇后吗?传说中姓凤的皇后居然真的存在,可是她是怎么跟白鹤染认识的?

郭问天这一分神,动作就迟钝了,眼瞅着那把刀奔着自己额头就来,再想躲已经来不及。

边上的郭闻朗吓坏了,直觉告诉他郭问天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要死也得是攻打进上都城之后、坐上皇帝的宝座之后、也是把皇位传给他之后。

现在郭问天一死就全乱了,大军的主心骨可就没了,而不管是他也好,还是正在攻击其它城门的几位郭家兄弟也好,谁也没有郭问天的力度,这些私兵是不会听他们的话的。

“护驾!保护皇上!”郭闻朗惊声大叫,一边往后躲一边喊,同时手底下一抓,也不管抓的是谁,抓过来就往郭问天面前推。

那是一个胳膊上绑着红巾的将士,原本是面向白鹤染那头的,郭闻朗在他背后。冷不丁被这么一抓,整个人就往郭问天那头摔了去。郭闻朗这人没别的本事,但力气很大,这一抓一推的,竟还把人抛了起来,以至于下落时正好摔在郭问天的马背上,挡到了他身前。

噗!精致的小钢刀从那人的左半边脑袋穿进去,又从右半边脑袋穿出来,最终还是盯在郭问天的脑门子上。但因为有一个脑袋挡了一下,泄了力道,所以就算刀依然扎上了郭问天的脑门,却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入肉微毫,在他的脑门子上开了个口子。

这口子流了很多血,血从脑门流下来,滑过鼻梁,一直流到嘴唇,入了口中。

郭问天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是浓浓的血腥味儿。

这是他的血,是他被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打伤,流出来的血。

他终于彻底陷入了疯狂,大将之威怒展,手臂高抬,大声呼喝着全军进攻,不惜以人力消耗,也要把这两个小女子给耗死。

于是敌军一拥而上,瞬间将白鹤染凤羽珩二人淹没在人群中。

城墙上方已经没有人再往下跳,因为该跳的都跳完了,该摔的也已经都摔死了。尸体在城外堆成小山一样,星不丁儿的有那么一两个刚掉下来并没摔死的,最后也是被不断掉下来的同伙给砸死。直到最后一个人跳完,挣扎了几下,终于所有人都没了声息。

小六子劝五皇子:“五殿下还是到其它几座城门去看看吧,小的是真怕守不住。这边有王妃和那位姑娘在,肯定是万无一失的。”

君慕丰撑着城墙往下看着,目光使终追随着白鹤染在人群中穿梭。每一个腾起跳跃,每一次惊险躲避他都看在眼里,一颗心也跟着来回兜转。

怪不得这丫头后来不再叫他五哥,而是只叫他哥哥,他还以为是两人关系更近一步,与众不同了。却不知原来那小姑娘早就知道他们本就是兄妹,他本来就是她的哥哥。

所以她极力阻拦白家的三小姐心里惦记他,却从不说究竟是什么原因而不同意。

他曾做过无数次猜想,却怎么都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荒唐。

白兴言,你干什么不好,非要觊觎皇妃,非要生下他来?

今时今日,这场叛适即便终结,他又该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他该生活在哪里?凌王府还是他的府邸吗?还是他的家吗?父皇还是他的父皇吗?

他又该如何面对他曾经的兄弟?如何面对白家的人?

他到底是谁?是君慕丰,还是白家大少爷?他这样的人,究竟该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君慕丰迷茫了,最后往城下看了一眼,正看到白鹤染一条长绫同时缠住四五个人,瞬间绞杀。于是放下心来,他相中的姑娘一定是最好的,他相信这场危机她一定能够渡如。

如此,这里便不需要他了。

他转身,告诉小六子:“看好你家王妃,本……我,我去北城门瞧瞧……”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