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也觉着好笑,本来没想在这件事情上替红氏说话,但一看白浩轩红着个小脸的样子就觉得真好玩,于是也跟着凑热闹说:“红姨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轩儿你确实是太皮了,课业也落下了不少。我教你药理医理,可没说就因为这个不让你上学,这事儿你得上心,既不能让我在红姨跟前没法交待,也没能耽误了将来你自己娶媳妇儿。”

“哎呀二姐姐,你怎么也跟娘亲一样说这样的话啊!咱们不是说好了,一切规矩按着天赐镇的来,女子需满十八方可出嫁,男子需满二十才能成亲,我还不到十岁,还早呢!”

白鹤染反驳:“不让早成亲没说不让早订亲,你不好好读书,好亲事订都订不到,更别说成了。反正就按你娘亲说的,出了正月你就要以课业为重,我看也别请什么教书先生了,轩儿你这个年纪应该上学堂了。这样吧,上元节之后我就让十殿下送到国子监去读书,不管是不是这块料,先狠狠地读上几年再说。”

白浩轩都听傻了眼,“去国子监读书?那可是天家学堂,虽说也不是不能去,可是我真的没有科考的打算,也不想在学问上出大彩,咱们用得着整那么隆重么?要不这样,就请个先生来家里教吧,我保证课业不落下还不行?二姐姐求求你,我真没有科考的打算,我就想好好学医,你全当帮我实现梦想,好不好?别逼我了。”

红氏也怕白鹤染是动真格的,赶紧就跟着道:“是啊是啊,我也是看这孩子皮,就随口那么一说,阿染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比起上学堂奔科考,我真的更能接受他跟你学医,因为我一想到朝堂我就……哎呀你知道的,这些年朝堂仕途什么的,听怕了。”

白鹤染能理解红氏,嫁给了白兴言,结果白兴言为了仕途坦荡,毫不犹豫地搭上了叶家这班车。这些年家里人受的苦有的是在表面上,有的是能背地里,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于是她笑笑,“我也是逗着轩儿玩的,轩儿在医术上很有些前景,我还舍不得这个徒弟。但是红姨也提醒了我,不能让轩儿太过荒废学业。这样吧,出了正月我就请个好先生来教他读书,这些事情我来安排,红姨放心就是。”

红氏点点头,“阿染你办事我放心,这孩子原本就是交给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们这边说得欢,老夫人却有一事没听明白,于是趁着二人说话的空档赶紧就开了口:“阿染你说什么?天赐镇女子十八才成亲,男子二十才成亲?这是什么规矩?会不会太晚了?十八岁那岂不成了老姑娘了?一般来说,二十岁的男子孩子都老大不小的了,家境富裕的纳了妾的,甚至孩子都有了两三个,天赐镇这个规矩会不会拖累了人家啊?”

白鹤染就知道这个规矩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接受的,特别是上了岁数的人。但天赐镇上的人她不担心,毕竟这里她说了算,镇上人也知道她这个封地之主不管做什么决定都是为了他们好。至于其它的闲杂人等,不管接不接受她也不在意,反正与那些人无关。

但老夫人既然问了,她就有义务好好解释解释。

刚好一行人走进了前厅,依次落座,下人也上了茶点水果,白鹤染将老夫人拉到了主位上坐着,自己则在她的下手边搬了个椅子坐下,然后清了清嗓,这才道:“说起来,这个规矩也是我最近才提出的,还没有在镇上公布。但既然我想到了,那就一定要执行。祖母先前说信得着我的医术,那我便实话同祖母说,之所以定下这样的成亲年岁,也是从医学方面考虑过的。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十几岁都是身体的生长发育期,在这个阶段,身体的器官和机能都没有彻底成熟起来,成亲太早对男女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损伤身体。”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白瞳剪,“其实我几次都想把这个道理讲给堂姐听,但堂姐议亲的事我提前也不知道,所以就失去了这个机会。如今你们两家都已经议了亲提上了日程,我再多说什么就显得不好了。但我还是要劝堂姐一句,成亲可以,想要孩子最好还是等几年。你自己也才刚及笄,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怎么能抚养另外一个孩子?何况孩子生得太早,对身子不好。我是你的亲妹妹,三叔也是同十殿下走得近的,我不会害你。”

白瞳剪最是信服白鹤染,听她这么一说也不由得后悔起来,“你要是早点同我说,我一定不会这么早就让家里议亲的。不过你说孩子的这个事我记着了,我……”她还想往下说,但想想屋里还坐着她二叔呢,便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只告诉白鹤染,“一会儿再同你说话。”

白鹤染也笑,同时也赶紧跟关氏道:“三婶可别怪我,我不拦着堂姐现在成亲,大不了我给她配几副药,调理调理身子。我自己的堂姐我自己肯定是要管的,三婶放心。”

白瞳剪又红了脸,“哎呀阿染你可别再说了。”

人们看了都笑,只有老夫人还是琢磨不过这个弯儿来。女子十八,男子二十,这成亲的规矩也太离谱了,镇上的百姓能干吗?这万一要是不干,联合起来造她孙女的反可怎么整?

因为白家人出来的早,这会儿离晌午饭还有一时辰,白鹤染便提议让大家在府里转转,或者有累了的就在客院儿休息。结果谁也不想休息,都想参观公主府。

白浩风和白浩轩自告奋勇当向导,惹得二老爷白兴武开怀大笑,还一个劲儿地夸白浩风:“你小子也是欢实多了,以前见着二伯我都是打个招呼就远远站着,如今也能主动说话了,还要给我们做向导。对嘛,这才像个少年郎,别一天到晚老气横秋的,你才多大。”

白浩风虽然在公主府才住了两三日,但这两三日通过跟白鹤染还有白浩轩的接触,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所以现在不但整个人都比之前开朗了许多,也恢复了一个少年朗该有的本性,该玩玩,该闹闹,褪掉了几分老成,多了几分纯真。

“二叔说得对,风儿以前是太闷着了,以后不会了。二叔跟我来吧,我带您看看这公主府,这府里可好看了,一草一木都是未来的二姐夫亲自设计的,后宅还有个小池塘,冬日里全冻成了冰,我和轩儿就在上面滑,特别好玩儿。”

一边说一边就去拉白兴武,白兴武也乐得跟孩子们疯一会儿,便回过头来跟谈氏说:“我跟孩子们去转转,你自己跟嫂子们说话吧!”说完又跟白鹤染打招呼:“阿染,一会儿陪二叔喝两杯!今儿是辞年饭,你不喝酒可是不行的。”

白鹤染也笑了,“二叔放心,阿染今儿一定把二叔给陪好,就是怕二叔喝不过我。”

“怎么可能,小丫头片子,等着,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见真张儿!”话音越来越远,不一会儿人就被白浩风拉扯着拐了转,不见了影子。

谈氏无奈地摇头,“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你说你跟你侄女喝个什么劲儿啊!”说完了,又回过头来问白鹤染,“风儿说的那个什么能滑冰的小池塘,水深不深啊?冻得结不结实?冬日里是冷,可万一没冻结实可是很危险的。”

白鹤染赶紧安慰她:“二婶放心就是,那小池塘冻得很牢固,何况就算不牢固也没什么危险,因为那池塘的水冰化开了才到脚踝,就是放浅了冻上给小孩子滑冰玩的。”

谈氏一听这话就放了心,直说:“还是阿染你想得周到。”

白鹤染就笑了,“哪里是我周到,是我府上有位好管家,是管家周到。”说完又看向红氏,“我这公主府可是承了红家不少人情,红姨之前带过来的那些丫鬟可是让我借了大力,要是没有她们帮衬,我这府邸也没这么快撑起来。”

红氏连连摆手,“这我都不放心呢!实在是因为快过年了,国公府那头也一堆一堆的事,要不我肯定要过来帮你几日。得了,你陪老夫人坐一会儿,我听说忘儿在这边,带老夫人去看看吧!这公主府我之前来过,也熟着呢,我带着你二婶三婶转转。”说完还问白蓁蓁,“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留着陪你二姐姐?”

白蓁蓁挽上白鹤染的手臂,“自然是陪着二姐姐,这府我也来过,该看的都看过了,你们去吧!”说完还挥了挥手,“记得一会儿回到花厅这边来用午膳,我听说新杀了猪,肉一定特别香,我决定吃完再带点儿回去,晚上当宵夜吃。”

红氏笑骂她没出息,带着谈氏和关氏出去了,白鹤染这才轻轻握了老夫人的手,“祖母,我带你去看看哥哥吧……”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