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丰眯着眼睛盯着冷若南,一双狐狸眼闪露着精光,散发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冷若南喝多了不察觉,但她边上的丫鬟却察觉到了,吓得直哆嗦,拼命地拉扯自家小姐。

冷若南不高兴了,你干什么?我同五殿下说说话,你至于使这么大力气拉我?哎你哆嗦什么?怎么了?五殿下又不吃人,做何怕成这样?

丫鬟真想说小姐你错了,五殿下吃人,他现在就要开始吃人了。可惜,她家小姐一点儿都没有这种意识,还迷迷糊糊地跟人家追问:你到是说话啊,聊天呢,你说话啊!该不是被我说着了,你两个都喜欢吧?啧啧,这可不行,燕语也就罢了,阿染可是有婚约的,她是你弟妹。到是你跟燕语,你们两个的事传了许多回,京中人人都知道白家三小姐跟当朝五皇子有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你想抵都抵不过。

哦?怎么个说不清道不明法?他终于开口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寒意,吓得那丫鬟又打了个哆嗦。君慕丰说:没想到冷家的嫡小姐对于街头巷尾的传言,到是挺感兴趣。

也不是感兴趣。冷若南摆摆手,笑嘻嘻地道,主要是传的人太多了,所以传来传去就成了人人皆知的秘密。你要问怎么个说不清道不明,其实也没有个确切的说法,但是白家三小姐爱慕你的事的确是谁都知晓的,甚至还有人说她私下里同你已经嘿嘿。她两只食指伸出来,指尖儿往一起一对,已经这样了。我本来合计你俩总归要成为一对的,可是今儿这一瞅,又觉得你似乎对阿染也有点儿意思,这就不地道了。

她一边说一边翻眼皮了,一脸的鄙视,你要是真娶了燕语,我敬你是条汉子,是个敢爱敢恨的爽快人。可你若是把阿染放在心中,那我就鄙视你,不但觊觎自己弟妹,而且还祸害人家妹妹,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君慕丰没听明白,什么叫渣男?这词哪来的?

阿染告诉我的,快得都能掉渣那种,就是渣男,就比如你这样的。冷若南一声怒哼,伸手直指君慕丰,说,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到底喜欢谁?

五狐狸的狐狸眼眯得更甚,他突然身子也向前探,一直探到了冷若南跟前,两人几乎是鼻尖儿对着鼻尖儿,连对方的呼吸都感受得到,眼睫毛都数得清楚。

冷若南有点儿慌了,她从来没跟男子这样子接近过,包括她爹。这只狐狸忽然之间扑面而来,带着一股专属于他的香气,精致的脸好像入了画一般,惊得冷若南都忘了要往后退,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同时也听到他说:其实本王喜欢的是你!

车厢里瞬间就安静了,冷若南呆呆地坐着,也不知道面前的狐狸是什么时候与她又重新拉开距离的,更不知道自己听到那句话后做出了什么反应。总之她已经懵圈了,一句其实本王喜欢的是你,把她的脑子彻底给搅乱,但同时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本王,人家自称本王,是啊,那是皇子,是王爷,还是一个生着一张狐狸脸的危险性极强的王爷。她是哪来的胆子跟人家叫板,甚至还问出了喜欢阿染还是喜欢燕语的话来。

若他只喜欢燕语也就罢了,但万一对方心里头真有阿染,这一下被她给说着,不得把她给灭口啊?自古以来知道得太多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她怎么给忘了?真是八卦害死人。

问题是现在她自己也陷入了八卦之中啊!冷若南想,如果五皇子也喜欢她,那这就是一场四个人的爱情,这怎么谈?阿染肯定是要被放在心里的,那么燕语呢?燕语应该会跟她一起嫁进凌王府吧?那她俩谁大谁小?谁正谁侧?燕语虽是庶女,但文国公府是侯爵府,门弟高,而且她还有两个当王妃的姐妹,她四妹妹不就是以庶女之身被封了未来的慎王府正妃吗?这庶女当正妃在她们白家是有前科的,大意不得。

一瞬间,冷若南对于自己的未来有了无数种猜想,甚至想到自己以户部尚书嫡女的身份,嫁进凌王府做侧妃是有多么的屈辱,还想到了未来白燕语做为正妃对她进行一系列的打压。想到了她在凌王府的生活有多么的凄惨,想到她们姐妹反目成仇自己哭诉无门,还想到娘家因为她为侧妃认为扫了颜面,从此不再与她相认,她成了没有人要的孤女。

冷若南想着想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我不要当侧妃,我也不要跟燕语争宠,反正你不能把我们都娶了,要么要我,要么要燕语,你自己选一个!

身边的丫鬟差点儿没被她给吓死,当时就跪到车厢里了,不停地给君慕丰磕头:五殿下饶命,我家小姐喝多了胡言乱语,殿下您千万不要当真,求求殿下了,奴婢给您磕头了!

丫鬟砰砰砰不停地磕头,冷若南还在哭,一边哭一边拉着自己的丫鬟,秋儿你起来,你好好说话,什么叫我喝多了胡言乱语?什么叫不能把我的话当真?难不成你想让你家小姐我去给人家做侧妃?侧妃是什么?侧妃那就是妾啊!我是嫡女,我怎么可以做妾呢?燕语也不能做妾,虽然她是庶女,但燕语是个好姑娘,她也不能给人做妾的。所以这事儿只能让五殿下选一个,必须得舍弃一个才能行。秋儿你若一定要求,你就求求他放弃一个吧!

小姐!叫秋儿的丫头真是要被她们家小姐给逼疯了,这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要当凌王妃啊?难道听不出来刚才五殿下是故意那样说的吗?那是在吓唬她让她闭嘴不要再多说话了呀!怎么小姐就能把那样的话也当真呢?这连正妃都争了,这到底是哪跟哪啊?小姐,你喝多了,五殿下没有那个意思,你快别说了,啊,奴婢求您了!

没有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冷若南看向君慕丰,五殿下,都说你像只狐狸,最是狡猾。我看你也是够狡猾的,明明知道我跟燕语玩得好走得近,你就故意要让我们姐妹儿之间反目成仇。你说你怎么那么坏啊?我告诉你,我就是拼着不嫁给你了,我也不会跟燕语做仇人。燕语是个好姑娘,你要真喜欢她你就好好对她,你要不喜欢她你就别总勾搭她,就你这双狐狸眼,哪个小姑娘受得了你勾搭啊?你对自己的样貌有没有点儿正确的认识啊!

她一边说一边生气,把自己给气够呛,但到最后还是没掰扯明白到底应该做正妃还是应该做侧妃。不过在秋儿的不断劝说下,她脑子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清醒,忽然就理清了一点头绪,于是又大声地质问:不对啊!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啊?你只说了一句喜欢我,我就想着要嫁给你,我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我又不喜欢你,我又没看上你,我嫁给你干什么?你喜欢我是你的事,我凭什么因为你喜欢我我就要嫁给你?皇子也不能强买强卖啊!

君慕丰坐在宫车里,身子靠在后头,手里端着先前冷若南吃的那盘点心,正一口一口往嘴里送。他觉得这一趟送人还真是值了,跟看戏似的,还不用买票,这冷家姑娘的戏唱得可比戏园子里精彩多了,而且唱着唱着还把自己给唱成了主角,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不过没看上他是怎么个意思?不喜欢他又是怎么个意思?

这个天下真是愈发的让他看不懂了,早年也没有多早,半年多以前吧,半年多以前他还真的从未遇到过敢这样和他说话的,更从未遇到过他都主动说了喜欢,对方却说没看上他的女子。以前不管是谁家姑娘,他只要往对方面前一站,都不用等他说话,那姑娘都会主动自觉地把媚眼抛给他,都会主动自觉地把自己献给他。

当然,他要不要是一回事,但主动献上来确实是真的。

可自打有了白鹤染之后,一切就全变了。有白鹤染开了个头,现在这位尚书府的小姐也敢跟他叫板了,也敢对他的个人魅力无动于衷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他长得不好看了?是他的这双狐狸眼不勾人了?是他魅力减褪了?

五狐狸开始不自信了,开始陷入了新一轮的自我怀疑中,也顾不上跟冷若南说话,只认真是想着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为何一个白鹤染三番五次拒绝他还不够,现在连白鹤染的好姐妹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说没看上他。当然,他也没看上她,但没看上是一回事,被人拒绝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啊!他怎么能忍?

喂!说话,你说话啊!冷若南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到了他跟前,怎么,知道自己没理,不敢吱声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是你喜欢的姑娘,你就不能跟我说句好听的?

身后跪着的秋儿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小姐啊,你到底要闹哪样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