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他们人在哪儿?白鹤染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罗刹。同时手里金针频闪,一道一道刺进君长宁的身上,很快地便让前一刻还剑拔弩张的六公主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去。

在,怡合宫。君长宁呢喃出声,今晚是大年夜,五哥去祭拜他的母妃,我在那屋里燃了合欢的香,又把白燕语给骗了进去,然后在外面锁了门。

话说出来的那一刻,君长宁猛地打了个激灵,就像睡着的人做了一个噩梦突然被吓醒一样,一身冷汗,面色苍白。再回忆起梦中情境时,更是吓得头发丝儿都竖了起来。

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怎么会不打自招将实情给说出来呢?虽然已经撕破了脸,虽然真相早晚会大白,且离那一刻已经不远了,但她也不至于这么痛快就把实话都说出来。

君长宁惊恐地看向白鹤染,目光最终落到她手指缝里夹着的那根金针上。可惜不等她开口问话,白鹤染人影一晃,突然就在她眼前消失,不见了。

君长宁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惊呼:鬼!她是鬼!

有武将出身的人冷哼一声,哪里来的鬼,分明是天赐公主身法轻快,展了轻功走了。

身边,林氏一声惨叫,疯狂地扑向君长宁。扑的过程中,随手从桌上抄起一起盘子,照着君长宁的脸就拍了上去。

红氏在边上拦了一下,没拦住,眼瞅着林氏一盘底子拍到了君长宁的脸上,不但拍了君长宁一脑袋菜,也把个君长宁给拍得七荤八素,差点儿没晕了过去。

林氏的痛哭声响彻整座千秋万岁殿,一边哭一边揪着君长宁大骂:你就是个畜生!你就是个恶魔!燕语她是你的表妹啊,她从小就敬着你,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这样对她?君长宁你还是不是人?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林氏的疯狂比之前的君长宁可严重了句:我们也去怡合宫看看吧!林嫂子,你别光顾着哭,赶紧去看看三姑娘。

林氏这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的就要往殿外走。可是她不认路,到了大殿门口又看到的是悬崖峭壁,一时又愣在了当场。

天和帝也跟了过来,连带着一众妃嫔,还有实在忍不住八卦之心的文武着说着就想到了于本,于是提醒月贵人:皇上身边的于公公似乎不大对劲,今日奴婢去求天赐公主出宫取胭脂,于公公好生阻拦。奴婢想,于公公他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人,他既然都表现出这个态度来,那就足以证明皇上也是这个态度。月主儿,咱们可别再插手了,这事儿救不成的,白家完了!

月贵人一哆嗦,惹得一起坐云梯的妃嫔都瞅了她一眼。

白家完了?白家真的会完吗?不对,白家完不完跟她没关系,她帮的也不是白家,她帮的是白鹤染啊!她相信,不管白家最终结局如何,白鹤染都是不会有事的。再退一步讲,就算白鹤染跟十殿下的婚事因此而告吹,但白鹤染这个人也足以让她出手相助。

银珠,你看到于本了吗?月贵人问她的小宫女,他好像没跟来。

银珠说:何止是没跟过来,宫宴没有正式开始时于公公就退出殿去。奴婢瞧他那样子好像是身子不舒服,就去打听了下,这才知道竟是闹了肚子。

月贵人想起有一次皇后娘娘说走了嘴,透露出德福宫那边好像有人往出外消息。她说不好那个能递出消息的人是谁,但德福宫自上次出事之后,确实是交给于本全权去管的。

云梯停住,众人走出梯厢,云梯再上升,去接另外的人。

已经下来的人都跟在天和帝的身后,匆匆忙忙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往恰合宫的方向走了去。

彼时,白鹤染就站在恰合宫的院子里,站在她身边的,是她的三妹妹,白燕语,还有五皇子,君慕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