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辰不早,再热闹的天赐镇也安静了下来,也没有人再在外面放烟火,夜市也收了摊。

有人留下来打扫,将夜市摆摊留下的垃圾仔细地清理,店铺摆在外面的桌椅也全都搬了进去。街道上除了巡夜的官兵之外,再没有百姓逗留。

白鹤染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脚步不快,一步一步踏着地面上浅浅覆盖的白雪,像是散步。

巡逻的官兵见了她,起初还愣了一下,继而紧张起来。就想上前拦住问问是哪家的姑娘大晚上的不睡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要知道,这可是大年夜前夕,万万不能出了事情。

可上前仔细一瞅才发现是白鹤染,官差们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更加担心,于是为首的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公主,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一个人在外面?是遇到了什么事吗?看您脸色不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咱们送您回府好不好?”

白鹤染一愣,这才注意到面前的一队官兵,但她心里想着的事情却不想跟这些官兵说,便只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十殿下刚回去,我没什么事,就想在街上转一转,踩踩天赐镇的雪。我们刚才爬山来着,下来时冲得快了,有点累。你们继续巡夜吧,我自己走走。”

“要不属下跟着公主吧!您放心,属下就远远的在后头跟着,看到你回府就放心了。”官兵还是不放心,“虽然天赐镇的治安很好,但这毕竟是年下了,也得小心防范。再者,天都黑了,您还是个小姑娘,属下实在是不放心啊!”

白鹤染失笑,“我的身手比你还好,你们几个围起来都沾不到我衣襟,咱俩谁保护谁呀?”她冲着那官兵摇头,“放心吧,我真的没事,就是觉得镇上的夜里清静,想多走一走。放心,我就走到公主府,然后就不出来了,你们去忙吧!”

话说到这份儿上,官兵们也不好再说什么,想想确实自己的身手不怎么样,听说天赐公主是个高手,看来真的是不需要保护。于是一队人行了礼,就要继续去巡逻。

白鹤染也不怎么想的,见他们转身后突然又开口叫住:“等等。”官兵停住,一脸诧异地回过头来,就听她说,“明日告诉胡大人,就说我说的,过年了更要加强防范,这几日大家就辛苦一些,一定要把这座镇子给我牢牢的保护起来,不允许有一点闪失。”

官兵们一听说是这个事,立即点头应是,并表示胡大人已经吩咐下来,从明日清晨起,巡防会是平常的三倍,一定确保天赐镇百姓的平安,也确保镇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白鹤染这便放了心,挥挥手让官兵们离开了。

而她自己则是继续走在天赐镇的街道上,缓缓的,并不着急。

她在反复思考一件事情,就是自己为何突然之间就产生了一种心慌意乱之感。

她一直强调自己的直觉是很准确的,也正是因为自己的直觉准确,所以才急着让君慕凛立即回京。虽然也不知道让君慕凛回京能解决什么问题,甚至连问题在哪她都不知道,但就是认为京里有个人就更放心,至少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以立即派人通知她,以做万全准备。

什么事需要做万全的准备呢?她停住脚,低着头去看踩着的薄雪,心里愈发的慌乱。

她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慌乱之感,如果一定要说出点什么,那就像是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就要发生,而她并没有为此做好应对。这种情况那就是在打她措手不及,一旦她部署不周,很有可能发生不可挽回的犯错,要面临的也是无法逃避的灾难。

那么,一直以来都在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呢?明明担心,却依然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应对的事情,是什么呢?能让她心慌意乱到如此地步的事情,又会是什么呢?

她微闭了一下眼,复又张开,一个名字在脑子里跳跃出来——白兴言。

是了,白兴言,唯有白兴言跟李贤妃的那件事情,是她无论做出多少努力都没有办法去弥补的,更没有办法去掩盖的。两人不但曾经犯错,甚至还生下了一个孩子,如今那个孩子成为皇子,终日都在皇帝跟前出现,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不小心就会炸了。

她曾想过无数种办法想要把事实掩盖,也想过自己多为东秦立功劳,多为朝廷做贡献,等万一有一天事情被揭穿,她手里能够有更多的筹码去跟皇上做交换。

换她自己的命,换她在乎的人的命,也换她们今生的生活,能够不受这件事情的影响。

她也几次跟白兴言说过这样的话,她说她不怕,她身后有君慕凛,蓁蓁的身后也有九殿下,她有足够的资本去保住她在乎的人的性命。

白兴言信了,可是她自己不信啊!

这话她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但心里没底她自己是知道的。是真的没底,一件给皇上戴绿帽子,还生了孩子的事,如此重罪,她身为白家嫡女,心里能有底吗?

所以,其实她在白兴言面前都是虚张声势,她根本就没有把握保住谁,甚至都没有把握保住她自己。当然,逃是能逃的,这个天下,只要她想离开,还没有谁能拦得住。

可如今的她,真的还能像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样洒脱,那样毫无牵挂吗?真的能舍得扔下那么多她在意的人、扔下白天一起吃辞年宴的那一桌子人,一个人浪迹天涯?

她苦笑,做不到,到底还是做不到啊!

如果今晚的心慌真的源自于这件事情,她想,这或许就是她和白家的一个大劫。这个劫难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白兴言给种下了,不管怎么躲都躲不掉,不管怎么弥补都弥补不了。她和白家除了硬着头皮接受之外,再没有其它的办法。

白鹤染长长地叹息一声,抬起脚步,就要继续向前走。

不管怎么说都是要回府的,如果注定了明日要有一场硬仗,注定了那场宫宴就是一出鸿门宴席,那么今夜或许就是最后的安宁。她必须把这一宿觉睡好,必须把精神养足,才能应对明日所有的突发事件。

她脚步加快,再不愿在街上多做停留,可才走没两步,突然之间就撞上了一个人。

这个人好像凭空出现一般,没有任何征兆,突然一下子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还撞得她鼻子生疼。

白鹤染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不成劫难来得如此之快,老皇帝已经急到直接派人到天赐镇对她下手了?简直可笑,莫不是以为她白鹤染真的就能乖乖束手就擒?

脑子里胡乱想着这样那样的事,但实际上事情却只发生了一瞬,她在撞上那个人的同时就后退了两步,同时内力运起,已经有毒素笼罩住她周身上下,只要她想,立即就可以让身前那突然出现的人毒发当场,一命呜呼。

可是她没动手,因为对方也没有任何行动,两个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白鹤染微微诧异,再仔细看眼前这人,不由得暗里惊叹:好一个谪仙般的男子。

只见这人手握折扇,身着一袭月白长衫,长发随意在脑后披着,却不显一丝散乱,整个人就好像画里走出来的神仙一般,带出一幕墨丹青,出尘脱凡。

“四哥?”她一愣,一声四哥脱口而出,可是叫过之后就发现自己是认错人了。

这人不是四皇子,虽也像,但是四皇子没有他这般谪仙之气,到似染了凡尘俗念,更接地气一些。这人完完全全就是从画中来,只可观,不可碰触,否则就是对神明的亵渎。

可是这世间真有神明吗?她不信,既然自己的灵魂破空而来,她依然不信真有众仙存在。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人不是天赐镇上的,她可以肯定。这个人是突然之间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她也可以肯定。那么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究竟有何目的?

她发现自己的心情有些矛盾,明明应该绷紧神经应对危机,却又觉得这个人真的一点都没有恶意,也不带危险。可她心里还是紧张,这种紧张却不是面对危险人物的紧张,反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至于期待什么,她也不知。

“你是何人?”她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相问,“如何出现在我的天赐镇上?”

对面站着的谪仙之人微微偏头,思考了一会儿又无奈叹息,“你说这里叫做天赐镇?”

白鹤染皱眉,“你不知这是什么地方?那便只说说如果出现在这里吧?”

谁知对方却摇了头,只回她一句:“我也不知。”

“你不知?”她再看他,只觉一阵松香被夜风送来,到像是他那出尘气质,不染世俗。可外表从来都不能判定一个人是好是坏的,她的戒备还在,周身毒素依然在环绕着,只是没有采取主动攻击。她再问他:“那你知道什么?或者……可否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犹豫片刻,终于开口,“我叫……”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