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寻来的人是田开朗,做完了冷家的事之后,白鹤染就将他打发到开赐镇来。

在她看来,天赐镇才真正是她的地盘,拥有田开朗这种手段的人只有生活在天赐镇上,她才能够放心。当然,这种放心也是在她嘱咐阎王殿暗中观察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

不是她不信任田开朗,只是她深知一入蛊道,心智就很容易在其中迷失进去,人的性格也会随着蛊道的加深而变得更加极端和暴戾。何况田开朗是有这个前科的,当初在本河村的时候,他极端到用蛊术害了一整个村子的男女老少。

正常来说,就算有深仇大恨,江湖中人讲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但通常也都是一刀一剑快意恩仇。仇恨小的打一顿,仇恨大的杀之,田开朗却选择了用蛊术来折磨,而且折磨的还是一整个村子的人,里面难免有些是被误伤的。

所以白鹤染对这个人一直都有所保留,既不能放弃,又不能轻易相信。

她知道田开朗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据阎王殿那边的观察,他来到天赐镇之后生活得很安生,就住在分给他的那个小院子里,白天里在镇上逛逛,晚上会研究一会儿自己的小虫子,然后就吹烛睡觉。因为不会做饭,所以一日三餐都是在镇上各种铺子饭馆里解决的。

如今的田开朗跟天赐镇上的人都已经混得很熟,人家也知道他是天赐公主的手下,所以待他十分客气,这让田开朗心里很舒服。慢慢地,一身因常习蛊术产生的阴郁之气也渐渐散去,直到今日站到白鹤染面前,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差不多已经完全符合他的名字开朗了。

君灵犀和冷若南也是认得田开朗的,毕竟大家一起在青州待过,这会儿见田开朗来了都很高兴,乐呵呵地招呼他赶紧过来一起吃饭。

田开朗看了看白鹤染,征求她的意见,白鹤染点头,既然赶上了就一起吃吧,你们也都是熟人,正好还能说说话叙叙旧。田开朗乐呵呵地坐到冷若南和君灵犀边上了。

对于公主府熟识的人男女不分席的风格,纪伯已经习惯了,也明白了这位主子是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规矩,只要大家其乐融融就比什么都强。

于是心里又再庆幸了一番自己能遇着这么好的主子,同时也为十殿下高兴,有这么好的媳妇儿真是好福气,将来大婚,凌王府一定也会像现在的公主府一样欢乐。

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不知道他该去哪里,是继续留在这里守着空空的公主府,还是会跟到凌王府去。不过再瞅瞅席面儿上的这些人,便觉得即便是公主出嫁了,也不会放弃这座公主府的,毕竟三小姐小少爷还是会常在这边,他肯定还得留下来侍候。

这样一想纪伯就很高兴,公主府是他眼瞅着平地而起的,也是他被上一任主家赶出来之后的第一份工,他对这里有感情,不想离开。

一顿饭又从下晌吃到了傍晚,冷若南席间喝了点酒,这会儿有点儿晕乎乎的,还拒绝下人端来的醒酒汤,直嚷着自己根本就没喝醉。为了表达自己真没醉,还拉着白鹤染小声同她说:你交给我的信我都好好收着呢,放心,人在信在,人不在,信也得在。

她实在无奈,只得将人扶到五皇子跟前,五哥,人交给你了,请五哥一定亲自将人送回尚书府,交到她爹手里,拜托了。

五皇子瞅了眼站着都直晃悠的冷若南,皱着眉问:能不能换个人送她?

她摇头,不行,别人送我实在不放心。

他便无奈了,得,那本王就送她一程。说罢,又环顾这座公主府,问道,何时你也能留本王在这儿住一住,跟你们一起热闹热闹?

她想了想说:等君慕凛回来,你可以跟他约酒,喝多了不用我说话,他自然会留你。

他摆手,罢了罢了,待他回京再说吧!走了!

他转身出了府门,身后随从跟上,冷若南的丫鬟也扶着她一起往外走。到了宫车前,随从跟丫鬟一起扶着冷若南上车,白鹤染这会儿则被君灵犀和红忘拽走,又去说说笑笑了。

白燕语却紧走了几步,追到府门外,宫车前。

冷若南掀着帘子看白燕语追了出来,就笑着同她说:燕语啊,我没事,真没喝醉,你不用担心我。快回去吧,天都暗了,风凉,这大年根儿底的可别冻着。

话说得到是正常,就是说完这番话之后打了个酒嗝,人被她的丫鬟扯了回去。

随从回身想扶一把他家主子上车,可见白燕语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家主子,伸出去的手就又收了回来。再想想,干脆退回车厢里,给这位白三小姐一会儿说话的工夫。

君慕丰见白燕语搁这儿站着,小脸儿冻得发白,便劝她:赶紧回去,本就大病初愈,千万别再冻着了。大年夜那晚宫里会摆宴,到时本王给你弄一张贴子,你也进宫去玩玩。

白燕语摇头,以前很羡慕家里大姐姐能去参加宫宴,但现如今没那个心思了,我去不去无所谓,就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小手拧在一起,拧啊拧的,手指头都拧了几道弯。

君慕丰轻叹了一声,往她跟前走了两步,你才十二岁,翻了这个年也才十三,小小年纪哪来的那么些个心思?大好的年华还在后头,不要只看眼前,知道吗?说完,又指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所有人都说本王这两只眼睛像狐狸,狐狸可不是什么好物,最是狡猾,也最是多心计,会害人,也会咬人。所以你得同善类在一处,本王这种,需要远离。

白燕语苦笑,没接他这个话茬儿,只是看了一眼宫车,然后轻开口问他:如果今晚我也要回上都城,你不会也亲自将我送回文国公府?

君慕丰点头,自然是要送的,不过那座文国公府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回去,那地方怎么能算是家,分明就是龙潭虎穴。好了,老老实实搁你姐姐这儿待着,大年夜拿着贴子进宫去,就当是散散心,到时本王找些好玩意送给你。

当真?她的眼睛明亮起来,你说大年夜那晚,你要送我东西?

他点头,对,或者你有什么喜欢的,想要的,也可以同本王说,本王尽可能找来给你。

白燕语有些激动,拧着手指头问他:那你为什么要送我东西?我知道民间有一种说法,说在大年夜那晚,男子会送给心爱的姑娘一样东西,做为两人的定情信物。

君慕丰听得有点儿懵,还有这说法?他都后悔了,早知道民间有这种说法,他提什么送东西啊!原本就是想逗这丫头开心,送她点小玩意,毕竟不管怎么说他欠她的情,不管是感情还是人情,他都欠她的。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送些小玩意逗她乐呵乐呵,或是给些银子让她和她姨娘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这样的事他是很乐意去做的。

可是没想到这丫头扔出这么一句话来,他就不太想送了。

你是皇子,自然是少听说民间传闻。白燕语笑了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着,弯出两个很好看的孤独,到是跟她二姐姐有个六七分像。反正你说都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不许反悔。反悔的人会长猪鼻子,那样你就不是狐狸了。还有,只要是你送的,我什么都喜欢,所以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送什么都好。

她说话完,再不给他反悔的机会,转身就往府里跑。

他再想叫住她时,府门已经关了起来,只剩下门外门着的两名守卫。

车窗帘子又被冷若南给掀了起来,迷迷蹬蹬地说了句:五殿下,你再不走天就全黑了。

君慕丰返身上车,随从退出车厢。宫车很快就启动,往着上都城的方向去了。

冷若南靠在她的丫鬟身上,手里还端着盘点心吃。君慕丰瞅了一眼,认出那是公主府上新炸的豆沙绵团,那几个丫头都特别爱吃。

许是他多瞅了几眼,冷若南被他瞅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把手里的点心盘子往他跟前递了递,五殿下也吃一个吧!

他摇头,姑娘家吃的东西,本王没兴趣。

没兴趣你一直盯着我这盘子瞅什么瞅?她怒了,吃东西的时候最烦有人一直盯着看,要换了是你,我一直直勾勾的瞅着,你还吃得下去吗?真是的,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这话一出,可把她的丫鬟给吓够呛,一个劲儿地在边上劝:小姐快别说了,您喝醉了。

谁说我喝醉了?我没醉!我不是没见过喝醉的人,喝醉了都吐,还胡言乱语,还打人毁物,还逮哪儿睡哪儿。我呢?我清醒得很,别跟我提醉不醉的。

丫鬟都要哭了,你没醉你敢跟皇子掰扯?你没醉你敢说皇子不懂规矩?真是找死啊!

五殿下!冷若南放下手里的点心盘子,身子往前探了探,宫车一晃,差点儿没栽地上。吓得她那丫鬟赶紧去搀扶,一边扶还一边跟君慕丰一脸歉意地点头。

可她家小姐却一点儿都不理会皇子不皇子,她此时此刻心里头只有一团八卦的火在熊熊燃烧。于是她问君慕丰:五殿下,你到底是喜欢燕语还是喜欢阿染?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