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了。”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又开了口,打破了一室寂静。“实在不喜欢国公府的气氛,看着那个爹更是心烦。你不知道,他杀亲生的骨肉杀上了瘾,从前杀过我哥和我,现在又把屠刀指向了燕语。前些日子要是没有五哥,只怕燕语如此已经成了云梦湖底的一缕冤魂,与我阴阳两隔了。”她与他说起白燕语落冰湖一事,心里感伤。

“有这么个爹简直是人生耻辱,我其实不太想和你说这些,毕竟这是我们家里的龌龊,太多的暴露在你面前,怕你觉得我家风不好,也怕你把对我们家的厌恶附加到我的身上。”

“你胡扯什么?”他听得生了气,“你们家是个什么样子,你的爹是个什么德行,我比你还更清楚。早在那些年你混混沌沌不知所以时,我就已经把那白兴言了解了个清清楚楚。若是要因此而嫌弃于你,那当初赐婚的圣旨也不会送到你府上去。”

他伸出手去捏她尖尖上翘的小鼻子,“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怪想法,当初那个掉到温泉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哪去了?那时候你可以凶悍得很。”

她忽然脸红,挣扎着从他岙上跳了下来,“行了,你该走了,天都亮了。”

他放声大笑,她吓得跳起来去捂他的嘴,“你小声点儿,是想让全府人都听到你在我这里过了一夜吗?这可是我的公主府,你给我留点颜面啊!”

他将她的小手抓下来,“就因为是公主府才可以无所顾及,这里是你的地盘,可是比京城里的文国公府自在多了。怎么样,小染染,往后本王到你这公主府便自愿成为驸马,如何?”

“那我到你的尊王府呢?”

“那必然是我的尊王妃了,咱们各论各的。”

她偏着头想了想,笑嘻嘻地说:“也好。”说着推了他一把,“好了,快回京去,你刚从青州过来,一定有许多事情要跟父皇回禀,我不能再耽误你。左右再有两天就大年了,宫宴我是一定要回去参加的,到时候你来宫门口接我。”

“好。”他宠溺地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深深的,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看进他那一双紫色的眼眸中。“你这血是只放一次就够了吗?”见她点头,这才又道,“那我就放心了,罢了,再多留也是要走,我等你回京参加宫宴,然后再跟你一起回来,咱们在公主府守岁。”

“恩。”她很开心,两只眼睛都弯成弧线,“我送你。”

她拉着他的手走到药屋门口,伸手拉门,门一开,就看到岐黄正端了铜盆往这边走来。

冷不丁打这一个照面,岐黄一眼就看到陪在白鹤染身边的紫眼睛男人,吓得她“嗷”地一声惊叫,装满水的铜盆砰地一声掉落在地,那样子就跟见了鬼没什么区别。

随着岐黄一声惊叫,很快地就又有响动声传了来,不多时,默语到了。

白鹤染看到默语来就皱了眉,“不是让你这几日不要动,我一定会在大年夜那天让你下地的吗?就差这么两天就忍不了了?”

默语也是够郁闷的,她看看白鹤染,再看看君慕凛,最后看向岐黄,语气就很不善了:“你鬼叫什么?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又或是公主府着了在火了?一大清早的你就一声鬼叫?我还以为出了大事这才急着跑出来。”说完又无奈地冲着白鹤染和君慕凛俯了俯身,“小姐,奴婢真不是差这两天,真是让这丫头给惊着了。”

白鹤染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叹了一声,“罢了罢了,多躺几日吧,大年夜宫宴就不带你去了。回头我再给你施一次针阵,也没什么大碍。”

默语一听说自己又要多躺几日,心情更加沮丧,于是把火气都发到岐黄身上——“你,是有多没见过世面,见着什么了你就鬼叫?”

岐黄伸手指向君慕凛,“他,他,他的眼睛是紫色的,他是不是怪物?”说完又反应过来,“不对,不只是怪物,他还跟小姐一起出来的,咱们院子里怎么可以出现个男人,他是在这里住了一夜吗?他跟小姐他,他们两个……”

岐黄说不下去了,两条腿哆哆嗦嗦地站不住,一下子就跪了下来。

很快地,越来越多的下人往药屋这边聚集过来,除了原本从念昔院儿带过来的一些人之外,还有昨儿新选进府里来的洒扫丫鬟,还有跟岐黄一起留在忘忧院儿的锦书。

岐黄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也犯了一个身为下人最不该碰触的大忌讳。

主子院儿里留了男人,这是最隐秘不过的事情,她是贴身丫鬟,就算撞着了也得闭紧嘴巴为主子保密,甚至还得在门口站着给主子放风。

结果她不但睡了一宿大觉,还在第二日清晨撞见之后大喊大叫,把院子里所有人都给招了来。这下完了,所有人都撞见自家小姐私会男人,小姐的清誉毁了,她的命也保不住了。

岐黄身子抖得跟筛子一般,开始不停地跪地磕头,不停地念叨着:“小姐饶命,求小姐饶命,奴婢知道错了,小姐怎么罚奴婢都行,只请小姐饶奴婢一条性命吧!”

白鹤染甚是无奈,“岐黄,就算你受惊怪叫了一声,还摔了脸盆,我也不至于就暴戾到要收你性命。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大不了我不怪你还不行吗?”

岐黄哪里肯信,只觉得主子只提她怪叫和摔脸,却不提撞见男人这个事,就说明这个事一定是特别隐晦的,所以更加地害怕,只跪在地上不停地哭。

那几个新选进来的下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偷偷地往君慕凛那处多瞅了几眼。这一瞅不要紧,差一点儿就掉进那双紫色的眼眸里。

这男人怎么这么好看啊!连眼睛都是紫色的,这世上还有人长着紫色的眼睛吗?这究竟是人类还是妖类?小姐是不是被这个妖类给迷惑了?这可怎么办,妖怪会不会吃人?

一时间,人们心里浮想联翩,甚至已经有胆大的丫鬟往前多站了一步,试探地开口叫着白鹤染:“小姐,小姐你快过来,奴婢们保护您往外逃。您放心,咱们一定能顶住了,您只管快跑,这只妖怪他就是一个一个吃我们也吃一阵子呢,足够小姐跑远了。小姐快点吧!”

“是啊是啊,小姐您快跑吧,奴婢们保护你!”

说这话的都是新来的几个,包括锦书在内都站上前来,岐黄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锦书一起作势要保护小姐。而剩下的那些念昔院儿的老人则是一脸惊悚地看着这些新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惊叹于这些人的勇气。

妖怪当前还不逃跑,豁出自己被吃掉也要为自家主子争取逃命的时机,这便是最忠心的奴仆了吧?这些人昨日才刚刚入府啊!一天的主人就能让她们以命来换,足以见品行。

白鹤染也感动了,这就叫做患难见真情么?纪伯的眼睛果然够毒,选中的人果然是好的。

“这几个没见过,新来的?”君慕凛开了口,问她,“入府多少日子了?”

她就笑:“说了你都不信,昨儿才来,我甚至连她们的名字都记不全,可她们却已经可以为我拼命了。”说到这里叹了一声,“就说让你早点走,看吧,果然给我惹了麻烦。我这该怎么解释啊?会不会被人以为我这个天赐公主行为不检,大半夜的跟男人勾勾搭搭?”

君慕凛耸耸肩,“或许会吧!不是本王说你,这新来的人忠心是够了,但还是要调教,你瞅瞅后头那些个眼熟的,没一个大惊小怪,这才配得上跟着你。”

白鹤染抽了抽嘴角,你大爷的,后头那些是被你给惊习惯了好吗?你当她们头一回见着你从我屋里大摆大摇走出来时,心里头不惊?

两个主子眉来眼去,你一言我一语,新来的那些下人心里更没底了。

好在还有个洛锦书,心思比其它人略通透,看事情也更细微。她听着她家小姐跟那个紫眼睛男人的话,再回头瞅瞅那些院子里的旧人,心下便有了算计。

于是小退一步到了熟悉的山茶跟前,小声问:“那位公子是谁?”

山茶白了她一眼,也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就大着声说:“行了,你们就别大惊小怪了,那位是当朝十皇子,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尊王殿下,也就是我们家小姐的未婚夫君。我家上姐同十殿下感情深厚,平日里多往来也是正常的,何况你们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太多了?眼大眼看看,这是药屋,不是卧寝,小姐早就有过话,昨夜是为大少爷制药,要整整一夜才能制好,十殿下自然是帮着小姐一起制药的,有什么可吃惊的?”

默语也无奈地道:“下回不管看着什么,首先要记住这里是什么地方,一大清早鬼叫一番,引来自己院儿里的人还好说,你们再把狼给招来,到时候我们的麻烦可就不是一点半点。”

洛锦书心里一颤,立即明白了默语这话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