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皇家下聘礼需要多大手笔

老夫人是见过红忘的,但也没见着几次。之前白鹤染去青州那半年,白蓁蓁偶尔会借口带老夫人出去转转,然后就跟红忘见上一面。只是每次老夫人都哭,哭得眼睛又红又肿的,回到家之后还几天都缓不过劲儿来,一想起红忘的傻就抹眼泪,后来白蓁蓁就敢带她见了。

而现在红忘被白鹤染接到公主府,还是为了治病,她心里一下就敞亮了。

但也还是不放心,路上就问白鹤染:“你哥哥真的能治好?能治成跟轩儿一样吗?”

白鹤染知道老夫人是问能不能跟白浩轩一样是正常人,于是笑着摇头:“不能。”

“啊?”老夫人情绪瞬间就低落了,“那,那能治到何种程度?”

白鹤染笑着说:“能治到他晓通古今,文武能论,精通医理,诗文信手拈来。总之,文能凭笔杆子金榜题名,武能以兵法平定天下。祖母觉得,轩儿如今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吗?”

老夫人怔怔地摇头,“阿染你这是在说故事呢?要真能变成那样,那哪里是治,分明就是经了神仙的点化,羽化成仙了。祖母不指望他有多出彩,就是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将来能娶妻生子,好好的过一辈子就行。忘儿这些年受了太多苦了,我只要一想到他傻了我就……”老夫人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李嬷嬷赶紧在别上劝:“可别再哭了,二小姐从青州回来那会儿,连进宫复命都搁下了,直奔府里给您治病,好不容易治回来的,千万虽再因为总是哭又哭坏了。”

老夫人赶紧抹眼泪,“是啊是啊,我不能哭,忘儿要治好了是好事。阿染啊,忘儿是怎么个治法,之前我听你红姨念叨过,当然她也是听蓁蓁说的。刚刚又听你说给忘儿念书,我就琢磨着这事儿究竟真的假的?哪有那样看病的,老神仙也做不到呀?阿染你快跟祖母说说,就一直给忘儿念书,就能把那些书本上的内容都灌进忘儿的脑子里?”

白鹤染挽上老夫人的手臂,轻轻柔柔地说:“既然我做了,就一定是真的,祖母何时见过阿染打诳语?又何时见过阿染做了哪一件不靠谱的事?远的不说,只说祖母,您还记得当初阿染给您治疾,之后您也感叹过要不是自己真的头发也黑了腿脚也好了,还以为是做梦呢?当时您不相信自己的改变,但事实就在眼前,如今也一样。”

老夫人这下子无语了,是啊,当初阿染给她治疾的时候就说过,要让她的状态看起来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不说容貌有改变,只是身体各方面都会恢复像二十年前那么年轻,那么有精力,有劲儿。当时她就觉得是阿染在安慰她,毕竟那是话本子里的仙凡才有的功效。

可是没想到,她的孙女真的就把她给治成了那样儿。所以她该相信阿染,不管任何事情都要相信阿染,只要阿染点了头,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老夫人忍不住又流了眼泪,“要真是能治成那般,那忘儿岂不是可以去考状元了?将来十殿下……”她想说十殿下将来做了皇帝,红忘做个大臣,实在是太完美了。

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一来觉得不该妄议朝政,二来也是想到了她的儿子白兴言。

白兴言这一辈子就追逐权利,在叶郭两家画的大饼下,总觉得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国丈,成为朝局的真正掌舵者。他为了这么个妄想追逐了半生,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一想到白兴言,她忽然就又不想让红忘考什么状元了。

“我看就跟着红家经商挺好的。”老夫人想开了,“将来阿染你前途不可限量,蓁蓁也是九殿下的正妃,红家的经营可就更加稳妥了。忘儿跟着红家经商,做个富家少爷,这是最好不过的事。刚刚是祖母想差了,可别考状元,咱们不上朝堂。”

正说着,一行人已经进了红忘暂住的院子。老夫人的话音就落了下来,走路也轻手轻脚的,生怕自己动静大了再打扰到在怀里治病的红忘。

罗氏正在院子里坐着,一见老夫人来了赶紧迎上前,行了礼小声说:“老夫人见谅,本来应该到府门口去迎一迎您的,可是忘儿这里实在走不开,我得守着。”

老夫人一见了罗氏也是亲,赶紧就摆手,压低着声音道:“不计较那个,我这里也没那么些规矩。咱们都是一家人,忘儿叫你一声娘亲,我就也把你当亲闺女一样的疼,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来看看忘儿,不进屋,就在外头瞅瞅。”

罗氏笑着上前,主动搀扶了老夫人,带着她到了窗边。

主卧寝靠里间儿的位置有一扇小窗子白天里一直是开着的,因为白鹤染说了病人的房间一定要保持通风换气,如此才能保证红忘呼吸到的都是新鲜的空气。

老夫人站在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红忘的床榻,一眼就看见躺在榻上像是睡着了一样的红忘,同时也听见了屋子里传来朗朗书声。再仔细一瞧,竟是个娇巧的小姑娘正坐在床榻边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书本,一字一句不急不徐地给红忘念着。

那小姑娘看上去有点儿眼熟,老夫人琢磨着肯定是在哪里见过的,但又不常见。她合计了一会儿,突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手也指了过去,嘴巴一开一合,无声地跟白鹤染说话。

白鹤染看得懂她说的是“嫡公主”三个字,带着疑问和震惊,于是点点头,拉了老夫人离开窗边,一直绕开主屋,走到了隔壁厢房。待老夫人坐定,丫鬟也上了茶,她这才开口说:“祖母没看错,给哥哥念书的小姑娘就是嫡公主,皇后娘娘的亲生女儿,君灵犀。”

老夫人激动了,“以前我就听蓁蓁说过,说嫡公主对咱们忘儿很是有点儿意思,而且皇上和皇后娘娘也没太拦着。今儿我看这架式,嫡公主都亲自给忘儿念书了,那他们俩……阿染,你可得给祖母交个实底,这嫡公主是不是真看上咱们忘儿了?皇上皇后真能同意吗?”

老夫人这样问,罗氏也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白鹤染。她如今是红忘的娘亲,自然也是最关心红忘的终身大事。虽然君灵犀的意思她都明白,但皇上和皇后呢?她心里还是没底的。

白鹤染瞧着这二人的样子,便知她们心里也是愿意这桩亲事的,只是怕皇上皇后那里不应允。毕竟红忘过去是个傻子,如今还没治好,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变数。

于是她告诉二人:“嫡公主的心意自然是愿意的,但皇上皇后那里,成与不成只看我这次能不能治得好哥哥。如若一个月之后一切都顺利,皇上皇后那里应该没有问题。祖母可以安心,大舅母也该准备着被召进宫,等着皇上给他们两个赐婚了。”

罗氏高兴得都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直转圈儿。她告诉白鹤染:“这个事儿以前我只是自己合计,从来不敢多提半句,就怕希望太大失望也大。这几天跟嫡公主在一起,知道了她的心思,这希望就更大。可忘儿毕竟没有治好,毕竟皇上皇后那关也没过,我这心就还是没着落。可如今阿染你这样说了,那我基本就可以放心了,我相信你的医术,只要你说忘儿能好那就一定能好。等到时候忘儿好了,不用皇上赐婚,我们红家进宫提亲去。”

罗氏也是个行动派,一边说一边就张罗了起来:“还得麻烦阿染送我们进宫,虽然红家也经常进皇宫的,但那都是送货,走的宫门不一样。给忘儿提亲可不能走小门,我琢磨着怎么着也得从百仪门进去,直奔皇后娘娘那里。至于聘礼,忘儿娶的可是当朝嫡公主,再没有比这更尊贵的了,所以聘礼咱们红家得多出。哎呀,应该出多少呢……”

她转头问身边的丫鬟:“都跟着想一想,别光站着,这可是大少爷的终身大事,可马虎不得。都给我好好想想,红家出什么样的聘礼才能配得起嫡公主尊贵的身份。”

她这么一说,一个丫鬟到也真是动了心思,当时就道:“之前听二老爷说过一句话,什么好物件儿都不如真假白银来得实在,所以要是想不到太特殊的,咱们干脆往皇宫里抬金子算了。至于抬多少,那就看朝廷的国库有多大,不管他们现在国库里装了多少东西,反正剩下的地方咱们都给填满,全用金子填。”

白鹤染瞅着这丫鬟说话的架势就想笑,这意思是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钱把君家给砸懵再说?可国库之大,如何填满?红家究竟有钱到何种程度能说出要把国库给填满这话?

不由得又看向罗氏,就发现罗氏似乎并没有感到吃惊,也并没有觉得这是多不靠谱一件事,反而认真地说:“到是可以考虑,反正儿媳妇儿是皇家的,咱们充盈皇家的国库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这也是给儿媳妇儿长脸,毕竟不是谁家都有这个魄力和实力能把国库给填满的。可我就是担心一个事,皇家的国库究竟有多大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