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监知道君长宁一定有话,于是自觉地退了开,站得远远的,保证听不见什么的位置。

霜英往窗口里瞧了一眼,心里不太好受,但也只是俯了俯身,然后往后退了去。

但她没退得太远,保持在能听见说话的距离。她实在很想听听这位六公主会跟自己的母妃说什么,同时心里也想着,等六公主说完,自己也想跟旧主说几句话。

君长宁很意外白明珠的模样,上次她来的时候白明珠才进来没多久,样貌除了有些憔悴之外也没有太大变化。可这次却完全不同,非但头发白了半片,就连面容都苍老了许多,看上去就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脸上尽是皱纹。

白明珠许是不知道自己的样子,一看君长宁来了心中十分欢喜,满面堆笑地招唤着:“长宁,长宁快过来,让母妃瞧瞧。”一边说一边还伸出一只手来,“长宁,母妃想你,让母妃握握你的手。我的长宁长大了,母妃日夜都在想你,你快往前站站。”

可惜,君长宁非但没有往前站,还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的厌恶。

白明珠愣住了,继而像是明白了什么,无奈地叹了一声把手给收了回来。

“这个地方不吉利,长宁你还没出嫁呢,不该来。走吧,见也见着了,母妃知道你过得好就行了,快回吧,一会儿来了人见你在这儿又要生事非,快走吧!”

君长宁深吸了一口气,又是那种酸馊的味道,这回好像是从白明珠身上飘散过来的。

她皱了皱眉,终于开了口:“什么母妃不母妃的,你都被下了封号关到冷宫来了,哪里还来的妃?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哼,再说,以前也不是妃,不过就是个嫔位。之前我一直叫你母妃,父皇听了也没说什么,那算是给你的恩典,但你不能真以为自己是妃。”

白明珠一愣,“我……也对,不能再叫母妃了,我只是个嫔。长宁,那我总还是你母亲吧?要不你叫我一声母亲?叫娘也行,对,叫娘,这样才显得亲近。”

“你还想我与你亲近?”君长宁一下就炸了,“白明珠你害我害得还不够惨吗?你都入了冷宫了还想拖我下水?别的母亲遇了难之后都巴不得尽快的跟自己的孩子划清界限,就怕连累了孩子。你到好,还让我跟你叫娘,你是嫌害我害得不够是吧?”

“不是,我,我没有。”白明珠不知道该怎么说,可也听出君长宁话里有话,“长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跟我说说,还有,你既然不想认我这个娘了,为何还要上这儿来?”

君长宁咬着长,心里的委屈一波一波地往上涌,终于控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却不是在哭她在冷宫里受苦的母亲在,则是在哭她自己。

“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你猜不到吗?五哥回来了,寒甘的消息也带回来了。二皇姐死了,那个寒甘老国君果然提出了要再娶一位东秦公主为妻的要求。宫里适嫁的公主只有我了,他们是不可能把十四岁不到的嫡公主嫁出去的,所以只能我去了!你听清楚了吗?我要被送到寒甘和亲了,那地方又冷又险,有多少人都没能翻过雪山就死在半路,我也可能会死在雪山上,要么摔死,要么冻死。白明珠,这些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进了冷宫,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势单力薄,就不会事到临头连一个替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说到这里,以手掩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白明珠也慌了,她最怕的事终于来了,可她现在已经身在冷宫,再着急也帮不上女儿。

这让她感到很无奈,更多的也是着急,于是她帮着君长宁想办法:“去找你大舅舅,他是文国公,他一定会帮你的。实在不行你就去求白鹤染,对,求白鹤染。长宁啊,你听娘说,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就别顾什么颜面不颜面的了,没脸总比没命强。你就去找白鹤染,你给她跪下,动之以情,她不会不管你的。还有你外祖母,从小她就疼你,你就跪到她面前哭,你外祖母一定会替你说话。长宁啊,听母妃的,这是唯一一条路了。”

“我不!”君长宁大叫,“我绝不给白鹤染下跪,也不给白家那个老太婆下跪。要不是因为她们,我的母妃就不会被打入冷宫,我也不会过得像如今这么惨。我恨她们,我恨不能将她们碎尸万段,你怎么可以让我开口去求?那还不如让我去死!”

君长宁很激动,整个人都在打着哆嗦,但她还是往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小窗口前,还主动把手给白明珠伸了过去,甚至还哆哆嗦嗦地叫了一声:“娘。”

“哎!”白明珠赶紧去握她的手,就像握住了一样珍宝,一边握一边流泪。

君长宁将声音压低,悄悄地问白明珠:“今日我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想求娘亲帮我想想办法,只要能想到办法,我就不用去和亲了。”

“什么事?”白明珠眼一亮,“你快说,只要娘亲能帮你的一定帮。”

“我想找人替我。”君长宁说,“东秦的公主不只我一个,还有个天赐公主呢!只要能让天赐公主去和亲,我就可以不去了。所以娘亲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把这场和亲推到那天赐公主的身上,这样我就可以解脱了。”

白明珠一愣,“天赐公主?那不就是白鹤染吗?长宁,你怎么敢打这样的主意?她,她是你十哥的未婚妻啊!你十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敢动这样的念头?”

“我为什么不敢?”君长宁咬着牙道,“我都快要死了,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父皇亲生的女儿,难道我的命还不如一个异姓的公主值钱吗?我不管,我就要白鹤染替我去和亲,你一定得帮我想办法,如果想不到办法,那用不着去和亲,我直接在宫里就死给你们看!”

她说完,又往后退了两步,“没有时间了,后天就是大年,父皇一定会在大年的宫宴上宣布这件事情,你现在不想主意,我明天就死!”

“不行!不能死!”白明珠慌了,一张脸白得更吓人,手臂不停地往外伸,“长宁,长宁你冷静一下,千万不能做傻事,千万不能走绝路。长宁你听我说,我想,我立即就想办法,我一定让那白鹤染替你嫁到寒甘去,一定想办法。”

这边正说着,远远站着的大太监觉着时辰差不多了,就要上前劝君长宁走。霜英瞧见了,赶紧迎了过去,又是一大块银子塞到他手里,那大太监看了看,叹了一声,又退远了些。

君长宁要死的话刺激了白明珠,这么一刺激到是想起一件事来。

她冲君长宁招手:“长宁你过来,走近一些,我这话不能大声说,怕叫人听见。”一边说还一边回头望望,见冷宫里也没有人注意她这头,这才放了心。“快过来啊!”

君长宁皱着眉往前走了几步,“有话就快说,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可白明珠就是神神秘秘的,她还让君长宁看看四周还有没有人。

君长宁很是不耐烦,“就一个太监和一个霜英,太监站得远霜英站得近,要不我把霜英也吱开?”说到这里还冷笑了下,“你留给我的好奴才,一点儿用都没有。”

白明珠好言劝她:“霜英是没用,但至少她留在你身边我能放心,真到了要命的时候她能救你一把。长宁啊,你不是想让白鹤染替你到寒甘去吗?她是你十哥的未婚妻,想让她去和亲,首先就得把她跟你十哥的婚约给拆了。”

“这还用你说?”君长宁瞪了她一眼,“问题是怎么拆?那是父皇赐的婚。”

“如果白家有欺君大罪呢?是那种能被抄家灭九族的大罪,你说这桩婚还能不能成?”

君长宁一哆嗦,“抄家灭九族?咱们算不算九族?”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跟白家的这层关系,那可是她亲外祖家,她算不算九族之内啊?白家她不心疼,但可别把她也给抄进去。

“不算。”白明珠坚定地说,“我是嫁出来的女儿,嫁到的还是皇家,你更是皇上的女儿,姓的是君不是白。要真的是把我们俩也给算进去,那皇家不就等于自己抄自己么。放心吧,我们都不会有事,有事的只有外头那些姓白的。”

“那就行。”君长宁松了口气,“外头那些姓白的死不死跟我没关系,都死绝了才好。不过白鹤染不能死,抄家灭九族的大罪可别把她也给抄进去,还得留着她的命替我和亲呢!”

“不会,你十哥不会让她死的,但你父皇也绝对不会再同意他们的婚约。你到时候就把让她嫁到寒甘去的事情给提出来,你父皇一定答应。长宁,想想当年的苏家,想想你四哥那个未婚妻,到最后不也是乖乖的去了罗夜吗?所以这事儿一定行。”

君长宁激动了,“你快说说,究竟怎么才能让白家被抄家灭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