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灵犀往红忘的院子里指了指,我想求红忘哥哥,却不知能不能求得到,你想求我五哥,也不知能不能求得到,这难道不像吗?

白燕语下意识地抬手往额上抹了一把,没有汗,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感叹,怎么她心里有五殿下的这个事,谁都知道了?是她做得太明显,还是因为先前京里的那些谣言?

她问君灵犀:何以见得我想求你五哥?这话你是听谁说的?你可不能相信外头那些谣言,那都是有人故意传的,可当不得真。

君灵犀切了一声,行了行了,瞒得过别人你还能瞒得过我?刚刚在府门口你俩说话我都听着了,我五哥一说大年夜要送你东西,瞧把你给乐的,瞎话都编上了。还什么民间说了,大年夜都是送给女孩子东西就相当于定情信物,哪个民间说的?我怎么没听说?

白燕语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你当然听说不了,你也不是民间的人啊!

得了,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好不承认的?君灵犀白了她一眼,燕语,你这人就是不爽利,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一个公主我都敢承认我喜欢红忘哥哥,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大大方方认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在我五哥面前替你说说好话。

白燕语听得直叹气,问题不是出在你五哥,问题出在我二姐姐,是她不同意。

那你的意思是我五哥同意?君灵犀分析问题的角度很刁钻。

白燕语赶紧摆手,不是不是,你五哥也不同意,这个事儿她脸红了红,头低了又低,最后终于敢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这个事儿是我一厢情愿,你五哥他不喜欢我。

那可就难办了。君灵犀摊手,我五哥也不喜欢你,染姐姐也不同意,那你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没戏的。我五哥是个什么人我清楚,他要说不同意那就肯定是不同意。而且你为啥偏偏要看上他啊?他长得跟只狐狸似的,笑都不知道是不是好笑,跟这样的人过日子多累,我给他当妹妹都累,何况你想给他当媳妇儿。

白燕语很纠结,你就不问问我二姐姐为什么不同意?

问了有什么用?君灵犀白了她一眼,这件事情的关健人物不是染姐姐,而是我五哥!我五哥自己都不乐意,染姐姐就算点了头又能怎么样?她还能强迫我五哥娶你?那是不可能的嘛!所以你别总考虑你姐同不同意,你得先把我五哥搞定。只要我五哥点了头,你姐那里用不着你去做工作,我五哥自己就想办法了。懂吗?

白燕语愣了一会儿,木讷地点了点头。确实,君灵犀说得有道理。重点在五殿下那里,她二姐姐同不同意那都是后话了。

你说得有道理,让我豁然开朗。白燕语真诚地说,怪不得人们都说当局者迷,果然是当局者迷的,现在被你这个旁观者一说,我这心里痛快多了。

你也别痛快得太早。君灵犀不得不泼她冷水,我觉得我五哥比你姐还难搞定呢!说完,重重地叹了一声,唉,我在这儿给别人排忧解难,可是我自己的难谁来为我解啊?

你有什么难?白燕语不明白,你又没有我这种烦恼,你跟红忘哥哥的事,我听说皇后娘娘也是点头的,而且我看大舅母也挺乐意,我二姐姐也愿意让你们在一起玩,这事儿不就等于成了吗?只再等几年你们都长大一些,就可以赐婚啊!哦,你是说红忘哥哥这个病吧?她拍拍君灵犀,放心吧,我二姐姐接他过来就是为了治病的。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君灵犀挠挠头,又叹气,我之所以说咱俩是同命相连,就是因为我担心红忘哥哥的病好了之后,他会不喜欢我。

白燕语愣住了,本想说怎么可能,现在你们玩得也挺好的呀!可话到了嘴边却没往外说。

是啊,现在玩得好,都说是现在了,那就只代表现在,而不代表以后啊!现在的红忘心智不全,他不是跟君灵犀玩得好,他是跟谁都玩得好。只要是真心待他的人,他都能玩到一起去。可一旦他的病治好了,他有了自己的思绪,有了自己对外界的判断,有了自己的主意,也有了自己的人生,他还会像现在这样,谁都玩得好吗?

或许玩是能玩得好的,但真心放在心里头的那个人就指不定会是谁。君灵犀的担心有道理,万一红忘的病治好了之后不喜欢她,那这阵子的努力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说我是不是比你还惨?我曾经拥有过,可是又有可能马上就要失去,但我又不能自私到不让染姐姐给红忘哥哥治病,而且病若治不好,我父皇母后也不会让我和他在一起的。燕语,你说咱们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是不是好运气都让我九哥和十哥用尽了?他俩真顺利。

白燕语想点头来着,但终究是没点下去,不过她到觉得君灵犀没有她自己说得那么惨。

她给君灵犀分析:你看,事情是不是可以这样想。红忘哥哥的病治好了之后,对他来说就相当于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人生,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的,从前过往将不复存在。那么我们就也相当于他新认识的人,我也是你也是,我们都一起站到他面前跟他说红忘哥哥你好。灵犀,在这种情况下,你是有绝对优势的!

君灵犀皱眉,我怎么就有优势了?哪来的优势?

你有没有听说过民间的一个说法

又是民间?君灵犀对此表示怀疑,白燕语,该不会你又要编故事诓人吧?

没有没有,这回是真的。民间真有一个说法,就是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生下来之后第一眼见到的人,都会视那个人为母亲。就算不视为母亲,那也会是放在心里头最亲近的一个。

君灵犀想了想,点头,你要说的是这个,那我听说过,确实是有这么个说法。

那就对了,你想啊,红忘哥哥的病治好之后,他第一个见到的会是谁?

染姐姐。

然后呢?

然后可能是红家大夫人,还有你,还有你的那两个弟弟,还有我,反正就现在住在公主府里的这些人嘛!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既然最先见到的就是我们几个,那他势必会对我们几个产生不一样的感情呀!但是你要知道,除了你之外,其它人可都是他的亲戚。说到这儿,她的声音压得压了又低,低到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得见的程度,这才又道,灵犀,你该知道红忘哥哥其实不是红家人的事情吧?他其实是我们的亲哥哥,是姓白的。

君灵犀点头,这事儿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他的亲妹妹。

这不就得了。他先看到我们,那我们都是亲兄妹,他再有不一样的感情那也是亲情,但对你就不一样了。你在他刚刚获得新生时就出现在他面前他身边,那么你对于他来说意义就是不同的,你就比别人先迈出了一步呀!灵犀,感情是靠培养的,你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子,你一向比我爽利,所以可以按照你的方式来表达你对他的喜欢,这样日久天长他不会感觉不到。在别人还没有出现的情况下,你先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那么你还愁什么呢?

君灵犀听得都愣了,老半天才感慨出声:白燕语,你行啊!自己在这方面不怎么着,但给别人支起招儿来你到是一套一套的。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呢?你说得对啊,在你们这些人里,只有我是有再发展的可能的,你们充其量就是妹妹,所以我的意义对他来说是不同的,我比旁人占了先机!她说着说着就高兴起来,整个人都焕发了与之前不一样的光彩,燕语,你真是个小福神,经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跟红忘哥哥的未来一片光明。

她开心得跳了起来,一边跳还一边说:燕语,你说命运奇不奇怪,一年之前打死我都想不到在我的未来还会跟文国公府扯上关系。可是你看这一年发展下来,君家跟白家的关系简直亲密得扯都扯不开了。你的姐姐和妹妹都成了我未来嫂子,你跟我五哥要是再有发展的可能,那你也是我未来嫂子。而我呢?我要是跟红忘哥哥有将来的话,那我在事实上就成了白家的儿媳妇。虽然红忘哥哥是记在红家祖谱上的,但身体里流着的还是白家的血啊,红家也有女儿嫁给文国公,然后我未来九嫂是红家的外孙女所以你看,君家和白家还有红家,这关系简直剪不断理还乱了。

确实是剪不断理还乱,白燕语看着红忘的院子,心里也在想着这一层层愈发紧密的关系。

她能不能进入到这个关系里面去呢?那只狐狸能不能向她伸出手,牵着她也走进去?

忘忧院儿的药屋里,白鹤染右手握着一只匕首,缓缓地割向自己的左腕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