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走到白家的席位前,冷若南三人见白家老夫人来了,纷纷起身行礼,然后不再多留,将座位让给了白家女眷。

白浩风白浩轩二人也跟着一并落坐,甚至就连白兴武也跟着坐下了。

可是这边才刚坐下便有个小宫女走上前,施了礼说:抱歉,白家二爷,还有两位小公子,你们得到男宾席去就坐,这边是女宾,可不好乱了规矩。

白兴武一脸的不耐烦,我们一家人就说会儿话,这宫宴不是还没正式开始么?一会儿我就带他们到那边去了,你给通融通融。

小宫女摇摇头,都快哭了,白家二爷,您别为难奴婢,奴婢在宫里没什么脸面,您执意坐在这里,回头总管公公知道了,会打罚我的。二爷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到对面去吧!

白兴武还要说话,谈氏在边上扯了他一把,示意他别再闹腾。关氏这时已经拉过白浩风,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照顾好弟弟,这才让两位少爷拉着手离开。

白兴武见两个侄子都走了,自己也不便多留,起了身闷哼一声也离了席。

白鹤染扶着老夫人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其它众人亦各自落座,她这才轻开了口反问老夫人:祖母,他欺负我不要紧,难道您忘了他还几次三番想要杀死自己的母亲吗?这样的儿子真值得您为他求情?

值不值得他也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老夫人泪流满面,阿染,你没有为人母你不知道,从我十月怀胎起就能每天都感受到他在我的肚子里面孕育着,再到生下他来,一天天养大,他的生命早就同我是一体的了。他不管犯了多大的错,都改变不了他是我儿子的事实。阿染,我承认我也曾对他失望过,甚至绝望我,我甚至动过亲手杀死他的念头。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事后我就后悔了,我只是没好意思说。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真的能忍心杀死自己的儿子,哪怕是看着他被别人杀死,那我也是活不成的。

老夫人不停地说着母子连说,不停地说着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甚至最后还说:如果真要诛九族,那就诛吧,不能因为怕死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承认,你们也不能因为怕死就不承认他是你们的父亲。反正我是不会照你安排的去说的,谁都不想死,但那是咱们的命,就谁也跑不掉。说完,擦干了眼泪,一张脸彻底板了起来。

白鹤染听着老夫人的话,再看着老夫人视死如归的样子,忽然就觉得这一切十分好笑。

她那么努力地为这个家着想,那么努力地想要保住她在意的人,她以为她想要保护的这些人会完完全全站在她的这一边,可是到了最后,她却成了最无情无义的一个。

她这是图什么呢?她一个穿越而来的灵魂,这些人根本也不是她真正的亲人,她不过是借居在这个身体里的一道灵魂而已。之所以回来,是想着自己不能白占了人家的身体,原主过得那么苦,她该回来替人家报仇的。

如今报仇的机会来了,她可以将这一家子都算计进去,这不正是对原主和原主那个死去的娘亲最好的交待吗?她为何还要费劲力气去为这一家子人开罪?

她是毒女,是来享受第二次人生的,不是来扶贫的。与其在这里跟这一家子拎不清的人多费口舌,不如趁早离去,过她的策马奔腾潇潇洒洒的日子,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白鹤染这样想着,心里便生向往,就连眼里都流露出兴奋又迫不及待的光彩来。

这道光彩刚一闪现就被白鹤染成功地掩了去,但却没能逃过白蓁蓁的眼睛。

白蓁蓁更加慌了,甚至比之前意识到家里出了事要祸及九族还要慌。

她一下子就抱住白鹤染的胳膊,声音打着颤地道:姐,你要干什么?你不可以丢下我,不管谁不理解你,我都理解你,我姨娘和弟弟也都会理解你。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是我们三个,再加上三姐,这几位我是一定能够保证的。还有林姨娘,她就三姐一个女儿,三姐的选择一定就是她的选择。还有二叔家三叔家,人家更没理由去给咱们那个爹陪葬。所以姐,你不用听祖母的,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我们绝对拥护你!

四丫头!老夫人怒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你爹,是你亲爹!从小到大,你爹没什么地方对不住你的,今日你是如何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没有对不住我吗?白蓁蓁都听笑了,祖母,若非我外祖家有钱,我今日的处境绝对不会是这般。当初他把我和二姐姐一起拦在门外,从府门关上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认我这个女儿了。还有三姐,祖母我告诉你,三姐根本不是自己失足掉进了云梦湖里,她是被父亲一脚踹下去的!三姐是他的亲生女儿啊!是亲生骨肉啊,她犯了什么错要被亲爹踹下云梦湖?祖母父亲这是谋杀,你为何一定要为一个杀人犯辩解?

祖孙三人争论的声音不小了,就算千秋万岁殿上有鼓乐奏鸣,就算其它席面上的人听不到这边的动静,但至少白家这一桌人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红氏林氏早有心理准备,关氏性子一向冷静,却唯独谈氏心慌,脸都吓白了。

她死死地抓着关氏的手,哆哆嗦嗦不停地问: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白兴言他又惹了什么祸?阿染的意思是说要诛连九族吗?那就诛了他好了,凭什么要牵连我们?说完又冲着老夫人道,母亲,当初你们把爵位给了大哥,还把我们从国公府里赶了出来,分宅另住,我们已经是吃了大亏的。如今为什么还要让我们陪着他一起死?对于母亲来说,不应该手心手背都是肉吗?你舍不得你的大儿子,难道二儿子就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

混账!老夫人砰地一下拍了桌子,引来了不少人都往这边看。冬天雪和默语冷眼扫过,那些看过来的夫人小姐们被这四道冷冰冰的目光吓得一缩脖,再也不敢往这边看。

老夫人停了一会儿,又开了口,声音是轻了些,但依然在呵斥谈氏:我的儿子我自然都疼,所以绝对不允许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出事。今日之事如果换了兴武,我也是要为兴武说话的。至于陪不陪着一起死,他们既然是亲兄弟,那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能他哥哥是文国公的时候他跟着享福,等到了大难临头就要各自纷飞。兄弟是亲的,打断骨头连着筋,跟夫妻是不一样的。她狠狠地剜了谈氏一眼,又道,何况老身不认为兴言他有本事能犯下诛连九族的大罪,指不定是捕风捉影呢!

谈氏气得咬牙,他当文国公,我们跟着享什么福了?他明嘲暗讽地骂了他弟弟多少年,母亲难道都忘了吗?何况我说过,这个文国公的爵位原本也有我们家二老爷一份的,就算爵位给了他,我们也应该得到对等的补偿。可惜我们除了一座小宅院和每月的贴补之外,什么都没得到,反而今日还要被他牵连把命都送了,母亲可真是慈母!

慈母多败儿,谈氏这是在讥讽老夫人呢!

可是讥讽又能如何?她就算现在指着鼻子骂老夫人又能如何?她们所有人现在都得赌,赌白兴言没有犯下滔天大罪,赌这个罪不会赌连九族,也赌白鹤染能不跟老夫人一般见识,在皇上面前说说好话,把她们这些人都给保下来。

然而,白鹤染的心都凉了。一向认为最最疼爱自己的祖母,终于还是因为她的儿子跟自己翻了脸,在孙女和儿子面前,老夫人果断地选择了儿子。哪怕这个儿子那么孝,哪怕这个儿子几次三番地想要杀死她,可是一句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就让这位母亲义无反顾地选择站在儿子那一边,甚至不惜搭上全家人的性命。

她在做最后的努力:祖母,就算不心疼我们,还有轩儿呢!轩儿可是您的孙子,是我们白家的根,你就能忍心让轩儿跟着他一起陪葬?

我老夫人沉默了,是啊,还有孙子呢,孙子是白家的根啊!如果把孙子也搭进去,她还有什么颜面下去见白家的列祖列宗?阿染,你就保不下轩儿吗?

白鹤染笑了,我为什么要保?老夫人前一刻还咬牙切齿地让我们所有人为你的儿子陪葬,现在又要让我去救你的孙子,凭什么?她偏头看过去,目光中尽是失望,你的儿子犯下了滔天大罪,除了我说的那个办法之外,谁都逃不过去,也包括我。祖母还不知道吧?皇上为了不让人阻止对我们白家降罪,已经连夜将九殿下和十殿下都派出了京城,一个往甘寒的方向,一个往罗夜的方向去了。

什么?老夫人彻底懵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