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皇子的脸色很难看,整张脸通红能红,红得几乎都能滴出血来。且全身都是汗,汗水浸透了衣袍,厚实的冬衣都浸穿了,被寒风一吹,边边角角的地方就结了冰茬儿。

他也不知道冷,还是那么站着,只是身形有些晃悠,看上去不太能站得住多久。

白鹤染几乎是一眼就看出来五皇子这副模样的原因,也看出得他这会儿是在用内力极力地压制着药性的散发,只是怕也是控制不了太多了,两只通红的双眼已经开始一阵阵的涣散。

可他还是在提醒她们:快走,本王最多能再撑一柱香的工夫,你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不能离开恰合宫,否则这个丑会出得更大,快点走,十二个时辰内再也不要出现在恰合宫的范围内。记得把宫门关上,死死关上,谁也不能放放进来。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她没理会五皇子赶她离去的话,只是问白燕语:究竟上怎么回事?

白燕语急得直哭,两只眼睛也跟兔子似的,但却并没有中了跟五皇子一样的招。

听了她二姐姐的问话,白燕语便告诉她: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原本是跟灵犀在一起的,灵犀说她新得了个好东西,好像是块儿挺稀有的水晶,说带我去看看。可是才走一半就遇着了六公主,说是有话跟我说,还是关于我们白家的,让灵犀回避。结果她把我骗到恰合宫来,骗进大殿,又在外头落了门,我怎么拍门都不开。

白燕语狠得直咬牙,她简直不是个人,堂堂公主居然使如此下作的手段,我们白家怎么会有这种亲戚?我看到五殿下红着眼睛从里面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整个人的状态都特别奇怪,像是喝醉了,又像是生病了。不过我知道这两个原因都不是,而是他中了合欢香的毒。

论使香,君长宁的手段照我差远了,合欢香这种东西更是从我五岁那年就玩够了的。当初我姨娘不说天天晚上都点这种香,差不多也是父亲每次来的时候都要燃了。所以我才一进殿就闻出了合欢香的香味儿,当时就猜出君长宁欲意何为。不过那种香对我没用,因为我从小到大闻得太多了,自己也是懂得制香的,再加上身上带着你送我的香囊,所以并没有中招。但是五殿下却没我这么好命,他一直用内力压制着才没有失去理智,也是他破开了门把我放出来。他一直在劝我走,但是我不想走,我不能扔下他一个人在这里痛苦。

那你打算如何?她问白燕语,是不是就把算把自己留在这里,以身化解?

我我不知道。白燕语低下头,吸了吸鼻子,这种香除了以身化解之外,是没别的法子的。这事儿又不能张扬,一个皇子在后宫里中了合欢香的毒,这事不好说也不好听。所以我就想我就

糊涂!白鹤染气得直咬牙,白燕语我告诉你,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你跟这个人之间,此一生都绝无可能,哪怕是为他解毒也不行!

她扭过头,狠瞪了五皇子一眼,此时身后已经有大批大批的脚步声传来。她知道,是千秋万岁殿上的人们都到了。不由得心里又是一阵咒骂,骂那些人真是哪里有热闹就去哪里。

不过再想想,都过来了也好,就让他们看看白燕语跟五皇子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也算是个证据,省得以后再出去乱传谣言。

最先进来的人是陈皇后和君灵犀,两人几乎是跑着来的,进来一看五皇子跟白燕语身衫整齐地站在院子里,白鹤染也在,不由得松了口气。

君灵犀先问了声:染姐姐,没出事吧?

白鹤染撇了她一眼,你看这像出事的样子吗?

君灵犀一缩脖,不像。染姐姐你不要这么凶,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会站到你这边的。

陈皇后也说:阿染你放心,这件事你父皇老早就知道。二十多年过去,仇恨都冲淡了,当初都能忍下来,何况现在。今儿就是君长宁挑了事端,只要赶紧把她给送走,就没事了。

白燕语急了,姐,出什么事了到底?什么二十多年?到底出了什么事?

正说着,宫院外传来一声唱奏:皇上驾到!

随着这声唱奏,天和帝带着一众妃嫔朝臣,以及他们的家眷呼呼啦啦地走进了恰合宫。

进来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上了五皇子和白燕语,甚至有人下意识地问了句:咦?他们怎么会在院子里,不是应该在大殿内吗?说完,再去看殿门,这才发现殿门竟是坏的,像是被人用大力气撞坏的。

有人猜:兴许是白家三小姐跑了出来,然后天赐公主就到了。也兴许是天赐公主到了,拆了殿门把他们给放了出来。不过我瞅着三小姐衣衫归整,头发丝儿都没乱,五殿下虽然状态不好,但也没有发病的迹象,是不是六公主那药的份量下得轻了?

有人不赞成:怎么可能是下得轻了,就冲六公主那份心机,她下一回药肯定会把份量往死里加,断不会量少了的。依我看,这该不是完事了吧?天赐公主及时赶到,已经给穿戴整齐了,做给我们看的?

站在前头的郑玉琳听到了这话,当时就不乐意了,转过头寻着声音找到那位夫人,俯了俯身,先自报家门:我姓郑,太医院院首郑大人是我的父亲,我自幼跟父亲学医术,也小有所成。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五皇子中的合欢之毒并没有解,但也没有发作,原因应该是他在用深厚的内力压制和抵消这种毒性。这样做十分辛苦,也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乱了经脉,毁了内力。但他还是硬撑着,就是不想做下错事。所以事情根本就不是你们猜想的那样,如果不信,可以请太医院的人再来证明一下。希望诸位夫人小姐不要随便一开口就传出一番不实言论来,对谁都不好。天赐公主睚眦必报,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不会放过你们。

郑玉琳的话听得几位夫人倒吸一口冷气,想斥她几句,想说区区太医院院首之女,居然也敢跟她们这样说话?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一来人吃五谷杂粮谁也不可能没病,只要不是深仇大恨,谁吃饱了撑的去得罪大夫?万一以后求到人家,人家不给治了怎么办?

二来也是想起了天赐公主的姓子,一个郑玉琳不算什么,但被白鹤染记恨就太可怕了。

于是人们不再吱声,嘿嘿地站在原地看戏。

此时,君灵犀冷若南等人已经围到了白燕语身边。几人把白燕语上下打量,还扯着白燕语转了好几圈,目的就是给人们看看,白燕语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她跟五皇子是清白的。

人群里,林氏忍不住了,哭着朝白燕语扑了过去。

几个女孩子纷纷给她让了地方,让林氏抱着白燕语大哭了一场。

白燕语也是吓了一跳,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姨娘居然会进宫,看这样子应该也是来参加宫宴的,可是不是说能来参加大年夜宫宴的,必须都是正室主母吗?

她不解,以目光询问白鹤染,见白鹤染也没说话,这才无奈地拍拍抱着她哭的林氏,安慰着说:姨娘,别哭了,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五殿下武功高强,他一直在用内力压制着合欢香的毒性,并没有发作出来。还有,我一直都随身带着二姐姐给我的香囊,从未离过身,合欢香的毒性侵不到我体内,我什么事都没有。

白燕语的解释不但让林氏松了口气,也让在场的人听了个清楚明白。人们在感叹五殿下居然能用内力把合欢香压制住的同时,也纷纷向往起白鹤染做的那种香囊。如果他们也能得到那种香囊该多好啊,那岂不是走遍天下都不怕?更别说府宅里勾心斗角的小算计了。

有人小声说:待宫宴过后,一定跟天赐公主好好套套近乎,看那种香囊能不能也送给咱们一些。不,不用送,咱们用银子买呀!多高价钱都划算。

人们对此十分赞同,可也有人提出疑义: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今后还能有天赐公主吗?皇上不得把整个白家都给诛了啊!唉,真是可惜了,一家子都让文国公给害了。

可不,还有两个未来王妃呢!更可惜了天赐公主,万一没了她,今后痨病又发怎么办?

在人们的猜测中,五皇子有了动作。只见他冲向人群,不停地在人群里寻找。

谁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只看到五皇子顶着通红的一双眼睛,一步一晃地在人群中不停地拨拉着。先是在年轻的女孩子堆儿里找,后来又在妃嫔堆儿里找,可惜都没找到。

有人反应过来了:五殿下是不是在找康嫔娘娘和六公主?她们好像还在千秋万岁殿呢!

君慕丰一听这话就要往外冲,他此刻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本王要宰了君长宁!宰了那白明珠!滚开,别挡着本王的路!

这时,却听身后传来天和帝的声音:老五,站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