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颜一连做了好几天噩梦,都是梦到白鹤染来替白燕语报仇,吓得她整宿整宿睡不着。

看着白花颜坐在桌前一直在照镜子,还不停地往脸上拍胭脂,脸都拍得跟猴子屁股差不多了。丫鬟青草也不敢说什么,如今在她看来,只要这位五小姐不闹腾,不惹祸,不老想着祸害别人,她就已经要烧高香了。至于败几盒胭脂什么的,这都是小事。

白花颜的脸色十分苍白,因为睡不好觉,也因为一直都处在恐惧和迷茫之中。

她就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过得这么惨,明明是嫡母养大的,明明还跟嫡母有亲戚,明明一年之前还是这座文国公府里除了白惊鸿之外,过得最风光的一位小姐。

可如今这是怎么了?短短一年都不到,就好像天地都换了颜色,所有的一切都颠覆了。

她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又往上拍了一层胭脂,可惜还是好看不好来。

她有些懊恼,开口问青草:“我是不是长得很不好看?”

青草赶紧摇头,“五小姐说笑了,您的容貌不但随了老爷,还跟从前的大小姐有几分像,非但好看,而且是非常好看,这一点奴婢绝对没有说谎。”

白花颜闷哼一声,又往镜子里看,看了一会儿之后冲着青草招招手,“来,你过来。”

青草不明所以,往前走了两步,“五小姐有何吩咐?”

啪!一个嘴巴就甩了过去,青草的脸上瞬间打出了五个指头印。

青草一下就懵了,脑子嗡嗡地响,但也不敢哭,只能立即跪下来不停地磕头:“五小姐饶命,五小姐息怒,奴婢真的没有说谎,奴婢知道错了。”

其实她不知道哪里错了,她说的也都是实话,白花颜确实越长越像白惊鸿,就算不是最好看的,但站出去也绝对是出挑的。她不明白自己说好话为什么还要挨一巴掌,但她是下人,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主子说打就能打,除了认错她没别的办法。

白花颜顶烦这个丫鬟青草,但却一直也没有把青草给换掉,因为她发现之前拉拢过的那些个丫鬟没有一个能命长的,基本都几天就死了。却唯独这个青草,跟了她这么多年,一直活到现在还是好好的。所以她只能把青草一直留着,因为她怕没了青草以后再没人侍候她。

但这并不影响她收拾青草,打一巴掌算轻的,气极了的时候甚至用蜡烛烧过。

看着青草跪地磕头,白花颜只觉得越磕越烦躁,于是抬起脚就往青草胸口上踹,“滚一边儿去,别让我看见你,招人烦。”

青草赶紧跑出了屋子,跑到角落里躲着,再也没敢进来。

白花颜还在照镜子,越照越不满意自己这张脸。

说什么她是好看的,因为她长得像白惊鸿。这点她承认,她确实是像白惊鸿,连父亲都说过她们姐妹最像,她也知道自己不丑,可问题是这府里其它的孩子比她还好看啊!

白鹤染的生母是异族人,所以她生来就有几分异族的样貌,鼻子又尖又翘,眼窝也深深的,巴掌大的小脸怎么看怎么精致。白蓁蓁就更不必说了,红氏就是个成了精的妖怪,那么大岁数了长得还跟不到二十的怀春少女似的,生出来的女儿怎么可能不美。甚至就连白燕语都是媚到了骨子里,哪怕现在不穿那样的衣裳了,不像从前那么一扭一扭地走路了,不把自己往媚态上打扮了,可一身媚态却已经浑然天成,谁多瞅两眼都会被吸引进去。

这样一比起来,她就太普通了,实在是太普通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拿得出手的地方。所以她才混成这国公府里最差的一个孩子,所以她才活成了今天这般模样。

这都怪她那个短命的娘,就是因为她娘太普通了,所以她才普通。其它几个姐姐们哪一个的娘不是有添彩之处,唯独她娘,什么都没有,平平凡凡一个人,却偏偏要进这侯爵府里来做妾。这哪里是做妾,简直是作孽。

白花颜气不过,把个已经死去的小叶氏又给里里外外骂了一通,如此方才解恨。

解恨之后还是要研究自己这张脸,她想变漂亮,只有变得漂亮了才能得到关注。

另外,除了漂亮之外还得有靠山,她之所以混得这么惨,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没有靠山。

没有靠山就任人欺负,没有靠山就翻不过身来。想当初白鹤染都混成什么样儿了,被关在那个一年四季都见不着阳光的小屋子里,身上盖着的被都生蛆了,谁都以为她挨不了几年就得死。可是结果呢?结果人家非但没死,甚至还好好地活了下来,而且还咸鱼翻身了。

她现在虽然也很惨,但比起白鹤染当初可是好了很多,所以她不是没有机会,只要她努力,只要她想办法,也一定能够翻身。

白花颜坐在椅子里不停地想,想白鹤染翻身的过程,到也很快就总结出来一切都是因为那场冥婚,因为有了一个身份是皇子的未婚夫婿。

包括白蓁蓁,她能活得如今这般强势也是因为有了皇子的婚约。

而白燕语则是因为抱上了白鹤染的大腿,心甘情愿跟着白鹤染身后喝汤。

但她不想喝汤,凭什么人家吃肉她喝汤啊?她也想跟皇子订亲,也想牢牢地抓住一个大势力做为自己的靠山,也想像白鹤染一样,自得了婚约,从此彻彻底底在这座文国公府里翻了身,等到多年以后成为王妃,再回来时就要让红氏林氏这些人给她跪地磕头。

其实她也是有心上人的,白花颜想着想着就酸了鼻子,眼泪不由自主地就往下掉。

她曾经那么那么喜欢六殿下,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跟六殿下在一起。可惜,六殿下看都不曾多看她一眼,甚至还在百花会上把随身的玉佩给了白燕语。

这些事情她一想到就难过,可是再怎么难过也无济于事,高高在上的皇子,她够不着就是够不着,以前有人帮的时候够不着,现在没有人管了,还能怎么够?

别说够了,她甚至连见六皇子一面都是奢望。

见面?白花颜绞尽脑汁,终于想起来后天就是大年夜,大年夜宫里都是开宫宴的,所有在京皇子都是要出席宫宴的。如果她也能够去参加宫宴,那可不就能见着六皇子了吗?

她突然就开心起来,对啊,只要能进宫去,就能在宫宴上见着六皇子。只要能见着六皇子,她所奢望的一切才能有机会去实现。可是,怎么才能进宫呢?

寒甘国君痛失爱后,还想要再迎娶一位东秦公主的消息,很快就在东秦皇宫里流传开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六公主绝对是躲不过去的了。可是却并没有人对六公主抱以同情,因为君长宁的人缘不好,不只是在皇兄皇妹间人缘不好,整个皇宫里的宫奴也没有人对这位六公主存有好的印象。甚至许多人都在盼着她去和亲,只要她走了,皇宫里就会和睦许多。

君长宁很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是霜英传回来的,可直到今日都没有想出来应对的法子。

她不是不想去和亲,只是对和亲这个事是有所选择的。如果是和到一个好一点的番国她还是乐意的,比如说罗夜,比如说歌布,这些她都能接受。但唯独寒甘,说什么都不能去。

寒甘是什么地方啊?冰寒之地,从东秦到寒甘除了要走冰川之外,还要翻过一座雪山,多少人死在路上,多少要从那座雪山上掉下来摔死,又有多少人受不住寒冷生生冻死。

当年二公主能够顺利到达寒甘,并且在寒甘生活下去,还给寒甘国君生了孩子,所有人都认为那就是个奇迹,是老天爷特殊的眷顾才能够达成的。

甚至还有人说,之所以二公主能活着,是因为当年她的母妃在她出嫁之后就死了,是她母妃用自己的命续了女儿的命,所以二公主才能活下来。

而她君长宁没有人能给她续命,她了解她的母妃,白明珠那人特别自私,亲娘都能下手去害,又怎么可能为了亲生的女儿去送死呢?

何况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这世上哪有续命一说,如果真有,天下不就乱了套了。

她从恰合宫走了出来,霜英在后头跟着,见她走的方向不对劲,不由得皱了眉小声问她:“公主这是要上哪儿去?”

“去冷宫,看看我那个被打入冷宫的娘。”

“去不得。”霜英急声劝阻,“未出阁的公主去冷宫是不吉利的。”

君长宁听得有些不耐烦,“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吉不吉利的?有什么事是比要被送到寒甘去和亲还不吉利?你有劝阻我的精力,不如好好替我想想如何能把这场和亲给摆脱掉。东秦又不是只有我一位公主,凭什么一定要是我?”

她一边走一边小声念叨,说着说着就勾起唇角,“霜英,你不是很厉害么,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君灵犀还未及笄,又是皇后娘娘的心头宝,自然是动不得。但我东秦不是还有个天赐公主么?你说,这场和亲能不能让天赐公主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