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白鹤染走了几步,跪到天和帝面前,刚好跟五皇子并着肩。“父皇,虽然这恰合宫的大错未有铸成,但六公主确实已经向我们白家实施了报复手段。若不是五哥内力深厚将合欢香暂时压制,若不是我的三妹妹是制香的高手,又随身携带着我送的香囊,今日之事就要成为天下丑闻,我白家人就算得到皇上的原谅,也没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了。”

她抬起头看向天和帝,“父皇,这算不算皇家已经报了仇?”

老皇帝几乎失笑,这个小丫头,总是会抓住任何机会跟她讲条件,谈代价。他都已经为她铺好了路,她却依然要给自己和家人多寻一些筹码。

也好,这才是他想要的儿媳,永远都不大意,永远都小心谨慎,永远都给自己留更多的后路,这才是未来东秦皇后的样子。他很满意,但是朝臣们却并不满意。

这些年,且不说这里有与郭家交好之人,单单是跟白兴言对立的都一抓一大把。

白兴言这些年可没少得罪人,除了同僚之外,还有不少夫人小姐也被他得罪过。

这还要归功于从前的白惊鸿,归功于白兴言和大叶氏动不动就要用白惊鸿来艳压群芳,直把这些个小姐们给压得多少年都翻不过身来。

如果白家的墙就要倒了,正好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墙倒众人推嘛!

于是有人说了:“如此就算报了仇,也太便宜白家了。良大人说的话虽然难听,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若这次不正法,那他日皇家威严岂不是可以随意侵犯?”

“就是,六公主说到底还是什么事都没做成,大家只不过虚惊一场罢了,可不能如此轻意就放过白家。”说话的人是个年轻官员,说完之后还补了句,“我跟今生阁是没有瓜葛的。”

白鹤染白了他一眼,“那是自然,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了。”

“你……”那人气得瞪眼,“没想到堂堂天赐公主就这点儿肚量。”

“我是女子,要肚量何用?”白鹤染轻哼一声,“何况按你的意思白家全族抄斩,我们都被斩了,今生阁自然也就不存在了。难不成你也是指望我在阎罗殿里给你搓药丸?”

又有人笑出声儿,人群里终于有人说了公道话:“天赐公主为国为民行了不少善举,远的不说,就说今生阁和痨病村,说实在的,有天赐公主在,咱们这日子过得心里有底。天灾人祸躲不掉,但至于遭受疾病痛苦时不至于求救无门。所以请皇上三思,留下天赐公主。”

话刚说完,突然恰合宫外有宫人惶恐的声音响起:“求求你们让一让,让奴才去见皇上,出事了,出大事了啊!你们快让一让,别在这儿堵着道儿。”

白鹤染同天和帝心中同时一动,二人互视了一眼,皆在心里发出同样的声音:“来了!”

是啊,来了,机会来了,也是危难来了。

那个宫人挤过重重人群,也可能是人实在太多太挤,也可能是他实在太慌张,总之到了皇上面前时鞋都掉了。不等有人指责他冲撞圣颜,就见那宫人扑通往地上跪……不,应该说是一趴,就见那宫人扑通往地上一趴,连哭带哆嗦地说了句:“皇上,大事不好了,上都城被人围住了!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兵,将上都城四座城门全部都围了起来!”

人群刹时间安静了,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上都城被人围起来了?还四座城门都被围,那得有多少兵,这些兵都是哪来的?上都城是国都,这不扯蛋吗?

随着这个宫人的到来,陆陆续续地,越来越多的宫人、侍卫纷纷来报,所报内容都是一模样一样:“上都城已经被重兵围困,四面八方未留一个死角。”

终于,最后一个来传话的侍卫说出关键:“属下才从东城门回来,看到了城外带兵的将军,是郭家的人。另有西城门那边来报,说郭老将军亲自领兵在攻西城门,已经快守不住了。”

这话一出,人们终于有了反应,也不知是谁失声惊呼:“郭问天反了!”

郭问天怎么就反了呢?不应该啊!他是朝廷最器重的老将军,曾经为东秦立下过汗马功劳,朝廷高官厚实禄养活着,他吃饱了撑的还要造反?

也不对,就算郭家要造反,他们哪来的兵?郭问天手里的兵不都让十殿下给要走了么?就算还有剩下的,可据说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有的甚至连刀枪都提不动,如何打仗?

天和帝没有说话,就一直在听着一道道奏报。右相刘德安开口问了句:“有多少兵马参与围城?可是郭老将军营内的兵?”

来回报的侍卫立即摇头,“不是,看起来很眼生,应该不是郭老将军营内的。但这些人究竟从哪里来在下是真的不清楚,似乎他们就是突然间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的。也没有统一的盔甲,就每人在左胳膊上绑一根红布条子。”他一边说一边回想,很快便又道,“也不全是红布条子,还有一部份是绿布条。但不管是红还是绿,都听郭家人调遣。”

右相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他想起关于老太后手握私兵的事情。这件事情从前对于他来说属于传闻,后来自愿归入十皇子麾下才知,那竟是真的。

此番郭问天围城,毫无疑问是要造反了,那么这些听从郭问天调遣的兵马,很有可能就是老太后手里那些。朝廷找了几十年都找不到的兵马,在这一夜终于出现,他想到这里忽然就有些激动。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刘德安看向白鹤染,又看了看五皇子,脑子极快地运转着。

如今九十两位殿下不在京中,就连四殿下也不在,谁来统兵?还有,今晚是宫宴,所有人都在宫里了,这要是被人一锅给端了那可就全完了。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临危受命,而这个受命之人,必须得对十殿下有利。

不得不说,当初君慕凛跟白鹤染费那么大劲把刘德安给笼络到自己麾下,也是有一番打算的。这刘德安能坐到右相的位置,人自然不是白给的,那脑子转得是特别特别的快。

就好比此刻,稍微的一琢磨,很快就琢磨明白了老皇帝是个什么样的想法。琢磨明白后不由得在心里头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原来人家根本就没想诛了白家九族,甚至连五殿下都没想过赶出宗谱或是杀掉。人家老皇帝就是在等这么一个机会,等一个让五皇子跟天赐公主大殿身手的机会,让他二人合力完成这次统兵,对挡郭问天。

试想,那么多兵马围城,真的是凭空出现的吗?绝无可能。那么多人就算是往说法城聚集也需要一段时日呢!老皇帝手握间殿,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晓。

人家分明就是早就知道,但偏偏不说,就憋着,把所有人都借助一场宫宴给憋到宫里来,然后再让这个事情突然发生,再借此机会让白鹤染跟五皇子去立功劳,救人命。

在这种情况下被救的人,哪里还有脸再提诛人家白家九族的事。而至于白兴言,天赐公主应该不会管那个破爹,到时候把他拎出来宰了就行了。

刘德安将主意打到五皇子跟白鹤染头上,于是趁天和帝还拧着眉毛不出声,他先嘟囔了一句:“这可怎么办,没想到郭问天居然会挑大年夜这一天反了,咱们没有一点儿准备啊!十殿下离京了,九殿下也离京了,征北将军还在青州,四殿下也不在京里,我们这边连个统兵的将军都没有,这可怎么办?”他一边说一边急得直转圈儿。

在场的有武将,甚至有君慕凛的几员副将,以及白瞳剪的未来公公仲安堂。

听了刘德安的话,仲安堂立即跟了句:“末将到是可以领兵,可惜手头无兵。上都城内只有禁军上府尹衙门的官差,再就是宫里少部份皇上的亲兵。平时看起来足够多,但要面临围城大军,就实在太少了,跟没有真没什么两样,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刘德安借着这话又问仲安堂:“仲副将,就没有以多胜少的法子?你可别欺本相不熟兵法,本相饱读诗书,就是兵法战法也看过无数,古往今来以多胜少的典故可并不少,就是十殿下在,他也一定会有办法的。”

仲安堂心里对于皇上突然把十殿下给派出京城也心存疑惑,甚至还有些不太高兴,于是便配合着刘德安道:“右相所言极是,但可惜末将只是员副将,能力有限。若真有起死回生以多胜少的本事,怕是末将这会儿也能熬出个大将军来当当了。”

这意思很明白了,能以少胜多的君慕凛现在人不在,除了等死,他反正没有别的办法。

刘德安转悠了一圈儿,终于看向了白鹤染:“本相听闻天赐公主不只医术通神,一身功夫也是不输几位殿下,甚至在阵法造诣上更是天下少有人能出你左右。更曾听十殿下说过,天赐公主领兵打仗也是一把好手,公主,本相可有说错?”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