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我谢谢你家月贵人对我那胭脂的厚爱。”白鹤染的话里透着几分无奈,却也很真诚,她告诉这小宫女,“我的胭脂在年前都已经清了存货了,实在没有现成的,今晚只能请月贵人重新洗了脸,再换别的胭脂凑合用用。不过你告诉月贵人,请她放心,我的胭脂她一定还能用得上,只要她相信我,这胭脂她今后就取之不尽,用之不完。”

小宫女听了她这话面色就不太好,有心想跟白鹤染再多说几句,可是却看到于本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她轻叹一声,颇有些遗憾地道:“那就没办法了,奴婢只能回去替月主子洗了脸,再换别的胭脂。公主殿下要不您再想想,真的没有存货了吗?”

白鹤染摇头,“真的没有了。”说完,又压低了声音,赶在于本走过来之前快道:“月贵人心意我都明白,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打算,替我谢谢她。”&1t;i>&1t;/i>

话刚说完,于本已经到了近前,他一直听着这小宫女跟白鹤染说话呢,一字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原本也没觉得怎么样,就是要胭脂,可是说得多了就觉得意思不太对劲。这会儿他似乎看到白鹤染跟这小宫女说了什么,但声音实在太轻了,怎么都听不见。

“是哪个宫里的?大过年的不好好去侍候你家主子,跑到这里来叨扰天赐公主作甚?”

小宫女看了于本一眼,笑呵呵地行了礼:“给于总管请安,奴婢是在顺意宫月主子身边侍候的。我家主子的胭脂用完了,所以就差奴婢来求求天赐公主,看公主能不能出宫去给取一趟。这不,公主说宫外铺子里也没有现成儿的了,奴婢求不成,这就要回去跟主子复命了。”

于本一皱眉,“既然天赐公主手头上也没有了,那你就赶紧回吧!别耽误了宫宴。”&1t;i>&1t;/i>

“是,奴婢这就回去。”小宫女说完,又冲着白鹤染俯了俯身,然后转身走了。

于本原本沉着的脸又覆上了笑,转而对白鹤染道:“区区一个贵人,也好意思指使公主您亲自回去取东西,真是有点儿不知道好歹了,公主您说是吧?”

白鹤染笑了笑,“不知于公公所谓的不知好歹,是在说那小宫女,还是在说月贵人?如果是在说月贵人,那就是以下犯上,也真是有点儿不知道好歹了,于公公您说是吧?”

于本好生尴尬,她怎么忘了,这天赐公主可是位怼死人不偿命的主。于是讪讪地笑笑,哈着脸说:“奴才说的自然是那个小宫女,怎么敢说月主子,公主多虑了。”

“哦,原来是我多虑了。”白鹤染点点头,“是多虑就好,不然我还以为于公公如今权势滔天,连后宫的妃嫔都要看您眼色才能过活呢!”&1t;i>&1t;/i>

“哪里哪里,奴才不敢,奴才是万万不敢以下犯上的。”

“那你说你我之间,谁是上谁是下?”她忽然转了话题,“今日站在这里,是该我听你的,还是该你听我的?”

于本的额上见了汗,他知道,天赐公主这是要难了。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自然公主殿下您是主子,奴才只是个奴才,要说以往,自然是奴才听您的。可今日是宫宴,您进了宫,宫里的规矩大,所有人都要恪守宫规,自然不能像平常那样随意。”

“那什么叫做随意思?”她再问于本,“若本公主只是想要去找找嫡公主和我那三妹妹,于公公是否认为这也是随意?”

“这……”于本一脸为难,“奴才就是个奴才,还请公主不要过于为难。今日宫里人多,若是所有人都随意走动,那不就乱了套吗?所以还请天赐公主见谅,今日所有与宴宾客,除了这天秋万岁殿,哪里都不能去,公主您也不能例外。”&1t;i>&1t;/i>

“很好。”白鹤染伸出手,拍了拍于本的肩,于本下意识地就往后缩了一下,面上竟显得十分惊恐。她笑了,“怎么,你怕什么?于公公,我若没记错的话,从前咱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你帮过我的帮,我也给过你赏,可没见你何时这么怕过我。于公公,人们常说做贼心虚,你这是怎么了?做贼了?”

于本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公主您说的是哪里话,奴才怎么可能做贼。”

“没做贼你怕我干什么?”白鹤染挑眉,“本公主自认为今日态度算是和蔼,既没动怒也没给谁脸色看,怎的你今儿就转了性子,见着我不再热络不说,这还怕起我来了。怕什么呢?我又不吃人,只不过拍了你的肩膀一下,怎么,被我拍一下就会死?”&1t;i>&1t;/i>

白鹤染一边说一边笑,“既然今儿这场宫宴大家都讲究个翻脸无情,那我也就不用客气了。什么从前的情份,什么曾经的守望相助,过去的就让它们都过去了,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咱们就当从前谁也不认得谁,谁也不用给谁留颜面,从现在起,各自珍重。”

她也想开了,既然皇上如此绝情,连要把她送到寒甘去和亲的主意都打了,那她还客气什么呢?她从来都不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从来都不会束手就擒任人欺凌宰割,人敬她一尺,她可以还人一丈。可若人欺她一丈,她必加倍讨回,不死不休。

白兴言是睡了人家媳妇儿没错,是犯了滔天大罪也没错,但她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曾怀疑过,偌大皇宫,戒备森严,可以说几乎就没有死角。后宫那种地方,或许女眷可以走着走着就走过去,侍卫只当是去看哪位主子不会阻拦,可一个男宾是怎么走进后宫的?&1t;i>&1t;/i>

白兴言得有多大的本事避过宫中耳目站到李贤妃跟前,又是有多大的本事能继续避过宫中耳目跟李贤妃一度春宵?他是文国公,不是武国公,身上那点子三脚猫工夫连一个侍卫都打不赢,还指望他能通过重重阻碍深宫会佳人?

再者,那李贤妃是得有多大的胆子敢做这种事?后宫生活固然苦闷,但当初皇上并没有遇着受专宠的江妃,雨露天恩也是均沾的,怎么就能让她难耐到要去勾搭大臣?

所以白鹤染当初就认为这绝对不是一起白兴言自主的事件,就算白兴言的确是色心冲了头,但能够促成他走进后宫、见到李贤妃、再春宵一刻,这一系列所为都成功了的,背后一定有一只手在推动这件事情的进行。而这个消息既然落到了叶家那里,这幕后的推手便是猜都不用猜,是那位叶太后无疑了。&1t;i>&1t;/i>

这样算来,是皇家欠了她的啊!

忽然之间心情大好,她挽了白蓁蓁的胳膊,再不理会于本,只往殿前走,走到自己该坐的席位上,悠悠哉哉地坐了下来,然后轻开口,告诉白蓁蓁:“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手反击。蓁蓁你一定要记着这个规律,如此才不会吃亏。不过反击之前,你自己也得先有准备才行,我一直劝你跟九殿下学点儿真本事,哪怕只是能防个身呢!”

白蓁蓁原本听她二姐姐跟于本说话就觉得奇怪,于本今天的态度更让她奇怪,这会儿白鹤染又跟她说什么防身的话,她就忍不住犯了嘀咕:“姐,我怎么觉着气氛不对劲呢?你是不是有事?为何那位于公公对你的态度跟从前大不相同?还有你刚刚说的话,防什么身?是要打架吗?姐你放心,虽然我不会武功,但是打起架来我可是一点儿都不会吃亏的。”&1t;i>&1t;/i>

她一边说一边习惯性地抖了抖手,继而有些遗憾,“可惜了,进宫不能带兵器,否则我把我的软鞭拿进来,一言不合我就抽他们,定把他们抽得满地开花。”

白鹤染点点头,“蓁蓁你这气势是真好,不管有没有那个本事,至少底气是足的。放心,没什么大事,就算有事,姐也能护好了你。只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如何才能化劣势为优势。”

既然从前的丰功伟绩都不做数了,那么她就得给自己换一换筹码。

她得好好想想,该换什么筹码呢?

今日宾客布席跟上次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白鹤染坐的位置依然是右边席第一桌,同坐的除了她和白蓁蓁之外,很快就又来了白瞳剪和三夫人关氏。

她很庆幸老夫人没来,也算是皇家还有良心,没有把年迈的老人也叫进宫里。

白瞳剪一坐下就拉了她们姐妹说话:“你们说怪不怪,今日宫宴的贴子不但下到了文国公府和我们将军府,就连二叔的小白府也接到贴子了。二叔和二婶也来了,我上来时看到他们在后头排队呢,估计还得一会儿才能到。还有,贴子是下给小白府所有人的,千娇也接了贴子。可是二叔二婶以她身子不适为由没让她来,听说宫里不信,还派了太医去看诊。”

白蓁蓁听得直皱眉,“那千娇堂姐是真的生病了吗?太医诊出什么没有?”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