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父皇,做个选择吧!

那件事是皇家丑闻,君长宁料定她父皇最终的处理方式就是吃个哑巴亏。至于那个便宜皇子,兴许过段时日就会被秘密处置,这对于皇家来说是很平常之事。

但她跟她母妃的口必须得堵上,而且揭了这件事情还是大功,所以她母妃得到了从前可望不可及的地位,而她,也摆脱了去寒甘和亲的宿命。

这个结果原本让她很满意,甚至她还能因此而看到白家被抄斩。

白兴言这是灭九族的死罪,她看得出父皇的决心,今日就是要将白家一网打尽的,她父皇甚至把她九哥和十哥都支走了,就是怕那两个人为白家求情,为他们的未婚妻求情。

她以为只要过了今晚宫宴,她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那个曾经让她受到屈辱的白家也将不复存在,白鹤染也能跟着一起玩完,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是万没想到一切竟会变成这个样子,万没想到她的父皇突然之间来了个大反转。

君长宁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的心态已经彻底扭曲,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她和白明珠全都被骗了。而骗她的人,居然是她的亲爹。

她看向天和帝,声声质疑:“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才是东秦真正的公主啊!为何你处处维护一个认来的干女儿,却要置亲生女儿于死地?父皇,这样对我不公平!”

天和帝的脸阴得几乎能下出雨来,他反问君长宁:“朕何时想要置你于死地过?朕只是让你去和亲,公主和亲,这是东秦自建都以来的规矩。你一个又一个的皇姐都能去和亲,为何你就不行?你比起她们来,有何不同?”

“那灵犀又与我们有何不同?就因为她是嫡公主?”

“对,就因为她是嫡公主。”天和帝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就因为灵犀是嫡公主,所以她的婚事必须是最慎重的,就算要和亲,也不能和到寒甘那种地方。嫡公主出嫁是国之盛典,又岂是你能够比的?”

妃嫔堆儿里,月贵人的声音传了来:“六公主处处要与嫡公主攀比,莫非是有做嫡公主的野心?莫非康嫔娘娘并不满足于贵妃之位,而是想当皇后?”

此言一出,下方那些朝臣们当即就不干了,左右丞相、四方言官都站了出来,齐齐呼吁:“万万不可!妃替后位,鸠占鹊巢,乃国之大难。陈皇后这些年于国于民都当得起母仪天下四字,康嫔哪里配跟如今的皇后娘娘相提并论?更别提取而代之了。何况就冲着六公主这副模样,老臣说得难听一些,就跟市井泼妇没有任何两样。她自小就是养在生母身边的,能教出这样的孩子来,她的生母又能好到哪里去?”

“还有,之前康嫔娘娘被打入冷宫,是因其毒害生母。连生母都可以毒害,可见此妇人心肠歹毒宛如蛇蝎,咱们东秦可不能要这种皇后啊!皇上三思啊!”

众臣请愿,就因月贵人的几句猜测,瞬间就将白明珠给推上了风口浪尖儿。

白明珠吓得直打哆嗦,想辩解,又觉得辩解也是无力的。

她明白了,皇上根本不是想对她论功行赏,反而她和长宁揭了这桩事,狠狠地扫了皇上的颜面,皇上这根本就是把对白兴言和李贤妃的恨全都撒到她们母女身上了。

是啊,这么大的事,她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皇上会不知道的呢?这位国君从来都是精明的,从来都没吃过亏,即便是那德福宫的老太后谋划多年,也从来没在皇帝手里讨着半点便宜,反而这么多年私兵就是白白养着,从来都不敢露头。

所以,李贤妃的事,皇上不是不知道,皇上只是不想说,又或者是没到说的时候。否则那李贤妃死后为何没进皇家陵寝?这难道不是皇上在表明一个态度么?

结果她和长宁送上门来,巴巴的把这个脸给撕破了,不但撕得皇上没了脸,还撕坏了皇上稳稳步下的局。她这哪里是有功,分明就是有罪。

“母妃,你说句话呀!”君长宁不再跟陈皇后较劲,她开始去晃悠白明珠,“母妃,父皇这样对我们,分明是想置我们于死地!他已经如此不仁了,我们还对他存什么义?咱们把当年那件事给说出来,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别好!哪怕说出来之后他把我给打死我也认了,死了也好过去寒甘强,我宁愿死也不要去寒甘!”

君长宁的话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是什么事呢?什么事能让六公主一再提起,而且皇上又明显是在回避?六公主还说说出来之后会被皇上打死,这更是让人好奇。

一时间,人们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等着听皇家秘闻。

却唯独白家这一桌,人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林氏压低了声音跟红氏说:“怎么办?六公主要说的是阿染说的那件事吗?这事儿如果压下来不公之于众,或许二小姐和四小姐给求求情,皇上还能放过我们一家。可一旦要是被当众戳穿,皇上的颜面往哪里放?他不对我们杀之而后快,该如何出得了这口怨气,如何换回帝王的尊严?飘飘,我们完了。”

红氏也哆嗦了,之前她一直都算是冷静的,因为她心里有底,知道白鹤染和白蓁蓁都不会放着家里亲人不管,就算两位皇子离了京,她们也会再想别的办法。

可是现在红氏也慌了,因为一旦君长宁把这个话说出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偏偏这时君长宁又大喊道:“父皇你既然如此对我,那我就要把你后宫的事都说出来!把你被人戴绿帽子又帮人养孩子的事也都说出来!你不让我好好活着,我也绝不让你痛快!”

“不要!”红氏下意识地就惊呼了一声,这一声惊了许多人,人们诧异地往白家这桌看过来,不只看惊呼一声的红氏,也看一直坐着没动的白鹤染。

六公主的话已经太叫人震惊了,可是谁也没想到紧跟着有了反应的居然是白家的小妾。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白家小姐跟六公主要说的秘密有什么关系吗?

君长宁也向红氏看了过来,一边看一边笑,“怎么,怕了?怕我把事情说出来,你们一家人就都没得活了?哈哈,白家,也有你们害怕的时候?红飘飘,你的女儿不是要嫁给我九哥吗?你信不信,我这话只要往外一说,你的女儿就再也嫁不成。不但嫁不成,她还得跟着你们、跟着她父亲一起去死。还有白鹤染,你不是也要嫁给我十哥吗?我告诉你,你做梦!在这件诛九族的大罪面前,你们一个个的还想当皇子妃?还想好好活着?怎么可能。”

她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似乎又想起什么事情来,突然就神采飞扬,整个人高兴得都快要跳了起来。甚至她已经拍了手,一边拍手一边告诉天和帝:“对了父皇,女儿还有一份大礼想要送给您呢!这事儿我怎么就忘了,这可是我精心准备的大礼,不只送给您,也送给白家人。你们一个是我的本家,一个是我母妃的娘家,可都是我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这么好的礼物我自然最先想着的就是给你们。怎么样,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白鹤染心里咯噔一下,君长宁那得意又挑衅的神态让她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不好的预感。特别是君长宁说的话,一份大礼,她隐隐觉出,这一份大礼怕不会是好消息。

下意识地,白鹤染又往君灵犀处看了去,好在这一次君灵犀也朝着她看了过来。可以看得出君灵犀有些慌,像是有话要对她说,但两人离得远,这种时候凑到一起说话也不太好。

白鹤染有些着急了,一双眼微微眯着,迸射出的精光让不小心瞥见的人遍体生寒。

君长宁就是不小心瞥见的其中一位,白鹤染这样的眼神直勾勾地射向了她,她看到的那一刻几乎窒息,也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死亡来袭是一种多么恐怖的体验。

但是她顾不得别的了,她已经没有退路,她的父皇要送她去和亲,她如果不最后再搏一下,就真的要被送到寒甘了。

那哪里是去和亲,那分明就是去送死啊!她的二皇姐熬了多年,最后不也是死了吗?

所以早死晚死都是死,去了寒甘就是死路一条。她绝不能去!

“父皇,女儿最后一次问您,如果您肯收回成命不让我去寒甘,其它地方随便您选。我就是不想去寒甘,除此以外,您把我送到罗夜或是歌布我都没有二话。父皇,最后一次,你若点头,女儿就跪下给您赔罪,您若摇头,女儿就把知道的事全都说出来!”

白明珠也意识到今日是没有回头路了,就算她认了送女儿去寒甘的事,君长宁也不会认。

所以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站起身来,跟君长宁站到了一边,同时目光冷冷扫向白家那一桌人,冷漠得完全没有人看得出这是一家人。

“父皇,选吧!”君长宁勾起唇角,露了一个阴森森的笑,“您可得想好了,您若摇头,断送的可不仅是皇家颜面,还有文国公白家全族人的性命,包括你的两个未来儿媳……”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