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帝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的人,而且他这个人脾气特别的冲,就算是当了皇帝也没改得了这个暴脾气。年轻那会儿,但凡边关有小国挑衅,他到是会先派使臣去试探,去谈和。

不过多数情况下是谈不拢的,于是天和帝一言不合就亲自领兵上战场了。

当然他也不是不懂得隐忍,就拿老太后蓄养私兵这事儿来说,他一忍就是好几十年,就为了把老太后养在外头的那些个狼崽子都找出来,一网打尽。

不过归根到底,天和帝还是一个暴脾气,暴脾气的人通常还有个毛病,就是最忍受不了别人威胁他。你跟他好好说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多半情况下他都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可一旦跟这种性格的人叫板,那暴脾气是永远都不会选择退让的。

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的天和帝,君长宁的撒泼已经把他的怒火掀到了极点,他怎么可能受威胁,怎么可能会妥协?

于是天和帝一声怒吼:“说!朕让你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说完之后就给朕收拾包袱滚去寒甘!还有你——”他忽又指向白明珠,“没有贵妃,也没有妃,朕给你们脸你们不要,那冷宫也不要住了,滚回你的娘家,等着跟白家一起被诛九族!”

白明珠脑子嗡地一声响,差点儿没当场晕过去。她一把扯住天和帝的袖子,条件反射般地哀求:“不要,皇上,臣妾不回去,臣妾不是白家人,是君家人啊皇上!您不能把臣妾也诛九族,否则寒甘国君娶到的就是一位母亲被废的公主,寒甘不会放过她,也不会与我们东秦的。皇上,如果您要废了臣妾,那这场和亲就没有意义了,皇上三思啊!”

“白明珠!”君长宁又炸了,“你就是这么当娘的?就是这么当母亲的?刚刚我那么求你帮我说说情,你都坐在那里不吱声,我以为你被吓着了,我以为你是不敢,闹了半天你不是不敢,你只是觉得是我去和亲,对你的自己没有威胁对吧?你是不是还觉得只要我去和亲了,你就可以做贵妃,心里还挺美的?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娘,女儿遇到事情你不闻不问,现在轮到你自己有事了你就开口说话了?白明珠你就是个王八蛋,就是个贱人!”

啪!白明珠一个巴掌照着君长宁就甩了过去,结结实实打在君长宁的脸上,“你给我闭嘴!听听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是什么话?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做女儿的?”

“那是因为娘教的不好!你这样的娘能教出多好的女儿来?你心里从来就只有你自己,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我只是你上位路上的台阶,你就想踩着我的尸体一步一步爬到贵妃的位置上去。白明珠你怎么这么能算计啊?算计白家还不够,现在又来算计我,我是你女儿啊!”

这母女二人的对怼听得下方宾客云里雾里,这怎么还扯出诛九族来了?这怎么还扯出白家来了?白家遇了什么事要被诛九族?那得是多大的罪啊?

人们又齐唰唰地看向白家人那桌,其中有不少是与九十两位殿下的亲近之人,包括右相刘德安和上都府尹韩天刚等,皆是一副担忧的神态。

两位殿下离京了,如果白家真出了事,他们这些人能保得下两位未来王妃吗?

白明珠无意再理会君长宁,她只是苦苦哀求皇上:“放过臣妾吧!臣妾打从入宫那天起,就是皇上的人了呀!要不您把臣妾打入冷宫吧,臣妾宁愿入冷宫也不想回白家!”

“你想的美!”这话还是君长宁说的,“为了活命你真是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白明珠,你就回白家去吧,跟你那群龌龊的娘家人一起去赴死,我君家会把你们统统都诛了!”

下方终于有人忍不住,高声问了句:“皇上,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要诛白家九族啊?”

不等天和帝说话,君长宁就歇斯底里地大叫——“白兴言他睡了皇妃!还生了儿子!如今的五皇子就是白兴言跟李贤妃通~奸所生!他根本就不是皇家子嗣!”

随着这一声嘶吼,千秋万岁殿上瞬间就安静了。

白兴言跟李贤妃?还生了五皇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五皇子怎么可能不是皇上的儿子?白兴言哪来的胆子?皇上又如何能被蒙骗多年?

还有,这一切六公主是如何知道的?如此秘闻,隐瞒了二十多年,为何在今晚被揭露了出来?这确是诛九族的大罪,可白家被诛了,天赐公主怎么办?未来的慎王妃又怎么样?

一时间,无数个疑问在人们心底掠起,就这还并不是全部,人们想到的太多太多了,甚至有人都已经脑补出一部宫廷伦~理大戏,更有甚者还想到了如果天赐公主和白家四小姐也被诛杀,十殿下和九殿下说不定就会反。到时候东秦大乱,血流成河。

想到这些事情的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再抬头去看天和帝,只见老皇帝的脸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如果这时候递过去一把刀,他一定会杀了六公主这个亲生女儿。

宾客们大吃一惊,后妃们也大吃一惊,甚至就连君灵犀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出。

她只知今晚父皇和母后都不大对劲,她九哥和十哥莫名奇妙地被突然调离京城。心里头一直在纳闷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也隐隐觉得今晚宫宴兴许会不怎么太平。

但再不太平也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那个生得像狐狸一样的五哥,不是她的亲哥哥吗?

如果白家因此被诛了九族,那红忘怎么办?红忘算不算白家人?

人们各怀心思,就连陈皇后也从凤椅上站了起来。只是她并没有多么吃惊,很明显这件事情她之前就已经知晓了。但知晓是一回事,被人当众揭穿又是另一回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出皇帝被人戴了绿帽子,这个皇上以后还怎么当?

这种时候,她必须得站出来圆了这个场。

于是她起了身,步步往前,一直走到了君长宁对面,这才开口道:“六公主嫉恶如仇大义灭亲,实乃国之典范。本宫念你出嫁在即,却也将失去母妃,失去外祖一家,身世实在可怜。故本宫做主,送你一封号,让这个封号伴你出嫁,随你一起到寒甘去。希望你每每听到自己的封号时,都能想到今日这一段往事,都能想到自己为了得到这个封号,费了多大力气。”

陈皇后一边说一边做出思考状,半晌才道:“便叫无义吧!无情无义无亲无挂,你当得起这个封号,也只有你才当得起这个封号。无义公主,你该感到高兴才是,毕竟不是所有公主都配得到一个封号的,也不是所有公主大婚之时都能得到称号的。封号属于加封,迄今为止,就连嫡公主也没有封号,你该谢恩。”

“我呸!”君长宁当时就急了眼,“你才无情无义,你才无亲无挂!不要以为你是皇后就可以随意羞辱我,公主的封号是皇上给的,你不配!”

“本宫说配,就配。”陈皇后认真起来那是连天和帝都左右不了的,区区六公主,她还没放在眼里。“来人,拟懿旨,六公主的封号为无义,即日起和亲寒甘,永不准回朝!”

一句永不准回朝,便意味着君长宁这一生都回不到东秦了,包括死。

君长宁疯了,嗷嗷大喊,不停地咒骂,可惜无力回天。

天和帝一句话都不说,用沉默默许了这一切。只是在看向君长宁的目光里也有那么一瞬的心疼了不舍,可惜也是转瞬即逝,特别是在君长宁吼出另外一句话时,更是狠狠地一个巴掌糊了上去,大骂一声:“畜生!”

君长宁说的是:“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个假儿子如今正跟他的亲妹妹在颠~鸾~倒~凤,君慕丰正在跟白燕语欢好,正在做不~伦之事!这就是报应,对你们全部的报应!”

老皇帝的巴掌糊得极狠,直接将君长宁从殿上打到殿下,一直打到了白鹤染的脚边。

君长宁摔倒在地时掉了两颗牙,再抬头,看到的是白鹤染凶残的目光。

君灵犀的声音扬了起来,带着极度地愤怒:“君长宁!你骗我说你有话要跟燕语谈,你骗我说你们是表姐妹,要说说家里的事,让我把燕语交给你。我信了,没想到你竟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你简直不是人!君长宁,你不是人!”

白鹤染蹲下身上,盯盯地看着眼前被打掉了牙齿的六公主,一只手如利爪般掐上了她的咽喉,指甲都陷进了肉里。远远看去,就好像君长宁的脖子都要被她掐断一般。

有人惊呼:“天赐公主,不可杀人啊!她还要嫁去寒甘,不能死!”

君长宁的目光里也满是恐惧,脖子上的疼痛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她是真真切切地觉得白鹤染会杀死她,绝不留情面……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