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点点头:“红姨放心,就算我自己出不一,我也会把蓁蓁和燕语给换回来的。你救过我哥哥一命,这是我该还给你的。”

“你胡说什么呢?”红氏眼睛就急红了,“我不要你一命换一命,我更不要你还我救过忘儿的恩情。那是我自愿的,不需要还。阿染,你是蓝姐姐的女儿,就跟我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如果一定要你用命去换蓁蓁,我死也不会同意!”

久未开口的林氏也出了声,她说:“是啊,如果你死了,她们回来了又有什么用?我们该怎样生活?二小姐,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有你活着,我们才能有希望。”

白鹤染吸了吸鼻子,点点头,“放心,我会带着你们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说完,再不多留,大步走出前厅,一路出了文国公府的大门。临上马车之前她吩咐刀光:“你送红夫人和林姨娘去红府,东西尽可能的少带,因为没有时间给她们收拾了。”转而又对岐黄说,“对不起,我没有预料到事态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会把你带进上都城来。现在你跟着刀光一起走,先到红家去,其它的事宜待今晚过后我再来安排。”

岐黄已经懵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听着白鹤染的吩咐,让她怎么做就怎么做。

刀光带着岐黄回府了,去催促红氏林氏赶紧搬家,白鹤染又告诉冬天雪:“你去一趟镇北将军府,只告诉老夫人一句话,就说是我说的,告诉她,白兴言不是她的孩子,当年她难产,孩子已经死了,白兴言是抱养来的。这件事情只有老夫人和老太爷知情,如今老太爷已经故去,想要查明真相也不难,滴血验亲既可。白兴言的血不会跟白家任何人融到一处,因为他原本就不是白家的血脉。”

冬天雪没有犹豫,点了头,骑了马就走。虽然心里也不确定老夫人真的能听明白这个话,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差不多也都了解了,大不了多解释几句,老夫人应该能明白她家主子这是为了保住白氏全族。用一个白兴言换一个家族,这笔帐老夫人应该能算得明白的。

冬天雪翻身上马,默语在后头喊了一句:“我们在百仪门等你,时间如果来得及,记得去找找迎春!”见到冬天雪冲身后挥手,这才跟着白鹤染一起上了马车。

马平川一声鞭响,马车就要出发,这时,突然从国公府里冲出一个人来,直接伸开双臂拦在了马平川的马头前面,同时厉声大喝:“你们都给我停住!白鹤染你下来,你给我下车!”

车厢帘子被掀开,同时传来默语不耐烦的声音:“五小姐,你又闹的是哪一出?”

白花颜见车停下就也不再在前头拦着,干脆冲到车厢跟前二话不说就往上爬。

默语急了,“干什么你?疯了不成?这是二小姐的马车,谁给你的胆子爬上来!”说完,一点儿都不客气,抬起一腿就把已经爬了一半的白花颜给踹了下去。

对于这位五小姐根本就不需要怜惜,因为这五小姐就不配被人怜惜,一次次作死,一次次遭殃,还一次次不知道悔改,这样的人能留着她自生自灭,已经算是仁慈了。

可白花颜不这样认为,她是白家的五小姐,她是主子,凭什么你默语一个下人就敢踹我?

于是摔倒的同时张口就骂:“默语你个贱蹄,居然敢踹我,以下犯上,按家法论该把你给打死!小贱人,你以为文国公府是什么地方?容得下你撒野?你给你闪开,把你的主子给我叫出来!白鹤染你出来,你个缩头乌龟,别以为躲在马车里就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了,你装圣贤给谁看呢?你个贱人,你们都是贱人!把国公府搅成一滩烂泥你就想跑,算什么本事?”

白鹤染从车厢里探出头来,秀眉紧锁:“白花颜,你瞎闹腾什么?”

“我瞎闹腾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瞎闹腾什么?”白花颜急了,“这话该我问你才对。白鹤染,你要么不回家,一回家直接就奔梧桐园,紧跟着父亲就写下了两封休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父亲关在梧桐园还不够,还想要彻底拆散这个家吗?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花颜说着说着就哭了,“你是天赐公主了,你也和十殿下订了婚约了,所以你不在乎这个家,竭尽所能地摧毁这个家。我知道过去家里对你不好,可那也都是大人们的事,你要报仇要算帐你跟大人们算,冲着我来什么劲儿啊?你娘死的那年我还没出生呢,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么害我?你知不知道这个家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过了这个年才十一岁,我还没订亲,我还要嫁人,我还得指望着文国公府庶小姐这个身份寻个好人家。我生母没了,嫡母也没了,唯一就剩下个父亲,你还想把他也给折腾没了吗?姐,你也是我姐,我也是你亲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呜……”白花颜说不下去了,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默语也没了办法,总不能再下车去打人,何况这个样子的白颜语她也不太能下得去手了。

白鹤染也是无奈,越是着急越是出错,虽说她打从心底里不愿意进这趟皇宫,可迫在眉睫的宫宴也不是她说不去就不去的。与其拖着,还不如早点去一探究竟。

她轻叹了一声,走下车来,伸手扶了白花颜一把,“别哭了。”

白花颜下意识地使了小性子,用力把手一甩,成功地将白鹤染给甩了开。甩完之后自己还愣了一下,因为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把这个一向彪悍的二姐姐给甩了开。一时间蹲在地上不知所措,只抬头看着她的二姐姐,一抽一抽的,心里还是委屈。

白鹤染也没有再去扶她,只是用平静的声音对她说:“这个家确实有可能要被拆散,但动手的人绝对不是我。我们的父亲在许多年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如今我怀疑朝廷已经开始追究了,所以我不得不对家里人做出安排。”

“那我呢?”白花颜开口问她,“你对家里人做出了安排,为何不安排安排我?难道我不是你的家人吗?你是不是想救出红夫人和林姨娘,然后就留着我跟父亲一起去送死?他到底犯了什么罪能让你顾忌成这般?你是未来的尊王妃啊!你还为朝廷立下过汗马功劳,难道都抵不过父亲犯的罪吗?二姐姐,我知道你一定行的,你救救他好不好?他纵是有千错万错,可他是我们的父亲啊!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如今白家的爵位不能再世袭了,也就是说,他是最后一代文国公,一旦他死了,这个家也就完了!那,我们怎么办?”

白花颜站了起来,一双手死死地抓着白鹤染的袖子,脸上满是泪痕。

其实白鹤染很想把她给甩开,然后再告诉她白兴言是你的父亲,但不是我的,真正的白鹤染早就已经死了,我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给她报仇的。她也想对白花颜说,我为什么不管你,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从前做过的哪一件事情值得我在这种时候对你出手相救?

可是这话终究还是没说,她甚至觉得自己很可笑。这白花颜不过就是个十岁的小孩儿,她多大了?身体年龄十四岁,可心里年龄都过三十了,她跟一个十岁的小孩儿较的是什么劲儿?十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呢?眼界又能有多宽?平时再顽劣跋扈,到了这种时候也就只剩下害怕,甚至还要哭着来求她这个一向不被看好的二姐姐。

孩子就是孩子,她不该跟孩子一般计较。

“罢了,是我想得不周全。”她抽出袖子,伸手拍了拍白花颜的手臂,“去找红姨吧,让她带你一起到红家去。记着,好好跟红姨说话,如今父亲已经写下休书,官府的官文我也已派人去通知立即修改,她不再是我们府上的红夫人了。你还要求着她帮你,就好好说话,别再像从前那样任性,二姐姐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就这些吗?”白花颜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可是我不想走,我想咱们家好好的,我以后再也不使坏了,我再也不造谣三姐了,我也再不跟你做对了还不行吗?你别放弃这个家,我不想寄人篱下,我不想没有家。二姐姐求求你,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救救我们这个家吧!”

十岁的孩子哭起来是哇哇的,是没有忌讳的,白鹤染忽然感慨,也就只有这个时候,这位白家的五小姐才真正像个孩子,才做了真正附和她年龄的事。

可惜,她再想帮她,却已经来不及了。

“听话,二姐姐也不想没了这个家,我会尽量想办法把家保住,可是花颜,我也必须告诉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也别认死理留在家里不走。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兴许这场宫宴我去了,就再也回不来,我连我自己都不能保,如何来保护你?”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