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过府门又不入,里头的侍卫已经听到了动静,可惜开门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他跟落修二人快马离去的背影。看方向,应该是进宫去了。

江越睡不着,一直在等他十哥回府,这会儿抻着脖子往外头看,越看越糊涂。

“老魏,你说我十哥这大半夜的过门不入,这能是出了什么事儿?”

老魏就是魏然,这会儿正陪在江越身边跟他一起分析:“看样子像是进宫,可这大半夜的宫里能有什么急事,老奴也想不出来了。该不会因为明儿有宫宴,急着叫咱们殿下进宫一起去准备准备?又或者皇上来了什么新鲜玩意,急着叫咱们殿下进宫去一同观赏?哎呀爱什么事什么事吧,进趟宫而已,还能怎么着?等明儿王爷回府您自己问问就知道了。”

确实,进趟宫而已,不能怎么着。以前君慕凛也经常大半夜的被叫进宫,有时是因为有紧急军报,有时是因为有紧急政务。但更多的时候是老皇帝突然得了个好物件儿,忍不住要跟儿子显摆,还有小公主君灵犀又闹脾气谁也管不了,只能叫她十哥进宫镇压。

总归都是君家那点儿事,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今儿也不怎么的,江越就莫名的觉得心慌。

他返身回府,告诉魏然:“反正我也是睡不着,不如我也进宫去看看吧!”

魏然吓了一跳,“哎哟我说小爷啊!您可消停一会儿吧!那皇宫是随便说进就能进的吗?您也不瞅瞅这都什么时辰了,三更半夜的谁能放你进宫?你当你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呢?如今对外放出去的消息可都是从前的小太监江越已经重病不治,死了,你说这大半夜的突然出现,你是想把守宫门的禁军都给吓死吗?”

“那我就在府里干等着?我真是不习惯,以前天天住在皇宫里头,有个什么大事小情的立马就能知道。现在可到好,跟个傻子似的,什么事儿都靠猜。”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魏然苦口婆心地劝,“您要实在睡不着无聊,不如跟老奴去试试为宫宴新做的衣裳。明儿就要进宫了,再出宫门可就是十一殿下了,马虎不得。”

江越闷闷地回了府,心情不是很好,但也跟着魏然去试了衣裳。

“咱们王爷一回京就张罗着给您建府邸,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搬家了。”

“得了吧!”江越一挥手,“他一回京就想着见媳妇儿,直接就奔天赐镇去了。”

“那是当天晚上,第二天不是就回来了吗?府邸都给您选好了,就用以前的三皇子府。十殿下说了,新建一座府邸用时太久,怕您等不及,不如就用以前的平王府,反正也是空着的,重新修缮装饰一下就可以用。到时候就看皇上给您个什么封号,刻了匾额就挂上去。”

“称什么号啊,我就是个干儿子,还真能封王封爵的?”

魏然一跺脚,“哎哟小爷,什么干不干儿子的,那就是个说法,给外人听的。”

君慕凛带着落修奔在从尊王府到皇宫的街道上,经过慎王府时他忽然很想停下来去见见他九哥。也不知道见这一面要说什么,甚至都想不明白为何突然兴起要见他九哥一面的想法。

他只是忽然之间想到白鹤染所说的那种感觉,那种很强烈的、不好的感觉。

有了想法,策马的速度就降了下来,可直到马匹掠过慎王府的大门口又奔出了老远也都没停。他到底还是没有停下来,到底还是放弃了去见他九哥。

落修觉得他的迟疑,以目光询问,君慕凛微微摇头,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的动作。落修立即明白,那意思是,身后有人跟着。

什么人呢?自然是那个来传消息请十皇子入宫之人。

那人是间殿的,落修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只属于天和帝一个人的神秘阻止,自认为凌驾于阎王殿之下,也不只一次地有间殿的人出动对阎王殿进行探访。

说好听了是探访,说不好听了,就是老皇帝不能对阎王殿完全放心。

之所以阎王殿一直忍着,是因为他们自信能力在间殿之上,也自认为干净清白。所以面对间殿每隔段时日就来一趟的行为,也就视而不见,反而还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今晚又是间殿出动,落修心里莫名其妙地也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按说十皇子进宫那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管是白天他自己进宫去,还是大半夜的突然被急召,都是很平常的事。十皇子是老皇帝最偏疼的一个儿子,皇宫就是他父亲的家,儿子去家又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是那位父娶了很多后娘,可后娘也管不了皇子啊!

落修是带着迷茫的心绪跟着君慕凛一起进宫的,可惜,他没进得了宫门。间殿那人给出的理由是:“夜深了,侍卫不方便入宫,请在宫门外等候。”

这似乎也很有道理,落修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跟他的主子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地等在宫门口,默默地看着他家主子一个人走进了深宫。

宫门又咣啷一声关起来了,落修的心绪又开始烦躁。刚刚同他家主子对视的那一眼,他分明也从目光中看到了他家主子同样对这次被急召进宫的不解。但是不解又能如何?皇帝有召,身为儿臣只能遵旨,刀山火海都得遵旨。

君慕凛走在宫中的玉石路面,那个间殿的人不再隐藏身形,而是伴着他一起往鸣銮殿走。

君慕凛又皱了眉,鸣銮殿是处理外政朝政的地方,是接见外臣的地方,是老头子白天里朝政繁多时逗留之处。一般来说深夜被召入宫,凭他以往的经验,就算是老头子让他这个时辰进宫,也该是在清明殿召见。清明殿是在内宫,多处理家事。

可如今深夜往鸣銮殿去,这是出了什么事?国事?

他问身边那人:“为何去鸣銮殿?”

间殿的人知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赶紧答:“不瞒十殿下,是边关出事了,皇上得到消息,罗夜新君上位,登基那日便宣告反了东秦了,不再向东秦朝贡,不再认东秦为主。不仅如此,罗夜兵将集结,已经兵临城下,要将数年前被东秦夺走的一城再拿回来。”

“什么?”君慕凛一愣,罗夜反了?他怎么不知道?

间殿的人没有再说话,因为鸣銮殿已经到了,十皇子想再问什么直接去问皇上好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没有义务再做任何解释。

间殿的人先一步进了鸣銮殿,很快就听到殿内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凛儿,进来吧!”

门外的太监将帘子掀开,君慕凛大步而入,一直到了内殿,方才看到一身疲惫面容憔悴的他的父皇。他一愣,“这是怎么了?区区一个罗夜,反就反了,大不了儿臣带兵去镇压,父皇至于急成这样?”他就想不明白了,罗夜虽是番国中的大国,但还不至于镇压不住。

天和帝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这个最疼爱的儿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凛儿啊!”再招招手,“你过来,朕有话同你说。”

他走上前,还是不解,“到底怎么了?”因为站得近了,老皇帝头上一片白发瞬间入眼。君慕凛吓了一跳,“怎么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白头发?昨儿还没这样?你这状态不对,有没有叫太医来瞧瞧?”说完,转了身就要去宣太医,却一把被老皇帝给拽了住。

“瞧过了,没事,说是操劳的。”

“操劳能一夜白了头发?”君慕凛同他父皇之间说话从来就没有太守规矩,何况这殿内就只他们父子二人。“父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因为罗夜?”

老皇帝没点头,也没摇头,更没直接回答他的问话,只是抓了他的头,轻轻地拍了两下,再同他说:“凛儿啊,父皇最疼你,虽然你下面还有个小十一,但朕一直都把你当成最小的那个来疼,就是这个江山,朕也早就打定了主意,将来是要留给你的。”

“那是将来的事,现在别扯那些。”他顶不爱听关于传位的话题,传位传位,那个皇位别的皇子可以惦记,可以期盼,但是他从来不。因为他知道,当他坐上皇位的那一天,就是他的父亲殡天的日子。相比起皇位和至高无上的权利,他更在乎他的父亲。

老皇帝泪眼婆娑,面上却挤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父皇明白,朕的凛儿是一个重情意的孩子,宁愿不要这个皇位你也想要这个家。所以父皇才疼你,才认为你是最好的。父皇这辈子自认为对得住你,什么都想着你,什么好的都给你,也从来都不让你为难。所以凛儿,如果,朕是说如果,如果将来父皇做了错事,惹了你不痛快,你一定要原谅父皇,一定要多想想父皇的苦衷,不要怨恨朕,更不要不理朕。”

君慕凛被他说得毛骨悚然,“大半夜的你把我叫进宫来,就是要说这些?”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