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恰合宫到冷宫这一路,霜英的眉心就没散开过。

她是康嫔的人,康嫔被打入冷宫之后就把她给了君长宁。以前她就知道这位六公主很蠢,但也没想到居然蠢到这种程度。

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天赐公主的头上,这是疯了么?

这一路上君长宁没有再说话,一直到走冷宫门口,脚步站住,这才重新又开了口,却是用冷冰冰的声音跟霜英说:“我让你寻人去劫杀白鹤染,结果人到现在还是好好地活着,到是你派去的人死了个一干二净,你说这笔帐咱们怎么算?”

霜英愣住了,怎么算?这还要算后帐的?劫杀白鹤染本就不是易事,那白鹤染比个刺猬还扎手,何况君长宁拿出来的银只能雇到三流还不如的杀手,她早就劝君长宁放弃这个打算,可是这位公主根本不听。她也是没了办法,只好拿着银子去办事,结果事情办砸了现在怪到她头上来,她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自己夜闯公主府去杀人,关键还杀不了。

见霜英不说话,君长宁冷哼一声,“也亏得没杀,要真杀死了,东秦皇宫里还真就只剩下我一个能嫁的公主了。但你办事不利这事儿我还是要追究的,便由你来想法子,看怎么能把我这场和亲算计到白鹤染头上去。你要是能把这事儿给我办好了,我非但不再追究劫杀失利一事,从此以后也会真正的视你为心腹,让你跟着我一起过好日子。”

霜英心里苦笑,跟着你过好日子?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我跟着你能过什么好日子?

不过这话她没说,也不是不敢说,只是觉得说了也没有意义。

她是白明珠的心腹,却不是君长宁的,虽然是白明珠把她给了君长宁,但只要她不乐意,想走那也就是随时的事,这座皇宫还拦不住她。

但是现在不能走,白明珠于她有恩,她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会离开宫里的。君长宁再不靠谱也是白明珠的女儿,能帮一把她还是得帮。

霜英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六公主,那天赐公主本身就不是好相与的人,何况背后还站着十殿下,十殿下又联合着九殿下和四殿下,最近听闻五殿下也与他们走得很近。所以还请公主三思,这件事情不是算计不算计的问题,而是根本想都不该去想。”

“怎么就不该去想?”君长宁的眼睛眯了起来,“事在人为,都没去做怎么就知道做不成?什么事都做不成我还要你有何用?你就是这么来帮我的?”

霜英心里一阵烦躁,还是耐着性子同她讲道理:“不是属下不帮公主,而是派哪个公主去和亲,这是皇上的决定,奴婢能想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去威迫皇上,让她送天赐公主去寒甘。所以还请公主三思,趁早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你想怎么办?就眼睁睁看我去和亲?”君长宁急了,“那可是寒甘,不是罗夜和歌布,我还没到地方呢就得死,你想我去送死?”

“不想。”霜英还是冰冷着一张脸,“所以属下会跟着公主一起去,一定护着公主平安到达寒甘,并且在寒甘好好的生活下去。请公主放心,属下不会让您半路死掉。”

“那我也不想去!”君长宁暴怒,“我不想嫁给一个老头子!也不想给别人的孩子当后娘!就算是和亲,我也要和得风风光光,我也要嫁一个英俊又年轻的夫君,而不是那种下半截儿都已经埋到了土里的糟老头子!让我嫁到寒甘,不如让我直接去死!”

霜英想说那你赶紧直接去死吧!但这话只能在心里骂,嘴上不敢说。可既然君长宁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去寒甘,那她也不好再劝了。她也是年轻姑娘,也知道一个小姑娘想嫁一个看得顺眼的夫君这种心理,但是让她把这个锅转嫁给天赐公主,她自认为没那个本事。

见霜英不吱声,君长宁也没有办法,只能又冷哼一声,语带嘲讽地说:“亏得我母妃把你当成心腹,还把你当个宝似的留给我,还以为是多好用的暗哨,谁成想什么用都不顶。”

她伸手指向前方院子,那就是冷宫,外面一个大院儿,往里走才是冷宫真正的宫门。之所以外头要用院落包围,是皇家不想让这里看起来太突兀,所以在外面的院子里种了好些个花木,往深里去才是一道紧锁的宫门。只可惜,许是冷宫里的气息透了出来,外头这院子里的花木已经有二十多年都不曾开过花了也不曾绿过叶了。

“你看到了吗?我的母妃就住在这里,你若真是她的心腹,你就把她给救出来。帮不帮我没关系,你帮我母妃总行了吧?你把她给救出来,我就什么都不说,也不再求你去算计白鹤染,更不用你陪我去寒甘,如何?”

霜英觉得这个六公主可能是个傻子,“天下第一的暗哨营是阎王殿,六公主觉得属下有能力把康嫔娘娘从这里救出来吗?如果真的能,那么阎王殿也就不配有如今的名气了。”

“那就是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靠一张嘴说得天花乱坠了。呵呵!”君长宁冷笑一声,抬步就跨进前方院门。只觉一阵萧瑟与凄凉之气扑面而来,她不由得平地打了个哆嗦。

“哟,六公主,您怎么又来了?”刚一进院儿,立即有太监迎上前来,还是个四十多又胖又油的大太监,身上有一股子酸臭的味道,熏得君长宁直皱眉。

太监最是会察言观色,见君长宁皱了眉便知道是自己身上的味道冲撞到了,于是往后小退了两步,这才又道:“请六公主莫怪,冷宫里头什么都是酸馊的。奴才在这边做事年头多了,自然就沾了这种气息。所以请六公主回吧!这地方不吉利,越往里走味道越不好。”

“不回,来都来了,为什么要回?我又不是没来过。”君长宁继续往里面走,一直走到那道高高的宫门前方才停了下来。“我要见我母妃,通融一下。”

那大太监一脸为难,“之前六公主都来过一次了,老奴也是这个话儿,宫妃进了冷宫就跟从前不一样了。隔着一道冷宫门,她在里头您在外头,她出不来,您也是进不去的。”

“我知道,我不进去,我就在小窗看看,说几句话。”说完,冲着霜英使了个眼色,霜英递了一块银子过去,那大太监掂了掂,点了点头,“您跟奴才来吧!”

冷宫的大宫门上开了个小窗,平时送饭的会把饭送到小窗边上,里面的人排队过来取。

早先能来劝饭的都是些宫女,是那些妃嫔们被打入冷宫时带进来的。宫中有制,妃嫔被打入冷宫之后允许带一个宫女进来侍候,于是人们多数会把自己的心腹宫女给带进来,就想着在冷宫里别太遭罪,什么事也不用亲力亲为。

但日久天长,凡是被关进来的人精神状态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失常,要么就是性子特别的极端,还有的因为怨气发散不出来,就拿身边的宫女出气。一来二去的,带进来的宫女被折腾得不成人样,多数都比主子死得早。所以宫女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抬,最后基本全剩不下了。

所以慢慢的,像等饭这样的活儿就只能由那些宫妃们自己来。

说是宫妃,这些人其实都已经很老很老了,因为自从江贵妃去世,皇上再无心后宫,皇上都不去后宫了,那些女人们哪还有什么盼头。不争宠了,便没心思再使那些个手段,慢慢地送进冷宫的人就少了许多。如今住在冷宫里的都是早年间送进来的,住的年头多了,被冷宫的气氛折腾得不成样子,一个个披头散发的,都跟疯子差不多。

那大太监一边领路一边念叨:“已经有十多年没人再入冷宫了,康嫔娘娘真是叫人意外。”

君长宁闷哼了声,“意外吗?都是她自己作的,还连累了我。”

大太监看了君灵犀一眼,面上陪着笑,没再说什么。康嫔的事宫里人人都在传,谁都知道人是因为什么进的冷宫,在这些宫奴的眼里心里,康嫔还不如争宠进来的那些人呢!人家是争宠,祸害的是情敌,康嫔可到好,祸害起自己亲娘来了,真是活该。

大宫门到了,这宫门比外面宫院里的宫门都要高,宫墙也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防着里面的人逃跑。但实际上就算不砌这么高的墙,也没有人能跑得出来。

君长宁来过一次,那次正好赶上送饭,就站在外面瞅了一会儿,没说什么话。

这次不是饭点儿,宫门外很冷清,大太监走上前,将那小窗子外面的插栓打开,将窗子往里一推,冲着里头就喊了声:“康主,有人来看你!”

妃嫔进了冷宫就没了位份,能叫一声康主也是给君长宁面子,平日里都是直接叫名字的。

里头自然也有人传话,不多时,就见到一位半头白发的苍老女人脸透过小窗口往外探了过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