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也觉得自己似乎哪里说得不太对劲,但也懒得解释。她是主子,没必要什么事都跟下面的人说得清清楚楚。有时候有笔糊涂帐也不是坏事,刚来的或许不习惯,但以前念昔院儿的人不也是这样过来的么!所以还是时间问题,慢慢习惯真就好了。

于是她不再提这个事,只跟锦书说:“我刚刚说叫你过来是有事要你帮忙,的确是有事的。我一直记着你们洛家是书香世家,你也是擅长书画的,这几日我要给我哥哥治病,便想让你帮打打下书,主要就是给我哥哥读些书籍。”

锦书听得直糊涂,治病跟读书挨着吗?不过她深知自己如今的身份,下人就是下人,主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杀人越货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何况只是读几本书。于是赶紧应承下来:“小姐放心吧!奴婢念书没有问题,所有的字奴婢都认得,也能读得很好。”

白鹤染很高兴,不由得感叹:“身边有识字知书的人是真好。”说完,见锦书情绪有些低落,便想起定是又想到了之前洛家的事,于是想了想又道,“你放心,我答应的事就绝不会忘。眼下快要过年了,确实腾不出工夫来多计议,待大年过完,我会记得把洛家的事跟阎王殿打个招呼,到时你有什么事直接去跟镇上的胡大人说,他必会全力助你翻案。当然,我还是把丑话说在前面,所谓翻案,是指你家真的有冤情。可若无冤,我也是不会伸手的。”

锦书听罢立即就跪了下来,也不说话,只给白鹤染磕头。

她起身,亲自把洛锦书给扶了起来,“走吧,陪我去拿药。”

从卧寝出来就又去了药屋,岐黄收拾完也在后头跟上,不多时,三人从药屋出来,白鹤染手里就多了那只药罐子。药罐不经任何人的手,就自己端着,岐黄和锦书则每人捧了一摞子书,三人一路往红忘住的院子走了去。

岐黄自然是陪着的,只是知道自己今早做错了事,这一路都在自我反省,没怎么吱声儿。锦书也文文静静的不说话,只在路上遇了人就点头示意,很是懂规矩。

一直到了红忘的院子门口,岐冷不丁一抬头,一眼就看见院外头一块儿平整的石头上坐着个人,披头散发的,还穿着红袍子。小丫头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好歹是没叫唤出来,但也开口问了句:“前面坐着的是谁?”一边问一边挡在了白鹤染身前,拉足了保护的架势。

岐黄没看出来是谁,锦书是看出来了,于是赶紧屈膝行礼:“奴婢见过公主。”同时也扯了一把岐黄,岐黄赶紧也跟着行礼,同时也松了口气。

白鹤染皱了皱眉,开口问道:“灵犀,你干嘛呢?”

坐着的人果然是君灵犀,听白鹤染问她,赶紧就回过头,顶着两个黑眼圈儿说:“我没干嘛,我就是睡不着,想来这里坐一会儿,谁成想一坐就是一宿。”说完又委屈地瘪了嘴巴,“燕语不讲义气,本来她也在的,结果陪我到半夜说太困了,回去睡了。”

白鹤染简直无语,“母后放你出来是想着让你散散心情,不是让你到我这儿来熬夜的。瞅瞅你现在这样儿,要是让母后瞧见了,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准儿怪我没把你照顾好。小祖宗,你就算不为了自己好歹也为我考虑考虑。”

“我知道,错了还不成?你就别数落我了。”君灵犀站起来,几步就跑到她身边,一眼就看到了白鹤染手中的药罐子。“染姐姐,这就要给红忘哥哥治病了?”

她点头,“早治早好,何况寒极草放不久,得尽早用了。正好你也在这儿,咱们分分工,你们都一起给我帮个忙。”说完再想想,又吩咐岐黄,“去把三小姐也叫来。”

红忘这会儿正在用早饭,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合胃口,似乎不太爱吃,罗氏正在哄着。

见她们进院儿了,罗氏赶紧招呼:“阿染,灵犀,你们用过早膳没有?要是没有就陪忘儿一起吃点儿,他这会儿正跟我闹脾气,想着去外头玩呢!”

君灵犀一步就冲了过去,直接坐到了红忘身边,也不用人招呼,随手拿了个空碗就给自己盛粥。再瞅瞅红忘吃了不到一半的包子,干脆抢了过来,“红忘哥哥不吃就给我了,我快饿死了。”说完就往嘴里塞。

红忘一见她抢了自己的包子,也急了,不停地叫着:“我吃我吃,还给我!”

包子又被红忘抢了回去,咬了一口后又被君灵犀抢走,再咬一走再被抢。如此抢来抢去,一会儿的工夫大半个包子就吃完了。君灵犀又去盘子里拿了一个,两人还是抢,抢完包子又抢粥,最后是在一个碗里把粥喝了个干干净净,连桌上的小菜都没放过,一扫而光。

君灵犀对这个战况表示很满意,开始向罗氏邀功:“怎么样罗姨?还行吧?”

罗氏感叹:“灵犀你还真是厉害,我劝了一早上他都不肯吃,总是闹着要去找你们玩,还说跟轩儿和风儿说好了,要一起到镇上的小摊去吃馄饨。可阿染说了今儿就要开始给他治病了,哪能再让他到外面去吃,幸好你们来了,还是你有办法。”

君灵犀笑得很骄傲,但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红忘一眼,再小心翼翼地说:“红忘哥哥,不生我气哦,我也是饿极了才和你抢着吃,你不觉得我们抢着吃都吃得更香吗?”

红忘听不懂这么长一串话,但就是觉得君灵犀笑意盈盈的模样很好看,而且两个人抢着吃也吃得很开心,便也跟着她一起笑。一边笑还一边点头,嘴上不停地说着:“好,好。”

君灵犀很高兴,眨眨眼睛跟白鹤染炫耀:“你看,红忘哥哥很喜欢我,还跟我吃一个包子喝一碗粥,他都不嫌弃我。所以我相信就算他好了起来,恢复了心智,也一定不会把我给忘了的。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喂了药之后我先给他念书。”

白鹤染瞪了她一眼,“你先念什么念?你先给我回去睡觉,我还得给你拿点药吃上,不然在外头吹半宿的风,回头再染了风寒,这大过年的可得遭罪。”说完又怕君灵犀不在意,于是又补充道:“你染了风寒还是小事,但你的红忘哥哥怕被过病气,本来就在治病呢,再被你给过病气,这病可就治不好了。所以你得乖乖听话,知道吗?”

果然,什么事一搬出红忘来就能治得住君灵犀。她跟白鹤染说好了睡一白天,到了晚上就过来换班念书,最后恋恋不舍地道:“你们不能现在就赶我走,好歹让我看着红忘哥哥服了药,睡着了,我才能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白鹤染点头,算是答应了。

不多时,白燕语到了,红忘已经被罗氏带到屋里去准备。因为服了药之后会产生困倦,人基本都是会处在浅眠的状态,再加上白鹤染要施针,所以罗氏干脆给红忘脱了外袍只留里衣,然后哄着他坐到榻上等着。

红忘不明白为何刚吃了早饭就要到榻上坐着,罗氏就一遍一遍地哄着他,跟他说一会儿阿染拿好吃的,吃几口之后就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便可以随便出去玩,再也不需要人照顾了。

红忘起初不太理解,但好在他相信白鹤染,听说是白鹤染给他好吃的,便点头同意了。

白鹤染则在外间交待怎么分工念读这些书籍,嘱咐三人既要仔细又要连贯,不能太慢也不能太快,读的时候声音不能过小,必须得保证红忘能听得到。

“眼下算上我一共有四个人,我们就分个工,一人念两个时辰,我先来,在我之后是锦书,然后是燕语。如此一个白天就能过去,到了晚上灵犀过来,我们再开始轮换。”她逐一分配着任务,“从药喝三口人进入浅眠之后就开始念,不管人醒着还是睡着,也不要管屋里是不是有下人进进出出,我们只管一直念就是了,不要停,懂吗?”

君灵犀看着她拿过来的这些书籍和册子,见还有手写的,上头还有她十哥的笔迹。瞅着墨迹不像是半年前提早写完的,于是眼睛一亮:“十哥回来了?”

白鹤染笑着点头,“对,回来了,昨晚上过来了一趟,不过一大早又赶回宫里去跟父皇述职。怎么,你想他了?想他了你可以先回去,这里我再找人手。”

“不想。”君灵犀果断摇头,“十哥回不回来是你的事,红忘哥哥好不好得了才是我的事,哪头轻哪头重我还是能分得清的。”她说着又翻了翻手里的书,“既然你们都自己写了,那我能不能也写些东西念给红忘哥哥听?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胡来的,就是想告诉红忘哥哥我们以前也在一起玩过,而且还玩得挺好,他还跟我抢过包子吃,抢过粥喝。”

小公主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圈儿……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