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九的天很冷,而且还下了雪,按说这种日子在上都城的人家都是关闭门户谁也不愿出来的。何况快过年了,该备的东西都已经备得差不多,谁还愿意在这天气出门。

但天赐镇不一样,这是天赐镇建成以来的第一个大年,所以对于镇上百姓来说意义非凡,也显得格外隆重。人们甚至从昨晚上起就办起了夜市,镇中心整条街道大半宿都是烛火通明。

办夜市的目的是方便大家采买东西,许多人白天里都进了上都城,从那边买了好多天赐镇没有的新鲜玩意来,到了晚上就摆摊售卖。还有人进了好些个京里的小姑娘才会提着的好看的花灯,虽然有点贵,但也不是没人买。

用百姓的话来说,现在镇上的生活好了,平日里没有多大开销,谁都愿意在过年的时候买些新鲜玩意来哄孩子开心。哪怕是贵一点,但贵有贵的道理,京里高门贵户的小姐们都能提着的灯,如今看到自家孩子也能提在手里,心里头舒坦。

有人摆摊,就有人逛街,有人逛街就要有人吃饭。

于是一些卖小吃的也摆出了摊位,个个都拿出了自己拿手的厨艺,人们听说夜市上还有小吃买,干脆家里都不开火了,就一家人出来一边逛一边吃。

白鹤染提着兔子灯,跟君慕凛手拉着手来到饺子摊前时,摆了四张桌的小摊位已经坐满了人,每人面前都摆着一盘饺子,也每人都点了一份羊汤,一边暖手一边吃,还时不时地跟同桌的人交流一下:“张叔张婶包的饺子就是好吃,我娘本来说让我出来别吃饺子了,吃点别的,毕竟明儿就过年了,家里也要包饺子。可我一看到张叔张婶这摊子就走不动路啊!”

“就是就是,这羊汤的味儿也地道,哎……”正说着,一扭头,就看到边上来了两个等位的人,瞅着好像有点儿眼熟,这提灯的小姑娘是在哪里见过呢?

再瞅瞅边上的小伙子,哦,这眼睛怎么是紫色的?

等等,紫色?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是十殿下和天赐公主!呀!张叔张婶你们快来呀,十殿下带着天赐公主来你这儿吃饺子了!我的天哪你这里是什么福地,居然把殿下和公主都招来了。”

人们说着话也纷纷站了起来,到也不拘谨,一个个乐呵呵地跟他们打招呼:“草民见过十殿下,见过公主。”然后有点儿不知所措,君慕凛听到一位少年跟身边的人问:“咱们是不是得行个礼啊?怎么行?磕头吗?”

边上的人就说:“对对,是该磕头的,见到皇子和公主可不就是得磕头么。”

于是人们呼呼啦啦地就要往地上跪,白鹤染吓得赶紧开口把他们都给拦住:“可别跪,行万别跪,咱们天赐镇就这么大,你们一跪动静就闹大了,到时候整条街上的人都来给我磕头,那我可就吃不成饺子了。”她说完,还吐了吐舌头,俨然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

人们听她这样说,再看她这小模样,一个个的也都笑了起来。

有人端起自己的盘子给他们让了地方:“不让磕头,但总得让咱们给殿下和公主让个地方,二位慢用,张叔张婶这里板凳有的是,我们拼一拼就能给你们腾出一张桌子。”

天赐镇上的人到也不教条,也知道两人手拉着手出门八成是偷偷溜出来玩的,再一琢磨,天赐公主也才十四岁呀,还没及笄,根本就还是个孩子呢!如果太拘束了到是坏了他们的心情,不如就随意一些,全当是缘份。天赐镇就这么大,公主都搬回来住了,以后肯定是常见面的,要是每回都三磕九叩的,也确实麻烦。

见人们都挺大方,白鹤染特别高兴,拉着君慕凛坐下,然后就自顾地招呼已经走过来的张叔张婶:“我是听吴婆说的,她说张叔张婶包的饺子特别好吃,正好今儿十殿下来了,还赶上今天有夜市,我就带他一起来尝尝。不过我们在府里已经吃过饭了,吃不下太多,就给我们一碗羊汤,一盘饺子就行,我们分着吃。”

张叔张婶面相十分和善,见到白鹤染来了乐得都合不拢嘴,一听白鹤染爱吃她这儿的饺子,张叔赶紧去下,张婶也乐呵呵地道:“一会儿饺子煮好了您二位尝一尝,要是好吃回头我包好了给公主府送去。冬日里不怕放,搁到外头冻一宿,能吃好多天呢!”

白鹤染也不和她客气,当即就点了头,“行,回头送多少饺子过来,让纪伯给你们结帐。”

“哎哟可使不得。”张婶连连摆手,“公主您爱吃咱们的饺子老婆子我高兴都来不及,哪能要你的银子呢!咱们蒙您大恩保住了命,还有这么好的日子,感激都无处感激,您吃几个饺子怎么还能收银子呢!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白鹤染也把脸板了起来,“张婶,这饺子要是真好吃,我可不是只吃一回。可如果您坚持不收银子,那我可就不好意思再让您给我包了。所以啊,为了我能长期稳定的吃点饺子,该多少银子您就收多少,回头我什么时候想吃了就差人过来拿。”

张婶听她这样说,也知这银子是推不过,于是只好点点头,“哎,那成,公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跟老头子天天在这里出摊,公主什么时候想吃随时就来,差人来拿也行。”

张叔那边的饺子很快也煮好了,端上来之后就觉得有些别扭,于是就对张婶说:“别愣着了,再去拿个空盘空碗,让十殿下和公主分一分,吃着方便。”

“不用。”君慕凛突然开了口,“不用另外拿碗碟,本王不嫌弃她。”

说完,拿起勺子先喝了一口汤,再跟白鹤染道:“还愣着干什么,尝尝啊!这汤确实鲜。”

白鹤染也没犹豫,也拿勺子接着汤碗喝了一口,然后点了头,还对张叔竖了大拇指,“怪不得连吴婶都夸你们,这口羊汤是真地道,太好喝了。”

张叔张婶以及摊上的其它客人这会儿却都看傻了,皇子公主啊,能到小摊上来吃饭就已经够惊世骇俗了,这怎么吃得比他们还不文雅呢?两人居然还共用一只碗,直接就接着碗喝汤,这……不是说大户人家在这方面都很讲究的吗?怎么在这二位身上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人们愣神儿的工夫,君慕凛二人的羊汤已经喝掉一多半,饺子也快吃完了。白鹤染见张婶愣着没走,就干脆跟她说:“饺子确实好吃,张婶要是能忙得过来,明儿就给我府上送去一些。我明日过了晌午就要往京里去参加宫宴,但晚上一定是会回来守岁的,正好吃着饺子守岁,再看看咱们镇上的百姓放烟花。”

张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盯着看人家吃饭实在是太失礼了,于是赶紧道:“哎,好,我记得了,明儿一早就起来包,包好了就送到公主府去。哎哟,真没想到公主您爱吃这口,早知道我就去公主府去帮厨了。原本合计我除了会和饺子馅儿,又能把饺子包得馅儿大皮薄之外,别的也不怎么会做,就是这羊汤还是老头子熬的呢!所以老纪选厨娘的时候我就没好意思去。早知道这手艺对您胃口,我肯定就去了。”

白鹤染边吃边笑,“我不能把好手艺都弄到我的公主府去呀,人们都去我那儿了,那镇上人吃什么呀?我看你们开这么个摊子最好,谁想吃谁来买,我也一样,这才公平。”

说话的工夫,羊汤见底了,她急了,“哎你慢点儿喝给我留一口!”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没顾得上抢羊汤,到是把盘子里最后一只饺子赶紧给塞进了嘴里。

等再回过头来一看,好吧,羊汤彻底没了。

“真是失策啊,光顾着说话都没看住碗。”她冲着面前的男人挥了挥小拳头,“还是皇子呢,居然抱着碗喝,你也不知道顾及点儿形象。”

他抿抿嘴角,邪魅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随手变出一小块儿银子搁在桌上,然后拉起还在愣神儿的小姑娘就跑。结果跑得太急,兔子灯都忘在桌上没拿。

张婶就在后头喊:“没事没事儿,明早上我把灯送到公主府去!”

天赐镇后街一直往深了走就是一处上山口,平时镇上人进山基本都是从这里进出的。因为走的人多了,已经踩出一条山路来,走起来一点儿都不困难。

就是刚刚下飘了小雪花,山路稍微有些滑,但是对他二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两人几乎是一口气跑到了山顶,君慕凛只一个深呼吸就将气息调整均匀,到是白鹤染没那个技术,这会儿正两只手拄在膝盖上呼呼喘气。

好不容易喘明白了,直起身就捶他:“慢点儿跑能死啊!你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还会轻功,我没那个本事也跟着一路往上山上跑,差点儿没累死我。我……”

忽然之间,人被拉入了一个强势的怀抱,一双紫眸越凑越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双唇被紧紧覆盖……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