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特殊的行动在上都城里轰轰烈烈地展开。

默语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冲动,也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带着这一支怪军会对上都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她的速度开始放慢,开始思考万一错伤了百姓或者是自己人该怎么办。又或者放弃城内直接冲出城外,将这一只怪军直接打入城外的十数万大军中?

可是城门怎么出呢?城门一开,外头的兵马就会直冲而入,遭殃的还是上都城。

默语陷入了矛盾中,心下开始慌乱,好像忽然之间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时怪军已到了上都城东街,街道上没有行人百姓,但却有撕杀搏斗。她记得宫里的侍卫回报说,敌军是胳膊上带着红巾和绿巾的,那么什么都没带的就应该是自己人。

于是她冲着前方大声呼喝:“我是天赐公主侍女,请我方人马立即撤离,入室掩护自身!”

她一路跑一路喊,有听见的有没听见的,听见了的还不见得一定跑得掉,因为还在跟敌人纠缠。当然也有人撤了出来,但此时的上都城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哪里去掩护?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那支怪军,惊慌之余忘了逃跑,眨眼就被吞噬,自此成为怪军中的一员。还有人跑是跑了,但是没跑得过那一张张沾着血肉的大嘴,最终沦陷。

好在都是带着红巾绿巾的人,默语留意观察了,并没有自己一方的人马。甚至还听到有人冲着她大声喊:“我认得你,你是咱们王妃身边的丫鬟,放心吧!咱们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受伤,也不会被咬!”那人说完,又是一声大喝:“兄弟们!好好干活儿!”

这一声好好干活儿,喊得群情激奋,他们不再砍杀,不再抗敌,而是改打为追,去把那些跑掉的敌人给追回来,然后送进怪物堆儿里。

默语看着怪军一点点壮大,心里愈发的着急,她想告诉那些人不要再让队伍壮大了,追上的敌人一刀砍死就好,别再去喂怪物了。可是她的声音传不到四面八方,混乱之下听到的人少之又少,怪军的队伍还在不断地壮大。默语愈发的焦虑了……

“主子!主子!”白鹤染的身边两道人影闪出,正是没能跟着一起进宫的冬天雪和剑影。

她见到二人便急着问了句:“府上情况怎么样了?还有红府,有没有听说什么消息?”

根本来不及说别的话,更来不及铺垫,她相信这两名手下虽然身在宫外,但发生了什么事一定也都一清二楚了。再看二人身上沾血,便之这一路寻她也参与了不少对战。

冬天雪说:“国公府有事没事不知道,但红府肯定是没事。我们寻过去时红家人正在安排到地室里躲避,红大老爷说红家的地室很安全,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且就算发现也打不开地室的门。我们还留了刀光在红家守着,一旦有什么事他也能顶一阵。”

话说到这里顿了顿,“但是主子,白家什么情况咱们就不知道了,国公府上没留人保护。”

白鹤染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国公府里的人是死是活,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剑影说:“城中有十殿下的人,正在对敌,属下过来时遇到馄饨摊的小六子,他让属下帮忙带个话,说十殿下离京之前有令,无论发生或不发生任何事情,城内三教九流全部听从尊王妃的安排。请王妃拿个主意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他们绝对服从。”

白鹤染的脚步未停,一边点头一边再问:“有没有看到默语?”

二人摇头,“没有。”冬天雪又往后头瞅了一眼,发现跟出来的人全部都是黑衣夜行的打扮,不像是阎王殿的人,人群里也没有默语。“默语没跟主子在一块儿吗?”她问。

白鹤染摇摇头,精简地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同时强调:“现在的任务就是协助默语,在对上都城百姓以及我方人马不造成任何损失的情况下,将那只怪军引出城外。同时也要以防万一,万一有人受了伤,必须及时打晕,之后带到阎王殿去关起来。事后统一治疗。”

二人齐道:“属下遵命!”

终于,默语那只怪军能看得见了,白鹤染一眼就看出怪军的队伍有所增加,但好在所有怪军全部都是带着红绿袖标的人,这让她紧张的同时也长长松了一口气。

“保持距离,不要靠近!”她的速度放慢下来,同时半回头对着身后一名间殿人员说:“分配一下,三人一组,迂回绕到怪军前方,按照之前的计划实施,务必确保我方人马安全。”

“遵令!”间殿人员执行力极强,立即按照白鹤染的方式进行分组,不一会儿的工夫就三人一组散了去。很愉快地,小路上就只剩下白鹤染主仆三人。

“剑影走一趟,往东城门。”她继续吩咐,“你身上可有我的玉牌?”她曾经打制多块玉牌分发给自己身边这几名随从,就是为了遇到突发事件时能证明身份。

剑影听了这问话立即点头,“主子放心,属下一直带着。”说着从怀里将玉牌掏出。

“好。”她放了心,“带着玉牌到东城门,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们即刻城内往城墙上方搭设长梯,多搭几条,确保几千人都能够爬得上去的那种。搭好之后所有人立即从城楼范围内撤离,全部就近撤到房屋内,紧闭门窗,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将门窗打开,一条缝也不行,甚至窗纸上捅出个窟窿也不行。快去吧!”

剑影有些为难,“主子,大军围城,这事儿他们能听吗?现在外头传闻四起,都说五殿下是咱家老爷跟李贤妃私通生下的孩子,说白家就要被满门抄斩了。”

剑影的意思很明白,这种时候拿着白鹤染的玉牌已经不管用了,守城官不会听的。

她叹了一声,暗道是自己托大了。的确,这种时候没有人会再认白鹤染三个字,天赐公主也不会再有人在意,除非她将这一场危难解除,除非皇上有明确的话不追究白家。

“用十殿下的吧!”她又拿了一块玉牌出来,这块是君慕凛的。“不管到任何时候,十殿下的玉牌都会管用,就拿着这个去,说是十殿下的命令。”

“属下这就去!”剑影应了话,接过玉牌转身就走。

冬天雪随即问道:“主子,咱们呢?咱们做什么?”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咱们追上去,协助默语,将那支怪物军队引上城墙,诱到城外。”

“然后呢?”冬天雪有些担忧,“主子,一个咬一个,怪军就不会多到无法控制?”

她摇头,“所以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咬,我得在城墙上方埋伏着,给他们再下一剂猛药。”说完,伸手拍拍冬天雪,“你先从上方飞掠过去,追上默语,把我们的安排都告诉她,让她不要担心。但也不需要立即就往东城门去,可以再拖一拖,最好在上都城里转一圈,把所有的敌人都诱到怪军队伍里,然后再带至东城门。我得先去一趟今生阁,拿些药粉。”

“行,主子快去,我们在东城门汇合。”冬天雪也不拖沓,身形一纵,整个人腾飞起来,速度快若闪电,很快就追上了默语。

如此,白鹤染才算稍微定了心。

街头不知什么人的战马正在四处溜达,它的主人不知是敌是友,更不知是死是生。战马身上有血迹,但看上去不像是它自己的血,应该是染上去的。

白鹤染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它,纵身翻垮上去,“驮我一程,今夜咱们谁都不能闲着,不管你是什么人留下的,今晚驮我一程,雨过天晴之后,尝你一顿精料吃。”

那马就像听懂了她的话一般,立即飞驰开来。

今夜的上都城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各方势力各展其能,谁也没藏着掖着。

隐藏在市井之中的、混世魔王麾下的三教九流全体出动,阎王殿全体出动,间殿全体出动,皇宫禁军,皇帝的亲兵全体出动。

所有人都听着同样一个号令,这个号令来自白鹤染,来自传奇一样的人物:天赐公主。

默语在冬天雪的指引下,带着怪军开始在上都城里搜寻,遇着扎红巾绿巾者全部撕咬成同类,然后继续一路扫荡,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间殿的人为默语这一方扫平障碍,很快就跟十皇子的人以及阎王殿的人拧成了一股绳儿,彼此第一次配合,却十分默契。

渐渐地,这场仗打出了经验来,间殿的人寻找同伴更加快速,汇聚到一起的人引导起那些怪军来也更加手段纯熟,甚至追击那些逃跑的敌军也更加有准头。

怪军的队伍已经壮大到近五千人,默语渐渐地有些累了,冬天雪便将她替换下来。

有阎王殿的人立即上前架着默语退到后面去休息,大军在冬天雪的带领下开始扫荡北边最后一条街,这条街扫完,就该向东城门方向移过去了。

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就在这座上都城里,还有一个人,忽隐忽现地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存在……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