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两道秀眉比之前拧得更紧了。

老夫人看着她这副模样心说完了完了,这肯定是没有谈好,皇上是不打算放过白家。

她恨得咬牙: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居然真的不肯替你父亲求情,居然真的不想让我们白家留下一丝血脉。我就不明白,白家没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将来你出嫁就会连个娘家都没有,将来你在婆家受了气,连个娘家都不能回!损人不利己的事,你为什么要做!

白鹤染不解,我做什么了?明明是你儿子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也是受害者之一,你不回家去好好教育你的儿子,跟我这儿吵吵什么?儿子是你生的,也是你养的,子不教父之过,母也逃不了责任。如果暂时不想回去骂儿子,那就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反省,好好想想为什么你生出来的儿子女儿一个不如一个,你男人跟别人生出来的儿子却成为了优秀的大将军。

面对老夫人一次又一次的颠覆三观,白鹤染终于忍无可忍,说出来的话再也不好听,甚至都不肯留情面。她告诉老夫人:我该给你的回报都已经给过了,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反之,今天你能够身体康健地坐在这里,对你的歪门邪说高谈阔论,还要感谢我多续了你一年的寿命。以前没告诉你,被君长宁气的那一回,已经耗尽了你的阳寿,我苦不回来,你现在已经是一捧黄土。是我妙手回春多送你一年过活,你若是觉得太搭我的人情,若是不愿意要我对你的施舍,你就告诉我,一年寿命我收回就是。

老夫人听着这话下意识地就往后缩,险些撞翻了椅子。她惊恐地问白鹤染:你要干什么?我跟你说,杀人偿命,就算你是公主你也得偿命!我的命是我自己的,谁都拿不去!

刚刚往后仰的时候,是红氏在后头扶了一把,此时听老夫人又说出这样的话,红氏一脸厌烦地道:拜你儿子所赐,你都已经是要被诛杀之人了,谁还会为了一个将死之人再脏了自己的手?白老夫人,看清楚现实吧,真正害了你害了白家的是你的儿子。

我儿子没有害我,也没有害白家,都是这个心术不正的小贱人使的坏!她直指白鹤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父亲他也是一时糊涂酿成大祸,可你明明有法子救他,或者再退一步,你至少还有法子保住轩儿。可是你却偏不,你偏偏要逞能救那么多人,这万一翻了船,一个都救不活,不是把轩儿也搭进去了吗?白鹤染,你安的什么心?

我安的是先把你豁出去的心。白鹤染言语冷冰,行事果绝,白老夫人,既然你也觉得我想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一定保得过来,那你就先把这个位置给让出来吧!少你一个,其它人也多一些机会。她说完,不等老夫人有反应,就冲着刚刚过来提醒她皇上叫她有事的那个小宫女招招手,来,姑娘,过来。

那小宫女快步上前,脚步轻盈,她这才意识到怪不得今日侍候局的宫人都陌生得很,原来早就做了调换,连宫女身上都带着功夫,天和帝是做好一切准备,来应对这一场危机了。

公主殿下有事请讲。小宫女淡淡地道,皇上有旨,让奴婢听从天赐公主的吩咐。

老夫人又炸了:你们都听见了吧!皇上还给她派了宫女听她使唤,这就说明她这个天赐公主在皇上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在这皇宫里还是有地位的。既然有地位,她为什么不救她父亲?她就是想看着我们白家亡了啊!你们可都看清楚她的嘴脸了?

她问的是红氏和林氏,当然还有谈氏。

可转是红氏和林氏齐齐摇头:我们已经不再是白家人了,所以是你们白家,不是我们。

谈氏虽然也吃惊于宫里宫人还肯听白鹤染的话,也意识到白鹤染应该还是有能力能保住一些人的。但也正因为如此,她就更不敢跟老太太同流合污站到一处,生怕惹恼了白鹤染,将她跟老太太归到一类去,连着她们一家的死活都不管了。

于是谈氏退了一步,冷着脸说:我虽然摆脱不了白家,但我跟我们家二老爷早年间就已经摆脱了主宅,另立了门户。拿主宅的银子生活这个我承认,但是您今儿说的这番话我却是不认同的。谁的命都是命,都是你的孙子孙女,怎么就有高低贵贱之分了?你的大儿子惹祸,让我们都跟着倒霉,这笔帐还没跟你们娘俩算呢,你说话别总捎带我们,没人跟你一样。

谈氏的话说得特别直接,红氏的话说得也够绝,老夫人一时间竟被怼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个上得前来的小宫女一见闹成这个样子,便也将白鹤染的心思猜了个十之七八,于是主动问:公主殿下,是不是老夫人不太舒服?奴婢送老夫人去客殿歇着吧!

白鹤染摇摇头,不用去客殿,直接送出宫吧,就送回文国公府,让她去陪着她的儿子。说完,冲着老夫人扯了个阴森森的笑来,去吧,回去等着,抄斩的圣旨即刻就到。

你老夫人惊得魂儿都快没了,阿染,你当真如此绝情?当真一点儿都不顾念从前的情份?你可是说过,会一辈子孝顺我的呀!

一辈子吗?白鹤染扯了扯嘴角,一辈子有多长我不知道,但是打从你存了心思要用别人的命去换你白家血脉时,你之于我的一辈子,就已经算是终结了。

她的话说完,人重新坐回椅子里,那小宫女二话不说上前一步就抓住了老夫人的胳膊。

老夫人就觉得自己这胳膊被这小宫女一抓,就像是被铁钳钳住了一样,不但生疼,而且完全无法挣脱。她心头大惊,这宫女竟是会武功的。

明珠,明珠救我!情急之下,老夫人大叫,求救的对象便是坐在天和帝身侧的康嫔。

此时正值一段歌舞结束,有人看到白家老夫人似乎跟天赐公主吵了架,然后有宫女上前搀扶了一把,看样子是想往大殿外头送。起初人们只以为是老夫人要先回府,却没想到她离席才两步,就冲着康嫔娘娘喊出了这么一句。

一时间,大殿上安静下来,喝酒的也不喝酒了,唠磕的人也不唠了,甚至有几家夫人正在给儿女说亲,这会儿也全都停了下来,纷纷将目光再次投到白家这一席上。

老夫人今日的反常让所有人都摸不清头脑,因为印象中白家老夫人是一个端庄大气又明事理的老太太,从来也没听她大声说过话,更没见她做过出格的事,今日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挨了天赐公主的欺负?可不是说天赐公主同这位祖母的关系非常好吗?

人们百思不解,白明珠也不解,但也不明白这老太太为何突然就叫了她的名字,还在求救,求什么救?这是宫宴上,难道还会有什么危险?

白明珠一脸厌恶地看向老太太,别说没有危险,就算是有危险她也是不会去救的。今日她之所以能坐在这里,是因为她的女儿向皇上揭发了白兴言当年跟李贤妃的丑行,也揭发了五皇子根本就不是皇上的亲生骨肉这件事情。

她进冷宫是因为老太太,出冷宫是因为大义灭亲彻底跟白家绝裂,她怎么可能会再帮这老太太说话?她巴不得这老不死的早点死掉。

于是白明珠就只是看了她一眼,很快就别过头去,拿了个果子慢悠悠地吃起来,跟没听见一样,甚至还开口道:怎么不跳舞了,刚才那场舞挺好看的。

白老夫人彻底傻了眼,想再跟女儿求几句,却突然又想起白鹤染的话来:你生的儿子女儿一个不如一个,你男人跟别人生的儿子却成了保家卫国的大将军。

是啊,她生的一个不如一个,儿子如此,女儿也一样。她怎么就忘了,这个女儿曾经想要毒死她啊!就是因为毒她未遂,被人揭穿,所以被打入了冷宫。

女儿恨她都来不及,如何会帮她?

她被那小宫女假意搀扶实际是硬架着离开了千秋万岁殿,白鹤染看看往她们这桌瞧过来的众人,笑笑,举起了酒杯:对不住了各位,我祖母年纪大了,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有的时候就会发臆症,会把真的当成假的假的也当成真的,让诸位见笑了。今日大年,别因为我们家的事扫了大家过年的兴致,来,我请诸位一杯,算是赔罪,也算是对过去一年的告别。过了今晚,咱们就要迎来崭新的一年了。

这话说得没什么毛病,人们虽然心中依然疑惑,但也不至于就僵在这里跟白鹤染计较她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况不管怎么回事,那也是白家的事,不关他们的事。

于是人们举起杯,有嘴甜的妇人说:祝天赐公主新年快乐。

人们附和:新年快乐!

白鹤染仰头,一饮而尽。

这时,忽然有个声音在男宾那头扬了开来,是个她熟悉的声音,正问道:不知已被打入冷宫的康嫔娘娘为何又被放了出来,皇上,今晚大年夜,有冷嫔与宴,可是不吉利的。

白鹤染顺着这声音望去,唇角渐渐上扬开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