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你还是个孩子

“为什么夫?你是谁的?咱们两个只是订亲,还没成亲呢好不好,你说话注意点儿!”小姑娘嘴上这么说,却也伸手把他递到面前的花灯给接了过来。“这灯还怪好看的。”

“就是你们镇上卖的。”他逗她,“原以为天赐镇就是个小镇,百姓能安居乐业就算不错,可没想到这里建设起来之后居然还很好。染染,要不咱们以后成亲不住在凌王府了,你娶我吧,招我为这天赐镇公主府的驸马,如何?”

“行啊!”她笑嘻嘻地,一点儿都没有意见,“有人愿意嫁上门来,我自然是乐意娶的。不过,君慕凛,你不跟他们一起回去吗?”她往出镇子的路上指了指,“九哥和五哥可是已经着我们白家的人一起回京了,你却留了下来,难不成今晚就要做我的驸马?”

“求之不得!”他突然凑上前来,将面前的小人儿拦腰一握,“染染,若是你愿意,为夫从今日起就住在公主府,再也不走了,可好?”

“不好。”她翻了个白眼,“给你点颜料你就要开染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就能想到这方面,思想是不是太龌龊了?君慕凛,纯洁一点,你还是个孩子呢!”

他不干了,“你说谁是孩子?本王顶天立地,怎么到你这儿就成孩子了?染染,你是不是对本王有什么误会,还是觉得没验过身不知道本王的实力?要不……今儿验验?”

“验你个大头鬼!”她一下从他怀里挣脱开,还跳出老远,“君慕凛你太不要脸了,去一趟青州回来怎么学得如此油嘴滑舌?我真要怀疑我离开青州的那些日子你都干了什么。”

“干了不少事。”他一一细数,“退了外敌,重建青州,安抚百姓,观察无岸海,总之你能想到的我几乎都做了,但绝对没有所谓的龌龊事,这点请夫人放心。”

“谁是你夫人。”她又白了他一眼,但是对这个态度还是很满意的。“不是说要邀请我去提灯夜游?走吧,是骑马还是坐车?”

“步行如何?”他征求她的意见,“先在天赐镇里走一走,我见街上还很热闹,许多卖小吃食的摊子也都摆着。不如我们买一些好吃的,再去攀天赐镇背后的大山,攀到山顶赏月。”

白鹤染看傻子一样看向他,“逛天赐镇买吃的我没意见,爬山我也没意见,但是你告诉我,腊月二十九的日子里,赏的是哪门子月?你把辞年当十五过呢?”

他也有他的想法:“谁说赏月一定要赏圆月,我喜欢赏弯月行不行?月有阴晴圆缺嘛,你不能因为它还没圆就不看了,也不能因为它还没圆就说它不好看。其实我到觉得月亮弯弯的时候才更真实,毕竟这世间哪来那么多美满之事,人生总归是要有些缺憾的。”

她笑了起来,“还感慨上了,行吧,我就陪你去赏弯月,不过我吃饭的时候光顾着说话,也没吃几口,这会儿有些饿了,咱们先去买点吃的。我知道镇中心有一家卖饺子的,牛肉馅儿,里面带汁,特别好吃。咱们去买一些,不过不能拿到山上,牛肉馅放凉了就不好吃了,我们就坐在摊子上吃好了,再喝一碗羊肉汤,吃饱了再走。”

君慕凛点头,“你说好就好,没想到我们家小娘子才回来没几天,连镇子上哪家卖东西好吃都了解透了。我看要不是因为年前事情多,你怕是一顿都不会在府里吃,都要跑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拉了她的走,“走吧,天赐镇不大,还很热闹,逛一逛也好。”

她低头瞅瞅被握住的手,有心说你撤开,知道镇上人多还这样握着,让人瞧见了多不好。

可这话都到了嘴边了,却怎么也没舍得往外说。她与他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又站到一处了,拉拉手怎么了?她如果这时候甩开他,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握住他?

有时想想自己也挺可笑,明明不属于这个时代,明明对许多专属于这个时代的特征都不太认同,可是活着活着却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被这个时代同化,开始接受了许多这个时代才有的思想。那些属于前生的记忆愈发的模糊,渐渐地,除了关于她们五姐妹的事情之外,其它的许多事情都有些想不起来了。包括爸爸的冷情,妈妈的早逝,都在一点点的淡忘。

她觉得这样也好,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是要放下的,再耿耿于怀那也是回不去的曾经,再念念不忘那也是转不了身的过往。与其常记在心里折磨自己,不如就让这个年代的生活将之取代,从此活出一个新的自己来。

她心里想着这些,与他拉在一起的手就握得更紧了。他似有所察觉,低头看她,唇角含笑,“染染,有没有想我?”

“啊?”她一愣,抬起头来,“你说什么?什么想你?”

他失笑,“什么叫什么想你?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我是问你,提前回来的这段日子里,有没有想念还远在青州的我?”

她这回听明白了,毫不犹豫地点头,“想了,每天都在想。”

他很满足,接着她的手晃来晃去,像个得到了糖吃的孩子。

她也觉满足,甚至希望天赐镇的这条路能再长一些,就让他们无止境的一直走下去,两只手一直拉在一处,两条手臂一直这样摇啊摇,单纯又美好。

走着走着,天空飘了雪花,不大,也不疾。她伸出手,将提着兔子灯的手臂往前伸,让雪花落在水红衣袖上,六角的花瓣一瓣都不少,好看极了。

“君慕凛你快看,这些雪花多漂亮,它们是一片一片落下来的,雪白雪白,花瓣一点都没破,而且这么大一片,我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雪了。”

他失笑,“雪花不都是这样的?只要雪下得没有那么大又那么疾,雪花飘下来就都是这样的,从小到大没见过?头一回见?”

她想了想,摇头,“不是,也见过的,但那是在很小的时候。后来环境污染,气候变暖,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就成不了这么好看的形状,看起来就是一粒一粒,一团一团,落在地上粘粘稠稠的,不一会儿就开始发黑,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摊泥。”

她又说起前世,忽然觉得自己真是矛盾,刚刚以为前世的许多事情都忘记了,可每每遇到什么,还是会自然而然地往前世去联想。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忘记吧?只是有些事情被尘封了而已,不愿再去回忆。

就像前世的白家,其它到她被一枪打死时,白家已经没有人了,所有人,不论嫡系还是旁支,都已经被清除得一干二净。或是死于内斗,或是死于仇杀,或是认为自己来自毒脉,不可一世,嚣张太过被上面清除,甚至还有人是鼓捣毒药自己把自己给毒死的。

当然,更多的人是死在她的手里,虽然不是她直接动手,但或多或少也都跟她有些关系。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亲情的家族,残酷的程度远胜文国公府十倍,所以她不愿再去回忆,因为偶尔片段入侵脑海,都够她痛苦一阵,她何苦为难自己?

现世真好,有完整的花雪,有爱侣相伴,就算也是身陷乱局之中,但因身边强大的助力,便也不觉得辛苦,反到还能从中体验到乐趣。

仰起头,不再说什么雪花,只是告诉君慕凛:“我真的想你了,从离开青州的那一刻就开始想念。我甚至偶尔也会埋怨,为何我们俩总是不能好好地在一起,为什么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要各忙各的。可是后来想想,其实这才是生活啊,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忙完了就又回归到一处,依然你侬我侬,这才是人生,你说对不对?”

他认真看着她,认真摇了头,“染染,其实我是很想早点把你娶回家,你到我凌王府也行,我到你公主府也可,总之还是想日夜同你在一处,哪怕是我远征边境,也想把你带在身边。什么小别胜新婚,我是个俗人,不愿意小别,只愿意天天都守着你。”

“男子汉大丈夫,你有点儿出息。”她笑了起来,接雪花的手也收了回来,但是与他握在一起的手却一动没动,就那么互相握着。“其实我也没什么出息,嘴上说各忙各的,但还是想随你一起征战四方。不过我也有自己的战场,在文国公府也好,在上都城也好,女人也有女人的战场。何况父皇给我下了命令,让我围着上都城建起四座天赐镇,我就觉得肩上的担子似乎不比你的轻。君慕凛,你说父皇是不是把我当男人使了?我有那么大魄力吗?”

“有。”他很认真地回答她,“老爷子看人还是准的,他既然敢把这事儿交给你做,就说明他认为你一定能做得成。当然,他也知道我跟九哥会帮你,甚至四哥……恩,还有五哥,都会帮你。所以他说是让你来建天赐镇,其实是想把我们这些皇子都绑到一处,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守好他的天下江山,守好他的东秦国都。所以你看,那老头儿是不是太阴险?”

说完他也笑了,“今儿这日子,不聊这些。染染你看,前面那个是不是你说的小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