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染,我喝

白鹤染是真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红眼圈抹眼泪,特别是她很在意的人。虽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肠的就软了,但也没觉得心肠软了就不是好事。

她拍拍君灵犀,“好了,都答应你,我也是瞅着你们俩个刚刚争抢着吃了一顿饭,就觉得以后你要是能做我的小嫂子也是挺好的,就是我们这家这个辈份排序什么的又有点儿乱了。罢了罢了,乱就乱,反正从蓁蓁那里就已经乱了下来,索性就一直乱下去吧!”

君灵犀破涕而笑,“往后咱们各论各的,男人有男人的叫法,女人有女人的叫法,谁也管不着咱们。”她扬扬手中的册子,“那我要就写了,等轮到我念书的时候我就念自己的。”

白鹤染想了想,摇头说:“可以让你写,但不能完全都依你,灵犀你听着,我可以让你讲些心里话给你的红忘哥哥听,但是每天我只能给你半个时辰让你念这些东西,其余的时间都能按着我的规矩来。灵犀,相信我,这样做是为了你的红忘哥哥好,自然也是为了你好。”

君灵犀点点头,“我懂,染姐姐你放心吧,只要是为了红忘哥哥好的我都会去做。”

白鹤染放了心,白燕语又问了句:“睡觉的时候念吗?哥哥白天浅眠,夜里呢?是不是就睡得沉了?我们夜里继续念的话他还能不能听得见?”

“能。”白鹤染说,“能听见,而且不会睡得沉,这一个月不到的治疗期他会一直保持在浅眠状态。所以我们念这些书真是一刻都不能停,要争取一切的时间让他尽可能的多吸取一些知识,否则错过了这一个月的好时机,后面就得靠自己一点点的学了。”

“好,我明白了。”白燕语看了看身边的人,又道,“可是这样一来人手就不够,一天两天的辛苦我们都能挺,但一个月呢,万一挺不住耽误的是哥哥。不行我们再叫人吧!”

对此白鹤染也是同意的,她想了想说:“去天赐书院叫几个书读得好的少年,今天就去安排,然后把书籍发下去,让他们练着,两日后由他们换班来读。另外,人我们不能白用,书院里读书的少年都是镇上的,报酬一定要给足,不能占百姓的便宜。”

岐黄主动开了口:“小姐,这个交给奴婢去做吧!奴婢一定做好。另外,奴婢瞧见这些书籍里有好些都是医书,奴婢懂医理,可以来讲医书的。”

白鹤染拍拍额头,“是啊,把你给忘了。行,你先安排书院那边的事,人都选好了之后就把医书拿回去熟悉着。不用一直守着侍候我,咱们府里谁都能临时照顾我一下。”说完,又对白燕语和君灵犀还有锦书道,“前两个时辰由我来,你们便各自回去看书,或是就在这院子里找了空屋子坐着看,嘱咐厨下把午膳都端到这边来用就好了。”

众人点了头,岐黄一刻不耽误,立即出门去镇上的天赐书院。罗氏这会儿也从里间儿出来了,她告诉白鹤染:“忘儿已经稳定下来,我跟他说你会给他好吃的,他很期待。”

白鹤染由衷地感激罗氏,“谢谢大舅母,大舅母放心,我会跟哥哥明说他的身世,但同时也会告诉哥哥,您是最好的娘亲,大舅舅也是最好的爹爹,你们都很疼爱他。”

罗氏听得眼圈也红了,连连点头,“我就红忘这么一个宝贝,我不求别的,就求他能继续认我这个娘我就知足了。至于以后他成了亲……”说到这儿又往君灵犀那处看了一眼,看得君灵犀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至于以后他成了亲,是单独立府还是住回红家,我们都没有异议,都依着他们。”

看到罗氏,白鹤染又想起了一个关键:宫宴。

对,大年夜还有宫宴,不只她要进宫,那些书院的孩子也要回家去过年、守岁,包括大年初一初二初三这几天都不太好把人召集到公主府来。

可府里这几个人实在也是倒换不过来啊!

见她眉头拧拧着,罗氏似猜出她在顾虑什么,于是赶紧问道:“是不是在担心过年这几天红忘儿读书的事怎么办?阿染你放心,宫宴什么的你们就安安心心的去,家里有我呢!我也是识字的,你把书提前都留下,我来念,我带来的丫鬟也都是识字的,平日里帮家管帐都是好手,我跟她们换着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白鹤染松了口气,“有大舅母在我就放心了,只是这样一来你们就不能回红府去过年,不能跟大舅舅和外祖母团聚,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正说着,外头纪伯的声音传了来:“红大夫人在里面吗?外面来了一辆马车,下来的人说是红家来的,求见红大夫人。”

罗氏一愣,赶紧走到门口去招呼纪伯:“人在哪呢?我去看看!”

纪伯一闪身,“老奴给您带过来了,因着府里没走的红家丫鬟认得,所以老奴擅自做主把人就直接给带了过来,夫人您瞧瞧。”

罗氏一瞧,可不就是红家的人么,于是赶紧问:“你怎么来了?可是家里有事?”

来的是个红家跑腿儿的小厮,一见着罗氏就乐呵呵地打了个千儿:“大夫人多虑了,家里没事,就是几位老爷打发小的过来问问,家里人想大年初一到公主府来走亲戚,来问问合不合适,会不会太打扰了。”说完往后头一瞅,正瞅见白鹤染,“奴才见过二小姐。”

白鹤染当时就笑了,“不必多礼,是几位舅舅们都要来吗?太好了,你快快回去同他们说,就说公主府随时都向几位舅舅敞开大门,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打扰。请几位舅舅年初一一定来,带上表哥表妹们,如果外祖母也能来就更好了。我备上好酒好菜,好好招待。”

小厮乐开了花,谢过之后连跑带颠地就回去了。白鹤染嘱咐纪伯给赏,纪伯便也追了去。

该嘱咐的都已经嘱咐好,该交待的也都已经交待明白,于是一行人又在白鹤染的带领下进了里间,走到了红忘的床榻边。

对于给红忘治病这个事,因为之前白鹤染曾提过,所以君灵犀跟白燕语都明白这个病是怎么个治法,两人都有心理准备。却唯独洛锦书越听越懵,听到最后简直就以为白鹤染是在使神仙手段,听得一激灵一激灵的。

但她到底比岐黄沉着,岐黄都能冷静地去书院张罗请人,她自然也不会乱了阵脚,只在心里合计,面上也不表现出来。反正主子要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这些事不是她该管该问的。就像刚刚见到嫡公主和大少爷抢饭吃,也是刷新了她对皇家公主的认知。

总之,公主府的一切都是挺让她惊奇的,她觉得自己想要真正的融入这里,还需要再适应一段时日。不过这个地方虽然总是吓得她一愣一愣的,但她依然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也充满了期待,甚至还有愈发浓烈的归属感。

红忘老老实实地坐在床榻上,看着白鹤染一行人走进里间,一直走到自己的床榻边。

他是想跟白鹤染说说话的,想问她要好吃的,可是不等开口呢,一眼就盯着了她手里捧着的药罐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慌了起来,整个人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种极度恐慌的着状态。他说:“不是吃好吃的,是吃药,我不想吃药,娘亲你骗我,我不想吃药!”

原本安静下来的人又闹腾起来,白鹤染忽就想起之前他跟元婆住在外面,红氏也没少淘弄偏方药材,一定是元婆经常也拿药罐子煎药,药的味道又特别的苦,所以红忘认识自己手里捧的这个东西,想起了苦药汤子的味道,这才害怕。

于是她只好坐下来轻言轻语地安慰:“哥哥误会了,不是所有长成这样的罐子里装的都是药,不信我把盖子给你打开,你闻一闻,看有没有药味儿。如果有,你就不吃,好吗?”

红忘看了她一会儿,似乎在做心理斗争,半晌终于点了头:“好。”

白鹤染将药罐子打开,一时间,室内一片馨香。

“这是玫瑰花的味道!”白燕语最先开了口,“还有茉莉、桂花、杏花、槐花。我若没闻错,应该是用晾干的花瓣入了药,熬制出来的这种味道。”她是制香的高手,一边说一边还用力地深呼吸,不一会儿又道,“不对,都不对,这不是真正的花香,而是用药材调制而成。厉害的是,调制出这么多种花香居然没有用到一片花瓣!”

她惊诧地看向白鹤染,“二姐姐,你的手段愈发的高明了!”

白鹤染只笑笑,没有搭话,到是轻声问了红忘:“怎么样,好不好闻?”

红忘用力点头,“好闻,真好闻。”

“这样好闻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药呢?对吧!”见红忘又点头,她总算是安了心。“那哥哥就尝尝,只尝三勺,好不好?这可是我精心准备了一夜的,哥哥要是不尝,就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苦心。”她像哄着个孩子似的,说得自己都有些委屈。

终于,红忘点头了,“我喝!”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