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千秋万岁殿十分热闹,大年的宫宴本就讲究,山上山下几乎挂满了各式灯笼,每一个灯笼底下都有宫人看守,生怕夜风吹歪了烛火,将灯笼引燃。  白鹤染远远地就看到白蓁蓁在同几个女孩子说话,那几个人看着不算眼生,但也绝不眼熟,想来应该是上次宫宴的时候稍带着看到过,却并没有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

。  宫宴现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男宾在左,女宾在右,两方或有往来,但也都是点到为止,绝不深谈。到是男宾与男宾之间,女宾与女宾之间相聚甚欢,男宾这边

谈国事,女宾那头话家常,也不知是哪位夫人小姐听到了好笑的事,时不时还能听到咯咯的笑声。  她站在大殿门外仔细看过,白蓁蓁到是在,但是白燕语却不知去了哪里。再瞅瞅,大皇子、六皇子和七皇子都在呢,除去不在京中的九十两位,还缺的就是二皇子和

五皇子。

她没心思去合计二皇子到了哪里去,只一门心的在想五皇子在哪,白燕语在哪。皇家已经如此对她,那对身份比她还尴尬的五皇子,能没有行动吗?

“姐,你怎么才来!”愣神儿的工夫,白蓁蓁蹦蹦跳跳到了她面前。“我下晌就进宫了,还以为你也能早点到,没想到你却这么晚,等一会儿宫宴开始定罚你酒。”

白蓁蓁性子一向开朗活泼,也容易与人打成一片,许是今儿又交到了新的朋友,心情好,所以连要罚她二姐姐酒的话都说了出来。

白鹤染心里感叹,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生死已经迫在眉睫,却一点都不自知。  不过再想想,到底就是十二三岁的少女,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指望她能知道什么呢?相比起同龄的孩子,白蓁蓁做得已经够好了,她甚至能帮着她担起一整个今生

阁,还在九皇子那里揽下了阎王殿所有的帐目明细。

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自然配得起最优秀的男子,可惜,明明已经选定了今生良人,却要在今晚彻底葬送了。

她几乎都不敢往深里想,白蓁蓁那么喜欢的九殿下,如果让她放弃,她放得下吗?  “姐!”白蓁蓁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你愣什么神儿呢?是不是被我这身新衣裳晃花了眼?”小姑娘一边说还一边提着裙子在她面前转了一圈,“很好看是不是?这身冬裙是三姐新给我做的,她给咱们都做了新衣裳,天衣庄的人今儿一大早送过来的,说是紧赶慢赶总算赶到了年前做完,让咱们过年有新衣裳穿。二姐,你也有份,等宫宴结

束随我回家去拿。”

白鹤染心里再叹,宫宴结束回家?还回得去吗?

她握上白蓁蓁的手,白蓁蓁惊了一声:“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穿少了?”说着就要把人往千秋万岁殿里面拉,“快进来,里面有好多火盆子,暖合。”  白鹤染回了下头,见于本并没有像之前那们跟上来一直粘在身边不走,而是站得不远不近,既能看到她的活动范围,又不刻意靠近。如果说话的声音低一些,也是听

不见的。

她对这个现状很满意,于是放心地跟着白蓁蓁进了大殿,怕白蓁蓁立即就呼朋唤友过来说话,她轻轻掐了一下她的手腕,并在白蓁蓁扭头看她时,轻轻眯了眯眼。

白蓁蓁从前是不会明白这种暗示的,她甚至会因为有人无缘无故掐了她一把而惊叫。  但是现在不会了,她跟惯了白鹤染,也看惯了九殿下,一手操持今生阁,也经常出入阎王殿。一些人情理短大事小情,还有偶尔的暗语、小动作,她多多少少都有那

么点儿数。

就比如现在,她相信她二姐姐绝对不会是掐着她玩儿,也不会以为白鹤染微微眯起的双眼是因为看不清楚东西。她心里明白,十有八九是二姐姐有话要对她说了。

“姐,怎么了?”白蓁蓁又凑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问,“是不是有事?”

白鹤染轻轻“恩”了一声,然后声音极轻地问她:“你三姐呢?不是跟你一起进宫的吗?”  “哦,你问三姐。”白蓁蓁松了口气,“问三姐你搞这么神秘干嘛?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吓死我了。”她一边说还一边拍拍心口,然后告诉白鹤染,“三姐是跟我一块儿

进宫的,原本国公府里的贴子只下到了我这儿,可是没想到今儿一早就又收到了一张给三姐的贴子。看她喜滋滋那样子我就猜想肯定是五殿下给她送来的,一问还真是。”  她一边说一边四下张望,望了一会儿就摇头,“大约半个时辰前她被灵犀给叫走了,我算计着这也该回来了,怎么还没回呢?灵犀也没见过来,估计两人跑到哪里去玩

了。没事,姐你不用担心,有灵犀在,没人能欺负得了三姐。”  白鹤染没说话,她不能告诉白蓁蓁自己真的很担心,不管有没有君灵犀她都担心。这件事情不是在这样的地方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白蓁蓁性子急,思虑得没有那

么周全,万一听了之后有什么过激反应,这事儿就更不好办了。  她只能拍拍白蓁蓁的手告诉她:“跟紧了我,不管一会儿谁叫你去做什么你都找理由推掉,今天晚上就一直和我在一处。还有,不管宫宴上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我没有

反应,你也不许搭茬儿,哪怕是让你很接受不了的事情都不许插话,所有的事都交由我来处理。”  白蓁蓁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大对劲了,她很想问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二姐说的话这样凝重。她怎么也想不出宫宴上到底会发生什么,因为以她们现在的

身份,以她们跟皇家的关系,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才对。

可还不等她问,就见一个小宫女笑意盈盈地奔着她们这边就走了来。

白鹤染轻咦了声,她认得这个宫女,是月贵人常带在身边的,只是不知何迎着自己来了。  “奴婢问天赐公主金安。”小宫女端端正正地给她行礼,说话声音不大不小,既不张扬,又不刻意背着人,问过安后便自报家门,“奴婢是跟在月主子身边侍候的,月主

子时常念叨天赐公主的好,因为您送给她的胭脂真是绝世好物,就算擦不出皇后娘娘那般的盛世美颜,但至少在这后宫里除了皇后娘娘,也就属我家主子是翘楚了。”

白鹤染眨眨眼,月贵人派来夸她的?怎么就突然派个人过来夸她呢?

心里犯了合计,面上却是笑着道:“一些胭脂而已,不算什么大事,月贵人何必放在心上。若是用着好,回头我再多调配一些送过来好了,也难得她喜欢。”  “哟,那可就太好了,奴婢替我家主子谢谢公主。”说完,又冲着白鹤染拜了拜,再抬起头时,面上就有些不好意思,“奴婢斗胆跟公主殿下问问,您家里或是胭脂铺里可还有现成儿的胭脂?就是之前送给月主子的那些种类,可还有现成的吗?实不相瞒,我家主子这会儿正在梳妆,可是胭脂里头有好几样都用完了。可脸都已经擦了一半

,再换别的胭脂又对不上颜色,何况我家主子也不喜欢别胭脂,就派奴婢来跟公主殿下问问。如果还有的话,能不能请公主立即出宫,为月主子取一些胭脂过来?”

这宫女话说到最后,特地强调了“立即出宫”四个字。

白蓁蓁没听明白,但白鹤染却懂了。月贵人这是在给她送消息,让她立即出宫,却也不是为了取什么胭脂,而是借此机会从皇宫里逃出去,有多远走多远。  自从上次月贵人为了帮红忘走了一趟德福宫,她就在心里头默默地记下了月贵人这份情谊。只是情谊是记下了,却一个在宫外,是个臣女,一个在内里,是个宫嫔,

她想还了这份情谊也无处可还。便在临去青州之前准备了不少特制的胭脂送进宫去,虽不比皇后娘娘用的那种药丸金贵,却也足以让月贵人用着惊艳。  她以为一些胭脂并不足以还了月贵人为红忘费的一番心思,就算当初月贵人的情面是还给罗氏的,但她既然说领了这个情那就是领了,日后但凡月贵人有所求,她必

竭尽所能就是。

可没想到她都不等还完人前上一个情,这月贵人就又送给她下一份情。

这到是让白鹤染有些弄不明白这位月贵人了,这可不是阳光明媚时的锦上添花,这分明就是四面楚歌下的雪中送炭。  按说没有深交情的人在这种时候应该避嫌才是,应该离她远远的,以免被波及到。可这月贵人却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被牵连,反而主动出面帮她,白鹤染明白,这个人

情是欠大了。

但凡今日能够躲过一劫,今后月贵人有什么不情之请,她也无法拒绝。  可是不管怎样,她都是领情的,都是感激月贵人的。就算对方是在赌她没事,也是在赌她的一身本事今后能帮自己的忙。可这种赌也要有勇气才行,也要真的信得过

她才行。

人生能够得到一位能在要命的时刻跟自己一起对赌之人,也算快活。  只是这个胭脂,她无法去取……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