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阁里也困着许多人,有大夫也有病人,还有病人陪护的家属。

虽然今晚是大年夜,虽然今生阁也在傍晚时分就关了门,也不再有新来的病人排队求医。但是已经住进医馆里的病人却并没有离开,重病在榻的也只能留下来继续医治。

今生阁有轮值的大夫守着,给病人诊病开药一点都不含糊,后厨的厨娘也留在阁里过年,擀了面皮,拌了肉馅,正准备给大家包大年夜的饺子。

外头突然而来的动乱也闹得阁内人心慌慌,起初只听说是郭问天反了,正在外头攻城,但没想到上都城内也乱了起来,刀剑交错的声音不时传来,就算门窗紧闭也闭不住心里的恐惧。好在十皇子的人知道今生阁的重要性,事情一出,立即有许多人赶了过来,一直守在了今生阁门口,有敌迎敌,无敌防御,如此才不至于让今生阁像红家一样被抢砸沦陷。

白鹤染的到来让人们心里踏实了许多,在这种时候还能看到天赐公主,这让大家忐忑的心情舒缓了一些,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害怕了。

厨娘把新煮的饺子端了出来,所有人都分到了一大碗,她想给白鹤染也端一碗时,却发现白鹤染已经一头扎进药材库里。有大夫自发地守在外头,告诉厨娘先把饺子端回去吧,并嘱咐道:“阁主说了,不管外头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咱们只管阁内安好。”

说是找药,但其实她是什么药都没有放过的,药水、粉末,只要今生阁有的,适合大面积洒用的,也不管对不对症,不管是什么成份什么药量,都被她翻找了出来。

她再次划开左掌,将自己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到药粉和药水里,到是不多,但因为量大,故而还是让她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苍白。

血滴在药水里,迅速就跟药水融到了一起,除了让药水稍微有些变红之外没有其它反应。

滴在药粉里的血会让药粉多少起些粘稠,但因为血少,药粉多,所以多搓几下也不影响药粉的干湿度。对,就是干湿度,她必须掌握好这个干湿程度,因为还要把药粉扬出去,并且尽可能的让药粉大面积扩散,如此才能把那支怪军的病情给控制住。

她就是要控制病情,不但要控制,还要做一个改变。要让吸入这些药粉或是沾上药水的怪军中人,在翻下城墙去咬城外的人时,只会变得攻击性更强,可以把人咬死,但却不会让更多的人传染这种怪病。怪军不能再扩充了,这个时代没有高端武器,再扩充下去她就会控制不住局势,从而对东秦造成更大的伤害。

白鹤染以最快的速度配了大量的药粉和药水,当她从今生阁的药材库出来时,身上直接背了两个大~麻袋,把外头守着的大夫给吓了一跳,“阁主您这是干什么?”

她看了那人一眼,叹了口气,“拿些药材去救命,你们守好今生阁就行,我拿走的都是药粉和药水,药丸没有动,不会影响阁内的正常治疗。待事件平息之后,缺了的这些药材再往回找补吧!记住我的话,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同时也要堤防有高手跃墙而入。”

她留下这些话,匆匆就往后门走。有人见她过来赶紧把门打开,刚好够她挤过去。

那匹战马还站在外头等着她,见她来了还发出一声嘶鸣。

战马边上还有一匹马,马边上站了一人,白鹤染认得,正是在城里开馄饨摊的小六子。

平时看起来就是个小伙计,没想到此时提着长刀往这儿一站,也是身型挺拔,一身杀气。

“王妃要去哪里,我跟您一块儿去。”小六子说,“殿下早就有过吩咐,如果有一天京里出了事,而他又不在,我们必须保护好您,也必须全力协助您。不管您要做任何事,哪怕是起兵造反,我们也必须紧随您身后。其它的人都去街上帮忙了,小六子就在这里等王妃,王妃去哪儿都带着小六子吧,今后对主子也有个交代。”

白鹤染点点头,“走吧!”说完就要翻身上马,可就在她这一步迈出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好像凭空就出现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她一头就撞到那人身上。

入鼻子而来的是一股熟悉的味道,但这种熟悉却又十分遥远,遥远到好像这味道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她曾经那么接近,如今又那样远离。

是消毒水的味道,是前世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虽然这种味道里还混合着女子用的香料,但她还是能够在香料中一鼻子就把消毒水味给挑出来闻着。

小六子已经有了反应,正大声喝问:“什么人!”同时手中长刀一展,直接抵了过来。

她都没看自己撞到的是谁,下意识地就对小六子发出了命令:“不要!收回去!”

小六子一愣,想说这个人太危险了,突然出现,像鬼一样。

可还是听了白鹤染的话,长刀收回,再将目光紧紧锁定在突然出现的那个人的身上。

那是名女子,穿着淡紫色的长袍,看起来二十左右的模样,五官灵动俏皮,但又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那种感觉就像是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又有少女的活泼,又有少~妇的成熟。除此之外,还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优雅与大气,就像一个皇后,母仪天下。

“你是什么人啊?”小六子不由自主地问出这么一句。

回答她的却不是突然出现的这名女子,而是白鹤染。她说:“阿珩,她是阿珩,凤羽珩。”

这个名字一叫出来,她的情绪再也不受控制,哇地一声就哭了。只是肩上还扛着两个大~麻袋,看起来十分滑稽。

突然出现的人扭头对小六子说:“还不快把你主子手里的麻袋接过去?我们姐妹重逢,至少该让她腾出手来抱一抱我,看我是不是真实的。”

小六子赶紧把那两个麻袋接了过来,白鹤染一腾出手,猛地一下就将面前的人给抱住,双臂环上她的肩头,面上带泪,咬牙切齿地说:“该死的,这辈子你怎么还是比我高一些?”

凤羽珩笑了,“其实刚来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高的,后来吃得好了才长高了些。”她一边说一边捏了捏白鹤染的小细胳膊,“恩,没事,还能长,你这骨头还没长开呢,以后个子还会高一点,应该能跟我差不多吧!”

“真的?”她放开了她,两只眼睛笑得弯弯的,也不哭了,到是有些得意,“要真能长得跟你一样高就好了,你是不知道,我这上辈子就怨念自己的身高,这辈子可是憋着劲儿让自己能长高一点。只不过我没你那么好运,我就是吃得好了也没怎么长起来,可能是之前那十多年饿得狠了,营养实在根不上,这短短不到一年的工夫还没找补回来呢!”

她很高兴,兴奋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有太多太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阿珩,我有好多话想问你。怎么来的,又怎么到这里来的,我统统都想知道,但现在实在不是时候。”她叹气摊手,“我遇上麻烦了,朝廷有位将军造反,这会儿十数万敌军围城,我得凭一己之力把这个局势给挽救回来。”她指指小手子已经放在马上的两只麻袋,又扬了扬自己割伤的左手,“我用血和了药粉,一会儿得带到东城门去。”

凤羽珩听得直皱眉,“你们这里被大军围城我知道,但为什么要凭你一己之力?你们这个国家连个带兵打仗保城卫池的将军都没有?还是说只有那一位造反的将军?男人们呢?”

她叹气,“说来话长,这事儿算是我的一件功绩,我只有做好了才能跟朝廷换一个大恩典。阿珩你来得正好,我知道你带着空间过来的,虽然以前没听说凤家有芥子空间,但兴许是你有奇遇,哎呀管它呢,反正你得帮我。”她们姐妹之间从来不需要客气。

“自然是要帮你的,不帮你我也不会冒险进城。”凤羽珩说话间,右手在自己的左腕上摸了一下。白鹤染注意到那腕上有一处凤凰胎记,浴火重生的凤凰,她记得这块胎记是前世就有的,跟眼前这个一模一样,是医脉凤家这一世传人的象征。

随着凤羽珩手腕翻动,一瓶药膏凭空出现在她的手里,就像变戏法一样,看傻了小六子。

白鹤染却没有惊奇,只是笑嘻嘻地说:“原来你的空间是要从这块胎记导入导出的,跟卿卿她们家的不太一样。不过我琢磨着是不是上辈子你这块胎记也有这功效,只是没被发现而已?”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受伤的左手递上前,“上药吧!本来我想着一会儿对付城外那些人肯定还要放点血的,所以自己也没有做处理。不过现在你来了,我琢磨着我兴许不用费那个劲了。阿珩你给我透露透露,你的空间里都带了什么过来?有没有尖端武器?”

凤羽珩一边给她涂药膏一边冲着她挤挤眼,口型一动,无声地说出两个字节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