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黄从府里寻了出来,没寻出多远就看到白鹤染一个人站在街中间,愣愣地看着前方。

她赶紧跑上前,小心翼翼地搀上她的手臂,然后也顺着她目光的方向瞅了去。

可惜,瞧了半天却瞧不出什么门道,岐黄只好轻声问她:“小姐,您在看什么?”

白鹤染伸手往前指,“我在看一个人,刚刚我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从这里走过,还同我说了几句话。可是他说没有时间了,转了身就走,没走几步就不见了影子。岐黄,你也帮我往前看看,是不是我眼睛出了问题?人明明在的。”

岐黄一边看一边摇头,“小姐,奴婢就是从那边一路寻过来的,除了一队巡逻的官兵之外,一个人都没见着。咱们天赐镇只有这一条大街,除非那人进了两边的铺子,不然绝无可能遇不到的。”她一边说一边又打量街两边的房屋,“不能啊,家家都关门闭户的,谁会在这个时辰还收留一个陌生人?小姐,您看得真切吗?那人是咱们镇上的人吗?”

白鹤染摇头,“不是镇上的人,甚至不是咱们东秦人。”

“不是东秦人?”岐黄吓了一跳,“小姐的意思是,有可能是别国探子?那咱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到跟官府说一声,严防死守?探子怎么到天赐镇来了?”

白鹤染愣了一会儿,突然苦笑起来,“不是探子,用不着紧张,至于为何他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我想我已经猜到一些原因了。”

“是什么原因?”

“不能言传。”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抬步行走起来,岐黄见她走的方向是回公主府的路,便也不再追问,只做个乖巧的丫鬟跟在身边。

这一夜实在是有点难熬,睡肯定是睡不着了,原本因为突然生出危难即将来临的预感,想趁这一夜做些准备,至少备些药丸什么的以应不时之需。

但那个名叫玄天华的男子突然的出现,又将她的心绪彻底打乱。

虽然那人出现得时间短暂,与她说的话也并不多,但她依然从不多的话语里找出了关键的讯息,并且通过这个讯息分析出了一个大致的结果来。

无岸海的对面应该是跟东秦这边一样,有一个国土最辽阔的国家,名曰大顺。然后在大顺的周边有许多番邦小国,又或是独立存在的小国,其中一个名为姑墨。而凤羽珩这位皇后就是姑墨的皇后,换句话说,姑墨国君是凤羽珩的夫君。

她们还都在二十一世纪活着时,阿珩是第一个出事的,直升机爆炸,炸得支离破碎。

她们其余四姐妹一直在追查直升机爆炸的真正原因,一直在寻找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可惜直到她被人一枪打死,这个结果也没追出来。

但好在阿珩跟她一样灵魂穿越,落到了无岸海对岸,虽不知最初是什么身份,但想来身份不低,否则也不会被一国的国君相中,娶为皇后。

刚刚那个人说阿珩唤他一声七哥,但是她知道前世的凤家是没有这样一位七哥的,所以那个人是这个世界的人,要么是阿珩现世身份的哥哥,要么就是她夫君的哥哥。

至于卿卿,她实在想不到年纪最小,还在学校读书的风卿卿会出哪一类的意外,但既然人来到了这里,又遇着了那位七哥,就说明意外还是发生了。

五脉之中,三脉出了事,另外两脉距离出事还会远吗?

白鹤染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阿珩和卿卿都在这里,按照这个概率,如果温言和惊语也遭遇变故,应该也来到这里才是。她们五姐妹可以团聚,这应该笑。可是想想她们的团聚就意味着五脉在后世的终结,这就应该哭。

又或者她想的都不对,这应该就是老天最正确的安排。

时代发展至后世那般,秉承古礼的五脉已经很难融入社会了,即便是隐居,在网络科技高速发展的年月,也已经不断地有人在无意间找到他们的隐居之所,然后通过网络公之于众。

五脉曾因为这个事下了很大力气严防死守,可惜终究徒劳无功。

后来凤家选择入世,选择光明正大的生活,用自己医之一脉的所长为权利组织服务。

可也就仅仅一个凤家,其它四脉还是看不开的。

凤家长者说,凤家做个先行者,做个尝试,如果能够被上面接受他们入世继续繁衍生息,那也算是五脉的另一条出路。如果不行,那其它四脉也该有所准备,或逃离,或是继续隐居。

可惜,入世也不行,隐世也不行。凤羽珩的死,她的死,风卿卿的出事,哪一个深究起来能够跟权利组织没有关系?

那个时代,已经不允许有五脉继续存在了。

所以老天爷有了另外的安排,将她们送入平行空间,让她们在平行空间里重新建立、重新经营。或还能将五脉发扬光大,那便是她们的造化。

至于那位七哥,忽然而来,又忽然消失,白鹤染想着想着就笑了。

她怎么忘了,这种戏法当年风卿卿可不只一次地给她们表演过,不是什么神仙来去,而是在出入芥子空间。明明是熟悉的事情,结果时隔太久,她竟给忘了,以至于刚刚那一瞬还真的以为那人就是神仙降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不过再想想那疯书生,之所以会写本杂记记录下自己遇着了仙人,应该也是看到了玄天华进出芥子空间的过程。只不过……

白鹤染的眉心又拧了起来,芥子空间是卿卿的,就算要带别人进出,也该是由卿卿亲自操控,何以那人自己就可以随意进入?

不,也不算是随意,他好像是说什么时间不够了,似乎并不是他主动的意愿进出空间,好像是被迫的,时间一到,不得不进被拉回空间去。而再出来,应该也不会是原来的位置了。

白鹤染想,就凭两人刚刚交换的信息,那位七哥应该对她的身份很感兴趣,虽非故人,却也算是没有见过面熟人,至少两人之间应该有更多的信息需要交换的,他不至于急着走。

之所以走,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自主停留。可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结果呢?莫非是卿卿的空间出了问题?不应该啊!卜之一脉的芥子空间只传历任家主,卿卿身为这一代唯一的传人,自然而然就担了家主之位。那空间在她手里不是一年两年了,早就收放自如。

难不成,是出事的时候空间遭到了损伤?

白鹤染分析不出了,但不管怎样,至少她知道现在卿卿和阿珩都在这里,虽然不一定是在同一块大陆上,但总归是来到了同一个时代。只要都好好活着,总有一天会相见的。

德福宫

今晚东宫元进宫守夜,为太后疗伤。

这是天和帝的意思,因为近几日老太后的伤势一直不稳定,经常大半夜的折腾太医,且基本去一次就是救命的活儿。这眼瞅着明晚就是除夕了,谁也不想大过年的办丧事,所以天和帝发了话,请东宫元进宫来守着,务必保老太后能活出正月。

东宫元对此没有任何疑议,傍晚时分入宫,一直守到深夜,依然不敢松懈。

叶太后躺在榻上,看着一直坐在旁边椅子上的东宫元,大半夜的发出阵阵冷笑。

“东宫元,你不如干脆一针扎死哀家,这样哀家也痛快,你也不用总在这儿守着。”叶太后的声音苍老又沙哑,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让人不由自主地浑身战栗。“东宫元,哀家知道皇上的意思,正月里办丧不吉,所以他拖也要把哀家的命给拖到出了正月。可是你就愿意一直在这里守着哀家?你不回家过年了?”

东宫元很不喜这个声音,听着就皱了眉,可又不能把这老太太的嘴给堵上,便只能由着她念叨。念叨来念叨去,无外乎就是与其这么痛苦,不如给她一针来得干脆。

可惜,她没有死的权利,他也没有给她一针的权利,何况东宫元知道,这老太太其实根本就不想死,甚至在想尽一切办法继续活着。

他是大夫,他能诊出一个病人在一心求死的情况下是怎么样的身体状态,也能诊出一个病人在求生欲极强的情况下又是怎么样的身体状态。

这老太后分明是想活,想好好的活,所以即便身受重伤,即便筋骨尽断,她依然还有力气呼吸,还有力气说话,甚至还有力气运筹帷幄,暗动杀机。

他盯着躺在床榻上的人,很想问问防守如铁桶般的德福宫,是如何将消息传递出去的?

可东宫元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他是医者,医者不问国事。

上都城,尊王府。

君慕凛带着近侍落修刚刚在府门前下马,落修都没来得及去扣府门,就见夜幕暗处闪出一人,直奔君慕凛的面前行了大礼:“十殿下,皇上请您即刻进宫,出大事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